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長灃還是有幾分難抑心底的起伏。

此處烈陽世界,雙日淩空,對她體內的天瀾六印是天生的剋製,她何必涉險?

但最後也隻是在心底落下一聲歎息。

………………

裴夕禾以鳳凰飛翼之能疾馳著。

卻突然停下。

她剛剛忽略了一件事情。

此次崑崙進入烈陽小世界,金丹築基弟子都進入了。

那。

她的眸子冷冽下來,充斥著殺意。

李長青身為金丹的修士,會否進入?

欲要殺敵,萬無一失,必先知敵。

李長青身為李家嫡係傳人,靈根天賦並不突出。

但卻得其祖父,也就是李家老祖看重,資源如流水地灌注下去。

這纔在五十多歲的時候成就了金丹境。

而如今他的年歲大抵是一百出頭,裴夕禾有些拿不準。

他的修為在這幾十年的家族資源傾斜下,有冇有可能已經突破初期,達到了金丹中期。

這初期的金丹修士,她尚可巧費心思抹去他的護身秘力,然後嘗試擊殺。

可若是中期的金丹修士,其實力早就遠超初期金丹。

仗著鳳凰飛翼的極速或許可以逃掉,但自己絕不會是對手。

加上還有李家的金丹會護佑他。

裴夕禾心底歎了口氣,想清楚了這些,她也並不覺得懊惱。

隻要自己的實力不斷增長,總有一天,能輕而易舉,將此人斬在刀下。

她再次疾馳而過。

李長青這樣的人,可冇有她的小命重要。

………………

而被裴夕禾想起的李長青,此刻確實也身處在這烈陽小世界之中。

他的靈根乃是六寸火,七寸金。

這烈陽小世界的灼灼烈焰之力,對他極有好處。

可就算周圍的空氣之中透著驚人的灼熱,也難以掩蓋他眼底的陰翳和一身暗沉的氣息。

身側兩道金丹後期的身形浮現出來,正是李家所在崑崙的長老。

他們接到了家族命令,便是要護衛李長青在這烈陽小世界之中的安全。

即便是心中有幾分瞧不上這天賦平庸的少主,可家族指令不可違背。

李長青並未身處崑崙陣營,剛剛的兩方勢力爭鬥也未曾參與。

其眼中的陰沉比之兩年多前似乎更深刻了。

他沉著眼眸,看向遠方,隻盼能在此間尋到機緣。

兩年多前被那個卑賤女修算計了一把。

錯失九寸靈根的鼎爐,著實可恨。

他無法,隻能兵行險著。

可是也並未起到什麼效果。

原本他是可以不用進入此間小世界的,可自請纓而來,隻是為了做最後的掙紮。

三年就快要到了,越是到了最後的時期,他就越是瘋狂。

隻能將希望寄托於這烈陽世界之中,虛無縹緲的機緣。

他身形遁向前方,兩個金丹後期也隻能無奈跟隨而上。

………………

趙晗峰早年進入過烈陽小世界,他向裴夕禾講過這小世界的劃分。

荒古熾漠,枯木森林,雙陽崖和火砂巨坑。

此世界產出的天陽玉便是最具價值的珍寶之一。

一塊切割好的天陽玉能夠被火靈根修士輕易吸收,效用遠超上品靈石。

更是能以純陽之力凝鍊靈力或者是魔力,使之更加菁純無雜。

但礦脈罕見至極,難以尋覓,這才引發了蓬萊和崑崙兩方勢力的較量。

天陽髓玉自礦脈深處而生,更是可能三四條礦脈都難出其一。

裴夕禾的眉宇平靜。

她自枯木森林而出,剛剛所經過兩方勢力大戰的地方也正是枯木森林和荒古熾漠的交界處。

如今已經到達了熾漠之中。

突然一陣妖異的赤光從黃色的沙石上閃爍飄飛。

一刹那之間,有著密密麻麻的赤光朝向她的所在襲來。

裴夕禾身後鳳凰飛翼撲打,以極速逃離赤光的包圍。

那密密麻麻的,是漫天的尾刺之針。

從沙漠上攀爬而出的,是一隻又一隻的蠍子,幾乎遍佈了她肉眼所見荒漠的每一處。

沙漠赤蠍。

偏弱的是練氣實力,強一些的便是築基妖力。

可是裴夕禾並未放下警惕。

她靠著極速避開了第一波的尾針攻勢,眉宇皺了起來。

身上有一股威壓傳來。

這是金丹妖獸的威壓。

極為強悍,一隻體型遠超其他蠍子的蠍王從沙石之下爬出。

它渾身都是赤色的妖紋,尾呈現九截,宛如紅玉一般質地通透,和周遭的小蠍子全然不同,甚至有幾分美感。

可是傳入裴夕禾感知的那種窒息感更是強烈。

這隻蠍王很強,超過了金丹初期,其妖力至少是中期。

甚至是後期!

體內的鳳凰精血運轉,一滴妖神血,足以讓她無視這世間絕大多數的威壓。

硃紅色的雙翼散發盈盈輝光,飛速地遁去。

可是蠍王哪裡會這麼簡單放走裴夕禾?

修士這般甜美的血食,它怎會輕易放過?

身後的九截紅玉尾刺頓時甩動起來。

尾巴尖上,那尖銳的刺凝聚妖異的紅光。

頓時一束赤色光柱,橫空射去。

短短幾個呼吸就要追上裴夕禾。

裴夕禾心底大驚,她已經可以確定了,這就是金丹後期的妖獸!

她的念力剛剛感應出去,剛剛沾染上那赤光一點,就感覺到了不對。

有著一股恐怖的毒素連念力都可以汙染,幸虧她將被汙染的部分及時斬去。

這妖力和毒素之強,若是沾上一點赤光,就足以讓她失去抵抗之力。

她一咬舌尖,祭出精血。

靈力流轉,將之化作血霧,祭煉到了雙翼之上。

頓時鳳凰翼的速度爆發攀升,這才險險躲開。

金丹後期的妖獸,絕不是她能對付的了的。

巨大的境界壓製,無法跨越,隻能逃!

可是蠍王騰空,化作一抹紅色流光,也在飛速靠近裴夕禾。

數道妖力匹練橫空射出,就直追她的身形。

磅礴的妖力漫天,幾乎織就了一張密密麻麻的大網。

裴夕禾靠著飛翼運轉,接連閃躲,可也被一道妖力匹練擦中身軀。

噗。

她口中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體內的靈息俱蕩。

直接被轟到了地麵上。

她來不及安頓體內,手中持著長明簪。

道心引,周遭的靈氣被牽動。

長簪一劃,天地幻化出了萬朵桃花,殺機乍現。

可裴夕禾意識到了不對。

身下的沙在流動。

這是流沙!

她頓時身陷其中,僅僅來得及催髮長明簪的護主靈力在身周化出一層粉色光膜,整個人就已經被流沙吞噬其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