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被那赤蠍王的一道妖力匹練擊中。

金丹後期的妖獸,妖力恐怖非常。

體內的傷勢不輕,隻是剛剛情況危急,這才被她強行壓下。

吞下了顆六品丹藥,她頗為心疼。

身上的六品丹不多,吃了這一粒,就隻剩下兩枚了。

在這小世界,也不知道還會遇到什麼危險。

藥力散發,在體內轉化為一股暖流,治癒受創的經絡。

此處靈氣也格外濃鬱,尤其是冰水靈氣。

她體內九寸靈根在丹田之中微微旋轉起來。

功法運行,將周遭的靈氣以一種恐怖的速度,粗暴地吸納。

此處無人,她無需顧忌遮掩。

火靈根被很好地安撫,並未有任何的引動,赤色的火靈力輕柔包裹住冰靈力。

兩者建立了若有似無的聯絡,淡淡的光暈在彼此之間渲染。

《長和》已經大致解決了她冰火相沖的隱患,九寸靈根的得天獨厚越發呈現出來。

否則兩年也修練不到七境後期。

靈氣被席捲入體內,身後一輪皓月浮動,被不斷凝縮提煉成精純靈力。

燥熱被一掃而空。

許久裴夕禾才從修煉之中睜開了眼睛。

她此刻體內的靈力充沛,傷勢也痊癒了個七七八八。

瞧著那一口泉眼。

她手中翻出一卷。

正是崑崙闕。

三片張開,她的念力湧入其中。

些許光點從那奇特的材質上浮現出來,在其上凝結出文字。

裴夕禾掃了掃,相似的有三種。

仔細閱讀後,她的唇角上揚。

確定了。

“冰髓魂液。”

需要在大地火源之下才能孕育出的靈物。

她也反應過來,剛剛她感受到的神秘火屬力量,就是源自大地的火源之力。

以灼熱之力淬鍊念力識海。

而這冰髓魂液,乃是以大地陽力反衍生出的陰屬寶物,淬鍊念力的效果更強!

品階劃分,位列五品。

倒冇想到,她不僅僅是絕處逢生,更尋到了這般寶物。

她的心底出現了些怪異感。

似乎進入了秘境或小世界之中,運氣就會格外地好。

無論是神隱境,還是這烈陽小世界。

她本身六感敏銳,才能察覺到這一絲怪異。

但思索也冇有頭緒。

可就進過兩次,似乎不足以說明什麼,也隻能將這絲疑惑壓在心頭。

瞧著眼前的冰髓魂液,她揚起來的唇角還冇放下來。

寒氣並不刺骨強烈。

她盤坐在地,兩指攥著靈光,這魂液就被操縱著,躍到身側來。

裴夕禾的眉心發光,泥丸宮內的念力湧現。

黑紫色的念力像是貪婪的蛇,朝著這魂液席捲而來。

頓時,那一口泉眼之中的冰髓魂液飛了出來大半,隻留下一些根源未曾取儘。

若是取了,這防住流沙的光膜刹那就會破開。

裴夕禾清醒得很。

她的身體漂浮離地。

淡藍色的液體環繞周身,形成了一個水球。

絲絲縷縷的靈光彙入泥丸宮之內,被吸收。

一股刹那的冰寒,湧入魂魄。

這魂液不寒體魄,卻冰魂魄,在寒冽之中淬鍊念力。

魂魄是極虛的東西。

隻有在成就金丹念力之後,魂魄,這念力之源,纔會在泥丸宮之內凝結出虛影。

裴夕禾的泥丸宮內和她如初一轍的小人盤膝著,此刻渾身都是白藍色的冰雪,覆蓋了周身。

刺魂寒冷,她身軀明明並未受到嚴寒,卻打了個冷顫。

魂魄和肉身,本就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元嬰境界將會破丹成嬰,生於丹田。

以元嬰之力供養泥丸宮之中的魂魄虛影,使之不斷強盛。

直到步入揚天下的化神境界,魂魄和元嬰融合成一。

至此凝結出元神。

這些距離裴夕禾還太遠了。

但此刻冰淬魂魄,她第一次感覺到了什麼是極致的冷意。

不是如墜冰窖,而是自己就是那一塊冰。

自魂魄深處攀爬生出的寒氣,折磨更勝外界寒氣的數十倍。

她緊咬牙關。

運轉《道心種魔》。

這部曠世魔經是念力和魔力同修。

隻不過第一境凝道心磨練念力,第二境開始生出魔力。

隨著種魔運轉,寒意得到了大大的緩解。

她壓力頓時減輕,飛速運轉黑紫色的念力吞納煉化魂液。

那黑紫色的念力,紫色越發地精粹,黑色漸漸褪去。

她身周被水流包裹,卻在眉心凝結出了細小冰霜。

念力在飛速地被淬鍊著。

………………

“並無天陽髓玉。”

金丹後期的長老來報。

韓崇之點了點頭,麵色依舊和緩。

“那我們就去下一處吧。”

他的麵色頗白,冇有之前的內蘊精氣。

金光真君的那天炎金漿委實厲害。

他手中的天青鯨扇乃是二品靈器,被他蘊養了數百年,早就是本命之物。

靈器之靈青鯨被焚燒軀殼,白骨森森,受到重創。

即便是擊退了金光真君,他自己也是受了一番不輕的傷勢。

可在尋到天陽髓玉之前,一處天陽玉礦脈他們都不能讓!

他手中翻出一方羅盤。

隨著他注入靈力,射出一道靈光。

韓崇之收起羅盤,對著長老說道。

“傳令弟子,即刻啟程。”

“是。”

長老退下,片刻,數百的弟子從礦脈之中飛躍而出。

麵上帶著些喜色。

雖然冇有尋到髓玉,可這天陽玉本身就是不凡靈物。

在宗門帶領下,開采得到的僅僅需要上繳三成,剩下的都是自己的修煉資源。

剩下的七成無論是自己修煉還是全部上繳換取大量宗門貢獻點,都是極好的。

他們被傳喚而出,陣容頓時齊整起來,不帶有絲毫的紊亂之態。

“走!”

璿璣老祖煉製的陽盤指明瞭方向,他們要緊接著去下一處天陽玉礦脈的所在。

下一處,在雙陽崖。

………………

水球逐漸變得稀薄,不出多久,就已經隻剩下最後的幾縷藍水。

注落到裴夕禾的眉心,彙入泥丸宮之中。

那一道魂魄虛影身上的冰霜,在魂魄吸納了最後的冰髓魂液後,儘數融化開去。

虛影肉眼可見,比之前凝實了許多。

裴夕禾睜開了眸子,泛著幾分寒光。

她眉心的冰屑也悄然化開了去。

此刻她的念力充盈至極。

經曆了淬鍊,原本的黑紫色如今已經成了純淨的紫色。

這就意味著她可以真正施展《種魔》的衍生道法。

心魔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