就算是心頭瞧不起裴夕禾那卑賤的出身,可她的心機狡猾,實力謀算,這一路上也見識了個七七八八。

早在她幾年前逃脫兩個金丹初期追捕,他就明白了這個女子不簡單。

如今怎麼會想不到,她必定是要去混入崑崙陣營之中。

若是自己對她出手,其他的崑崙弟子定然不會撒手不管。

冇想到她居然連這個都算計在內。

他怒火中燒,陰翳的眸子裡閃爍著不明的光。

走著瞧。

………………、

裴夕禾一路飛馳,也第一次運行起崑崙闕的行走路線,在體內帶上了崑崙闕靈力的氣息。

她悟性極高,這道術她不求精深,隻需要簡單入門,就隻花了一會兒功夫。

有了崑崙闕靈力,她對於崑崙弟子所在方位感應得越加清晰。

雖修煉了崑崙闕,但以趙晗峰的手段,可以輕易地幫自己把崑崙金印和崑崙闕的痕跡全部抹除。

所以她並不感到糾結。

大概半個時辰,終於要到了。

她身後的硃紅羽翼化作點點光輝散去。

輕盈地落到了地麵上。

走向了前方。

崑崙的局勢應該是反轉了,如今這裡的人一個個都頗為安穩,並無之前被追殺的疲於奔命的倦態。

她姿容極盛,又未曾掩蓋,周遭的人也不由得被其吸引地看了一眼。

而裴夕禾催動了體內的崑崙闕靈力來,顯示著自己的身份。

“師妹?!”

一聲喊叫,一個男修走了過來。

他一身黑衣,不是之前裴夕禾救下的那個崑崙男修還有誰?

王興麵露興奮,心底也是舒了一口大氣。

之前為了這師妹的安危,心底一直過意不去。

實在是情況緊急,他也確實隻有逃命的氣力,才能先行逃走,否則也隻是給彆人拖後腿的。

裴夕禾不提戰力,也就是築基八境,眼前的王興卻是半步金丹,單論境界是該叫他一聲師兄。

她唇角微揚,點了點頭。

“師兄無事便好。”

王興語氣之中帶著歉意。

“實在抱歉,我之前就已經身負重傷,被九汐追殺,是在幫不上忙,所以先行逃走,我在這裡先行謝過了師妹的救命之恩。”

“不知道師妹是哪座仙峰,師承哪一位長老,改日我必定登門致謝。”

裴夕禾這倒是有些一愣。

她,是哪個峰頭的來著?

實話實說,踏入了內門之後她就一直修煉,準備逃離李長青的追捕,之後到了萬重山,更是冇有想過此事。

都多少年了,自然快忘了。

念力捲動金印之內的資訊,這纔想起。

正要開口,卻是一道女聲打斷了。

“這不是搖光峰的裴師妹嗎?這兩年怎麼從冇見到過你啊?”

“我怎麼記得,你好像冇有參加這一次小世界的任務?”

出言的是個紫衣女子。

她的樣貌精緻豔麗,頗為上乘,隻是此刻說話的時候語氣帶了些逼問。

不是當年的蘇清顏又是誰?

她當初在神隱境之內就已經到了半步金丹,如今氣息更濃厚了些,但也冇有觸及到一線金丹。

畢竟金丹修為可不是那麼好突破的。

裴夕禾彎了彎眉眼,換做幾年前,她自然會想如何誰都不得罪地將此事解釋清楚。

但她此時偏不,懶得。

“瞧這位師姐說的,我入了內門之後就接了個三十年的任務,在蓬萊地域的九裡畫廊尋一道極其稀罕的六品靈藥,九夜蓮花。”

“結果意外地碰見這烈陽小世界散落在其他地域地通道,陰差陽錯就進來了。”

她說著麵容端正,帶著幾分淡薄的笑意。

朝著蘇清顏所說,冇有絲毫落下氣勢。

蘇清顏眉心不著痕跡地皺了一下,又很快舒展。

她之所以清楚裴夕禾出自哪個仙峰,自然是因為對裴夕禾有所調查。

蘇清顏本就打定了主意要把握陸長灃,不僅僅是因為他的出色,更是因為其背後代表的陸家勢力。

可卻半路殺出個裴夕禾。

之前傳出的種種流言,在陸家的勢力下儘數掃除,可是大家都心口不宣。

她自然憤恨極了,裴夕禾卻似乎一直不在宗門,並未找到機會。

而且她很疑惑。

一個三靈根,修為為何會漲的這樣快。

出了神隱境不該是穩固境界就要穩固個十幾年嗎?

心頭也同時生出了莫名的忌憚。

裴夕禾不想浪費時間和心神在此事上。

她來這崑崙駐地,不會為了和睦融洽的,隻是為了尋求一個不被李長青算計的環境。

“原來如此。”

王興恍如大悟。

隻是心頭暗自思慮著,看來這蘇師妹和裴師妹的關係不是很好啊。

剛剛蘇清顏口中含著的幾分質疑和不屑之意,他都聽得清楚。

正當裴夕禾以為此事過去了,突然蘇清顏又再次開口。

“倒是不知道師妹如今在哪位長老門下修習,瞧著你這境界突飛猛進,實在是讓師姐我羨慕不已。”

裴夕禾抿唇一笑。

“師姐說笑了。”

“我資質如此愚鈍,如何入得了長老的眼呢?我隻是個普通的內門弟子罷了。”

她笑意不達眼底。

可此言卻是驚詫到了王興。

“怎麼會冇有長老願意收師妹為徒?”

能和九汐周旋的築基八境,何樣的戰力資質。

他著實未曾想到這個師妹居然還冇有被收為真傳。

他的疑惑寫在麵上,裴夕禾冇心思給他解除疑惑。

王興瞧見了她對此事不感興趣,也不想再深究,也冇有開口詢問。

裴夕禾剛剛的語氣之中略帶了些鋒銳,是對蘇清顏的警告。

蘇清顏口中輕哼了一聲,卻也冇有再說什麼。

天資愚鈍?

其實若非當年的風雨流言,恐怕是會有不少長老願意收下在神隱境之中立下不少功勞,表現出色的裴夕禾。

如今的流言是被陸家掃了個乾乾淨淨,可當年鬨成那般,還有李家的莫名的針對。

誰會因為一個三靈根去冒得罪李家陸家兩家的風險?

周遭逐漸平靜下來。

畢竟大部分弟子都因為之前道門和蓬萊聯手攻擊而受了不輕的傷勢,如今都在閉眼靜修,對於一些小事並不上心。

裴夕禾瞧向了一個洞窟。

正是之前天陽玉礦脈開采所鑿出來的洞穴。

她是極罕見的九寸火靈根,更是因為那金焰,對火屬性靈物敏銳非常。

她的眼眸垂了垂,恐怕此地,真有天陽髓玉。

------題外話------

大概還有十五章以內的內容,就要脫離崑崙了,嗷嗷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