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剛剛破境,她的靈力充沛。

身後一雙硃紅色的雙翼被符文凝結而出。

金箭射向裴夕禾的胸口。

她手握驚鴻刀柄,眸色中投射出一股寒冽之意。

雙翼撲打。

瞬息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九汐和那半步金丹的崑崙男修都是瞬間眼神顫了顫。

人呢?

裴夕禾長刀劃出,殺光一現。

九汐身後金色靈翼閃動幾分金光,數道符文在上麵閃爍。

啼叫之聲隱隱綽綽,似乎有著一隻金色仙禽張翅高歌。

她的身形頓時避開了裴夕禾的一刀。

這雙金色靈翼,是一道神通。

一道落空,身形重新出現,正是剛剛九汐所在的地方。

而九汐落在另一處。

剛剛那崑崙男修並冇想過禍水東引,還出言提醒她逃走。

“你逃吧。”

她站在空中,說出的聲音讓那男修聽了個分明。

男修眼中閃爍,他受傷不輕。

而這女子剛剛顯露的一手,有著極速的手段。

加上她的自信,相比有著應對手段,他眸子清澈起來。

對著裴夕禾勉強起身,說道。

“多謝道友相助,請多加小心。”

他身受重傷,留下也隻是平白給她增添負擔。

身形頓時逃遁而去。

九汐眼眸乍然冒出了幾分戾氣。

剛剛裴夕禾的恐怖的速度讓她頗為驚異,若不是身後的神通遁光,恐怕真的吃了個大虧。

“好膽子。”

就算真得了些許的造化,能夠有這恐怖速度。

也不是在她麵前囂張的本錢。

長弓挽起,一股恐怖的氣息鎖定裴夕禾。

金光氣在箭矢尖上凝結。

一箭射出。

裴夕禾刀立在身前,瞬息劃出一道刀氣襲殺而去。

長虹金光氣很強。

對著裴夕禾體內的金靈力有著一股天然的剋製。

身上金靈收斂,冰靈和火靈交織,纏繞在長刀之上。

《長和》的參悟已經漸入佳境。

以冰火的碰觸,轉化出更強悍的威能。

刀氣和箭光撕扯,互相磨滅。

裴夕禾鳳凰飛翼撲閃而動,身形暴射而去。

冰淩寒冽,九瓣流霜冰棱爍。

青白烈火,清焰長絲掠刀刃。

冰火相撞,在她的身周甚至出現了一朵朵虛幻的雙色蓮花。

三品秘法,如何會簡單?

靠著這,她的靈力才能勉強和長虹金光所勢均力敵。

近身,斬刀。

她的刀快極了。

九汐身周驚豔無比的清霄花開出一朵又是一朵。

有著一股濃鬱的清香充盈在周圍的空間之內。

她沉著一雙眼眸。

眼底殺意漸濃。

裴夕禾以念力遮蔽香氣對自己的侵蝕,每一刀劃出都攜雜著刀意翻湧。

萬重山的兩年多,她的刀,早就發生了真正的蛻變。

一刀破空而來,裴夕禾雙眸沉若波海,又刹那掀起滔天風浪,

避無可避。

九汐唯有正麵相迎。

她擅長的是長弓和道法,這近身之戰和她不利。

想要再次發動遁光神通,可是卻發現周圍的空間已經被刀氣所鎖死。

眉心的神秘印記綻放出神輝。

白金色的髮絲飛揚。

頓時,她身周光芒大綻,居然是凝結出了一柄由光所凝結的巨大弓來。

裴夕禾近身,而那巨弓上的箭矢正好對準了她。

天地之間的靈氣似乎都是被擾亂了。

朝著其奔湧而來。

“長虹,貫日!”

瞬息射出,幾乎還有一刹就要擊穿裴夕禾的胸口。

九汐身為一線金丹,蓬萊的聖女。

又豈會簡單。

裴夕禾從未小看過她。

眼前的女子雖然未曾正式踏足金丹境界,真論起,恐怕金丹初期修士也冇幾個是她的敵手。

驚鴻刀一揮,劈向了箭矢。

鋒銳的刀刃上綻開了一朵朵的冰火蓮花。

一刹那之間,頗具美態。

可冰火蓮花飄逸而出,裹著駭人的刀氣,攀沿箭矢而上。

裴夕禾身子一旋,足以誅滅普通金丹初期修士的巨大箭矢同冰火蓮花對抗著。

冰火靈根昔日這困擾她的阻礙,終於化作如今不凡的手段。

她鳳凰翼加持下,身影不可捕捉。

九汐周身爆發出了純粹無比的金色靈氣,尖銳,鋒芒。

這是金。

一刹那之間,她眉宇寒傲,宛如神女臨凡。

金光氣儘數朝著裴夕禾席捲而去。

可這曾經被她拆解過。

隨著《長和》的參悟,如今她對於這金靈氣的本質同樣是天上地下。

這秘法本就是三屬性。

金為根基所在,冰火相容共濟。

如今的裴夕禾再拆解起金光氣,得心應手。

周遭尖銳的長虹金光一靠近她的身周,大部分就被磨滅,真正靠近她的身軀的,一入體就瞬間被煉化吸收。

感應到被拆解的力量,九汐眼眸閃過寒色。

“果然是你。”

昔日在桃花密藏之中,煉化拆解了她手段的人。

裴夕禾知道她在說什麼。

唇角一勾。

“你又如何?”

她身周的靈光乍現。

隻在原地留下了殘影。

快得不可捕捉,這一次的刀光,結結實實地斬在了九汐的身前。

九汐手腕上的靈鐲被激發,散發出了一層柔和的金色光膜。

可裴夕禾眉心一縷純紫色的念力掠出。

化作了十八道念力長針,瞬息穿透了這光膜。

一刹那狠狠刺入了九汐的泥丸宮之中,身為蓬萊聖女的泥丸宮自然有守護手段。

裴夕禾不貪戀這一丁點的得手,瞬息將念力引爆。

嘭!嘭!嘭!

連續十八響,是在九汐的泥丸宮之中爆發的。

護持魂魄識海的手段甚至還冇催動,裴夕禾引爆得又急又快,讓九汐吃了個大虧,隻覺得識海震盪無比。

她頭腦昏沉,帶著刺痛,識海被爆炸波及,反饋到肉身上。

竭力蕩清這些混沌。

裴夕禾的刀卻是已經揮出了百千道。

每一刀揮出都凝練出了一道刀罡。

刀罡乃是以刀氣為形體,刀意為根基,靈力作充盈。

無形化作有形,威能大增,作為刀修的實力憑仗之一。

尋常刀罡宛如真正的刀一般,大小並無二製。

裴夕禾昔年也是如此,可現在揮出的刀罡,一道道宛如細小絲線。

她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了趙晗峰昔日教導的身影和示範。

“刀刃朝上,一刀誅落,記住,我們刀修出刀,從來都是暢快利落。”

刀罡成絲,朝天而起,如雨暴降。

“落天雨。”

一刀劈下,狠狠朝著九汐的胸口而去。

------題外話------

還有一章,在碼,嗚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