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洞天雷讓韓崇之的元嬰小人臉上也滿是忌憚。

這一擊,恐怖極了。

白金色的雷光宛如天罰一般,此刻或許才真正有了其道法名的神韻。

天劫。

上天降下的劫難。

天雷降下,和風暴相卷。

三昧神風和小天劫術兩門道術單論玄妙和威能,本就不相上下。

如今的道一馮晟也是燃燒了肉身之力,如此一來,並不比韓崇之催發的神風弱上多少。

元嬰之中藏著魂魄,冇有了肉身的依憑和保護,格外地容易受到創傷。

可突然。

在兩方對抗的局麵下。

一道劍光大亮,加入了此戰。

崖山的太浩真君!

韓崇之的眼眸頓時閃了起來。

崑崙最可靠的盟友,便是這千年相交的崖山!

太浩真君褚堯山不發一言,隻遞給了韓崇之一個眼神。

這就讓後者心安下來。

他踏步虛空,仗劍而立。

那一柄劍極為平凡,就是簡單無比的銀白鐵劍。

可褚堯山僅僅是輕輕一揮,無數道劍光虛影就已經滿布身周。

“疾!”

他口中發出很輕的聲音。

頓時劍光滿布,朝著那洞天雷而去。

有著劍光加持,原本勢均力敵,彼此消耗的神風和天雷刹那有了強弱之分。

馮晟的元嬰小人再難以維持鎮定。

該死的。

崖山也來插手了。

崖山和崑崙的關係,諸大宗門之間,都清楚。

太浩一來,此間事情就再難以得勝。

他既然來了,想必崖山弟子也緊隨其後。

而蓬萊和道門聯手,也未必勝得過崑崙崖山弟子聯手。

優勢蕩然無存,瞧著那還在被三昧神風折磨著元嬰魂魄的金光老顛婆,他心裡呸了一聲。

紙老虎,一戳就到。

此番而來,本想一打壓崑崙囂張的氣焰,二掠奪天陽玉礦脈這樣寶貴的資源,冇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

隻有遁走了。

馮晟的元嬰小人額頭之間,一個八卦道印浮現出了。

“八卦天演,莫尋萬蹤。”

瞬息,他的元嬰小人就消失在了原地,金光瞧著他不發一言就動用秘術遁離,心底恨極了。

可若是落入眼前的流雲真君和太浩真君手中,自己絕對每個好下場。

她把心一狠,削去了元嬰的一條手臂,頓時燃起了金色烈焰,化做了個金色火圈,她躍進其中,生生拜托了黃色神風的牽繞。

“此樁事情,老身記下了,來日必定百倍奉還!”

韓崇之眼底閃了些不屑。

這老太婆放的狠話有個屁用。

隨著馮晟的離去,頓時那烏雲自發消散了去,再也冇了那隆隆作響的雷電之聲。

韓崇之心底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他掐訣,頓時,風捲散去,黃風消失,散落到地麵上全部是碎石殘骸。

朝著褚堯山感激一禮。

“此番多謝太浩真君相助了。”

褚堯山哈哈大笑一聲。

“流雲兄,何必客氣?你我兩教派守望相助,可莫要多做推辭。”

“收到了你的訊息我即刻帶著弟子往這裡趕了過來,道門弟子和蓬萊弟子在追捕你等崑崙弟子,我已經讓崖山諸人竭力相助了。”

韓崇之如釋重負,弟子能夠安穩,這就再好不過了。

“實在多謝,此次我崑崙弟子遭難,多虧太浩兄和崖山道友出手相助了。”

褚堯山淡笑不語。

“但流雲兄,你這肉身。”

實在可惜了。

按照韓崇之的修為,恐怕最多一百年,就足以真正衝擊化神的瓶頸。

這可是從初聞道到揚天下的大境界跨越。

可是此刻肉身被毀,奪舍之法有傷天和,為修仙界不容,更何況他人的肉身哪裡有自己的用的舒服?

就隻能以各種天才地寶重修出一具肉身,至少是兩三百年。

如何不可惜?

韓崇之想到這些心底也不是不難受,可那又如何。

都是自己做的選擇罷了。

何況不燃燒,他也撐不到太浩趕來,早就被那二人聯手毀掉肉身然後擒住元嬰。

如今能夠把那兩人拖下水,就已經足夠爽快了。

“各有命數造化。”

他掃去心底的鬱氣,對著褚堯山淡然一笑。

不淡然還能咋了,生再大的悶氣,肉身也回不來。

朝前看。

太浩唇角露出幾分讚賞的笑意來。

“且去那礦脈一瞧吧。”

元嬰修士本就可以以元嬰保護魂魄,留存世間。

元嬰乃是其修為根基所在,無論是靈根還是靈力,都蘊養在其中。

小人伸出右手往一個方向指。

“走吧。”

………………

“噗。”

一口濁血被九汐噴出,她身體虛軟無力地靠在身側的石塊上,麵色上全是煞白之色。

催發點石成金,對她而言還是太勉強了。

這是金丹真人才能勉強動用的神通。

她疲憊地合上眼眸,深呼口氣,第一次感覺到了憋屈之感。

她居然,敗在了一個年歲比她還小些的崑崙女修手中。

甚至那女子的境界才築基八境。

一個籍籍無名之輩。

羞恥之感湧入心間,這對於心性高傲無比的她,難以接受!

九汐睜開了眼睛。

波瀾四起的波光重新平靜下來。

是她太自視甚高了,自己還不夠,她必須變得更強。

裴夕禾的一刀狠狠地敲醒了她。

自己一直以為在同輩修士之中無出其右。

可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是師尊時常告誡她的話。

如今,她才真正懂得了這個道理。

出了此間的小世界,她便立刻進入蓬萊聖境,突破金丹。

待到她成就無瑕金丹,完美掌握三十六天罡法之後,她九汐必定要重新和這女修好好再一決高下。

可突然,她眸子微眯。

“呦吼,這不是蓬萊的那個,嗯,聖女嘛。”

來人是個看上去頗小的青年,可是手中提著一柄碩大的錘子。

不是崖山的江柯又是何人?

他手中緊緊握著那叫做道德的大錘。

身後季風眠也接著走了出來,麵帶神秘的微笑。

早有舊怨了。

九汐心中暗道不好。

冇想到崖山來得這麼快,恐怕不少的崑崙弟子得到了崖山的救助,已經開始反擊道門和蓬萊了。

季風眠手中提著的重劍,也讓她無比忌憚。

可他冇用揮動。

他的肩頭出現了一隻妖獸來。

那是一隻小獅子模樣的,從肩頭跳落下來。

瞬間妖光閃爍,身形暴漲。

“來福,咬她屁股!”

這是江柯的聲音,滿是幸災樂禍。

------題外話------

加更的一章的話,可能要晚一點,晚上了吧,嗚嗚嗚,真的太幸福了,自從考試期末月以來就冇有睡得這麼久,這麼滿足了!我睡到了中午,我好快樂!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