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右手握著驚鴻刀。

她眉宇頗為平靜。

在萬重山修行的兩年,她冇有再出過山尋覓機緣亦或是天材地寶。

但是隨著《長和》的精進,她體內的冰火靈根,已經大致找到了一個循環平衡。

在此基礎上,靈氣吸納入體內,轉化成靈力的效率大大提高。

冰火靈力的內衝也逐漸消弭。

從六境中期到七境後期,她花了兩年,這和神隱境內的速度冇法比。

但若是冇有《長和》的輔助和調和,她至少要耗費十年。

因為從六境到七境,這本就是從築基中期到後期的突破,比尋常破境更難上許多。

而且這是在冇有煉化雷鵬妖丹的情況下。

那枚妖丹她還是留著打算衝擊更高些的境界時候使用。

若是在築基九境煉化,便能一躍而入半步金丹,大大縮短了時間。

如今的修煉,九寸靈根的優勢,已經逐漸浮現出來了。

可即便如此,麵對眼前的這一對師兄妹,她似乎還是不夠看。

一個金丹初期,雖然氣息不穩,應該是突破不久的。

一個半步金丹,氣息渾厚。

瞧見裴夕禾的不配合,宋寒菸絲毫不廢話。

她和羅超都是魔域之中的魔修,其一出手,就是一道血紅色的魔力匹練,宛如洪流一般朝著裴夕禾襲來。

羅超冇動手。

因為一個半步金丹對抗築基七境早就夠了。

而他則是在時刻防備裴夕禾有其他的手段。

一旦真是那種戰力頂尖的修士,宋寒煙一露出劣勢,他就雷霆出手,結束戰局。

麵對直奔她而來的血色魔力洪流,裴夕禾手中的刀輕旋。

她身法輕盈無比,身周似乎有著暗色的道光。

身法翩若驚鴻,婉若遊龍。

明明那魔力洪流裹雜著宋寒煙的念力鎖定,裴夕禾應當是避無可避的。

宋寒煙能夠清楚感知到,最開始的時候,自己的念力已經緊緊綁住了裴夕禾的身軀。

這魔力洪流她絕對逃不掉的。

可是為何?

在她身形轉動的一刹那,自己對她的念力封鎖,就像是被一柄刀,輕易斬斷。

這次才讓裴夕禾從魔力匹練下逃走。

羅超眼中也是閃過了幾分異色。

果然是有手段的修士,否則也不會如今還保持著一副冷靜的神色。

他當即動手,不再觀戰。

磅礴的金丹初期威壓爆發。

他的眼底有著幾分得色。

修行一百三十餘年,終於是在前些時日突破到了金丹境界。

一躍成為真人,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都是一次暴漲。

羅超伸出右手,祭出一隻巨大的魔力手掌從裴夕禾的背後伸出,直接朝著其後心抓去。

這一擊雷霆迅猛,可是裴夕禾的卻早就察覺到了空間的異常波動。

她冇有回頭,手中的驚鴻刀卻是挽出了一個漂亮無比的刀花。

在刀刃揮動之間,甚至羅超冇有感覺到半分的靈氣流轉。

可是裴夕禾的刀刃上卻是閃動了一縷刀光。

寒色乍出,殺氣驟現。

直接將那魔力手掌斬成了兩半。

羅超麵露驚色。

區區築基七境,居然能一刀斬掉他的魔手束縛?

裴夕禾的動作半點都冇有停滯。

她刀中的刀快極了。

在金丹初期的羅超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迎麵朝著宋寒煙斬來了七八刀。

宋寒煙體內的魔力自發湧現護主,她眼眸微閃,升起幾分忌憚。

好快的刀。

她手中攥緊了一道赤色長綾。

頓時飛出,和那幾道刀光相碰撞。

金石交接的劈裡啪啦聲,分外震耳。

羅超眉宇陰沉,他覺得這個小小築基修士挑釁到了他身為金丹真人的威嚴。

長綾和刀光交接,捱了三四道刀光後,就轟然地炸裂開。

宋寒煙的眼中帶了心疼和惱怒。

這七品靈寶赤沙綾也是她的一件寶物。

居然這樣被損毀了。

可可也從心底生出了忌憚。

這女子不簡單,手中的刀宛如無物不斬,刀法造詣已經可以初窺一二。

“師兄,我們聯手!”

羅超也是沉了眼眸,渾身的魔力滔天而起。

魔火滔滔,在他的周身魔力所化的焰火呈現紅黑色。

數道火焰長蛇飛射而去。

金丹的威壓分毫不收斂,全然傾注到了裴夕禾的身上。

而裴夕禾的血脈之中,一個個硃紅色的符文凝出,輕而易舉地消弭了這金丹威壓。

她的身形絲毫不受到影響,甚至更快。

手中的驚鴻刀翻飛舞動,行雲流水一般,充滿了美感。

甚至不見殺氣出現半分。

卻是輕盈地避開了每一次的火蛇襲擊。

可宋寒煙瞧見她的接近,使出了的手段冇有一個奏效。

她心底警鈴大作。

而羅超也是眉頭一皺,手中一柄靈刀出現。

裴夕禾瞧見了,眼中閃出了幾分興趣。

或者說是躍躍欲試。

羅超手中持著的刀就是尋常的砍刀,刀身厚,刀刃薄。

刀身上魔焰繚繞,威煞逼人。

他畢竟是金丹,一出手,恐怖的魔力就鎖定了裴夕禾。

裴夕禾卻並未放棄攻擊宋寒煙。

金丹真人並非是那麼好對付的。

登玉階和初聞道乃是兩個大境界,她是腦子進水纔會先去和羅超纏鬥。

她眸底閃爍暗色,一隻隻黑紫色的蝴蝶翩飛而出。

羅超一刹那就感知到了自己的鎖定被切斷。

裴夕禾的刀尖卻是已經落到了宋寒煙的身上。

“啊!”

一刀斬落在她的腰腹處,居然是直接劈開了她的護身魔力。

一陣赤光閃耀激射,是她師尊留下的護身力量被激發了。

那是元嬰的力量,裴夕禾身形飛速後退。

背後的一雙鳳凰飛翼刹那凝結而出。

距離之前一次的凝結早已經過去了四五個時辰,本身就快要消散了。

而她的靈力也在前一段飛行的途中回滿。

硃紅色飛翼出現,她的速度暴增,頓時向後退出了一大段距離,避開了那一股護身力量的反擊。

宋寒煙心底驚慌失措,但她強迫自己鎮靜下來。

“師兄!全力出手,這女修不簡單!”

羅超淩空而行,手持大刀,砍向了裴夕禾。

他也瞧出來了,此刻傾力出手毫無保留。

魔焰符文在刀身上閃爍,一道刀氣撕破長空,帶著灼灼熱浪,直接橫掃裴夕禾的身形而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