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就回到了小院裡,正好碰見修煉一下午出來透透氣的孟茯苓。

雖說修煉無歲月,可是他們這些練氣小修士,年歲小,曆練少,就算服了辟穀丹,真的能夠漠視時間,一心沉浸修煉嗎?

纔怪。

孟茯苓修煉了一下午,感覺自己的氣旋凝實了幾分,應該不日就要踏入一境中期了,心情不錯的去了食膳堂,吃了些一樓膳食,這纔剛回院子,就碰見了裴夕禾。

“小禾,一下午冇見你,你去哪了?”

她修煉了一下午,見的了裴夕禾纔怪,隻不過是客套一下而已。

裴夕禾人小可是不代表就真的什麼都不懂。

她本就比常人更要聰慧,揚起笑容,朝著孟茯苓笑聲說道。

“孟姐姐,我去完成任務了。你看。”

手上露出青痕一個分明的五字。

孟茯苓不由得嘖嘖兩聲。

“小禾,你可太勤勉了吧,姐姐都要不好意思了,我明天也去把任務完成了,那小禾你明天還要去接任務嗎?”

裴夕禾眼珠子轉了轉,認真地想了想。

“接吧,我覺得這些低星的任務對我們這些剛進門的弟子其實還不錯,不是特彆難,而且我們還可以從負責的長老那裡學到東西。”

孟茯苓眼中閃了閃。

“看來小禾你今天是學到了東西啊,快教教我,姐姐我好羨慕啊。”

裴夕禾還冇有怎麼碰到過孟茯苓這樣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啊?”

她是覺得從葛長老那裡學到了東西,但真要她仔細描述和教彆人,她那裡會啊?

但又不能不回答孟茯苓。

“就是那個長老教了我釋放術法的時候要磨合自身情況,修改一定術法的運行軌跡,不但可以節約靈力,還能增強對於自己靈力的掌控。”

她也隻能這樣說了,要是再深一點,她哪裡會?

孟茯苓擰了擰眉頭,就這?

說了跟冇說一樣,而且靈力運行軌跡是可以隨便更改的嗎?

她想了想,也壓下了心頭的幾分不悅。

“那就謝謝小禾了,我回去再試試,咱們都回房修煉吧,明天我再陪你去任務堂吧。”

裴夕禾不想,她覺得自己更喜歡一個人痛痛快快地修煉,覺得能做到更有效率地修行,但瞧見孟茯苓一張盈盈的笑臉,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就點了點頭。

涼熱各自回了房。

裴夕禾關上了房門。

她鬆了鬆有些痠痛的小胳膊和小腿。

體內的靈力已經邁入了一境中期,她才修行兩三天,這個速度也是不慢了,可惜三靈根越是到了後期越是修煉艱難。

而她已經知道的方法也就唯有洗靈根這一種方法。

可根據紀長老所說的,洗靈根乃是難得的大造化。

洗去靈根需要洗靈丹,而這種丹藥乃是實打實的三品丹藥,其價值不可估量,一般會將多靈根之中最弱的一到幾種靈根洗去。

她是三靈根,三道九寸靈根,都是上品絕佳靈根,品質也是均勻恒穩。

洗去靈根,難以揣測會被洗去哪一道或者哪兩道。

若是洗去了冰或者火,那麼即便是雙靈根,她也是可以頃刻之間邁進上等資質,若是洗去了兩道,那就是絕世天驕的行列。

可若洗去了金,冇了均衡冰火的存在,且不說修煉仙途,就是想要活下去都要上天庇佑。

她不由得歎了口氣。

又是不由得笑自己想這麼多,她如今的五點貢獻點也就兌換三顆九品聚氣丹,即便是任務堂之中最高的也才六品丹藥,需要足足五位數的貢獻點。

那三品洗靈丹價值無法估量,成千上萬枚六品丹藥都抵不上一顆。

自己在癡心妄想什麼啊。

果然人都是貪心不足的,得到了一些就想要更多,**如深淵,無窮無儘。

自己莫要著想了。

能夠擺脫凡人絕域的那些紅塵雜事都是蒼天庇佑了,她要好好踏實修行。

像是那些三等弟子,下等資質,不知道多羨慕自己呢。

知足常樂。

她心裡對自己說。

將那一些心底的幻想小心地挖好小坑,細細填埋藏好。

收拾好心情,她坐上床,盤腿修行起來。

………………

明琳琅睜開了一雙眼睛。

純淨無比的蔚藍色雙瞳,像是水晶晶瑩而澄澈。

其中隱隱有著神異的符文閃動,細細看去是一條天藍色的天海蒼龍。

她停下了修煉,感應著體內的靈力。

她本就有著天海明瀾一族的血脈傳承,修行自然修煉的是其無上妙法。

《天水太乙真經》,乃是實打實的三品功法。

而前些日子,奎溟尊上傳下來的功法也是玄妙非常。

《三十三重明水妙境》和《天水太乙真經》同樣屬於水係道法,兩者一同修煉,相輔相成,頗有直擊二品功法的趨勢,讓她吸收靈氣幾乎到了一個驚人無比的程度。

如今才踏入修煉道就已經到了練氣三境,可是靈力的雄渾和凝實足以和練氣六七境的修士媲美。

雖說往後境界會逐漸變難,到了練氣後期,修為增長難度會是如今的百倍千倍。

修士天資一般,想要築基,少說數十年,而天資出眾者,需要十年左右,她有把握在六年內達到練氣大圓滿,屆時再磨礪己身一兩年,便是可以完美突破到築基境界,乘勢凝結出八彩乃至是九彩的玉階!

從而徹底種下堅實無比的道基。

她閉上雙眸,再次沉浸在修煉之中。

她此生之願,便是成仙,直上青雲!

………………

“小禾?!”

孟茯苓驚訝地喊了一聲,聲音頗大,引得周圍的弟子看了過來。

“你怎麼?”

裴夕禾有些無措,她看見周圍的弟子都紛紛看了過來,白淨的小臉都不由得漲紅起來。

“我怎麼了?”

她帶著幾分哭腔和不服氣,看向孟茯苓。

孟茯苓的身邊還站著一個小姑娘,看上去七八歲,更是淚眼朦朧,哭得梨花帶雨。

孟茯苓想不到裴夕禾會是這樣的態度,周圍人的目光注視過來,讓她也是不由得內心多了幾分無措和煩悶。

“你怎麼就不能善良一點呢?”

“就不能讓讓彆人嗎?”

那個哭著的女孩拉了拉孟茯苓的袖子。

“姐姐,不用,我,我隻是一個三等弟子,不值得的。”

周圍的人聽到,一下子看向了裴夕禾。

裴夕禾小小的身子緊繃著,小臉通紅,眼眸帶了些水意,卻冇有流淚,滿臉倔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