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盤膝在木床上,閉著眸子。

在泥丸宮內,《長和》秘術已經化作了一個個符文滿布其內。

裴夕禾不著急,一個個符文參悟下去。

這乃是三品秘法,自然不可能一蹴而就。

每參悟一個符文,她對於自身的靈根運轉就越是理解深刻。

冰的本源就是水,和火同屬於五行。

水火相剋,可是經曆一番五行輪轉,誰能說五行不相生?

她體內的三色靈根微微散發熒光。

冰之靈根和火之靈根,在不斷地嘗試,尋找到一個恰到好處的平衡點。

彼此的衝突也是在一點點削減。

修煉無歲月。

裴夕禾感覺到自己一晃神,就已經天明瞭。

她睜開雙眸。

從木床上站起身來。

今天她要揮出六萬刀。

剛剛修煉完畢,精神飽滿。

昨日揮刀而產生的體魄疲乏都已經消弭。

修者就是這點極好,即便是不睡眠,靠著修煉也能養足精神。

除非是像裴夕禾前些時候因為耗費大量心神,心身俱疲,才需要睡眠來補足。

她手持著驚鴻刀。

推開門,走到了趙晗峰的麵前。

恭敬地行了一禮,然後提刀開始練習起來。

這一次冇有光線的指引。

在一次次的揮刀之中,她卻也是做得分毫不差,不再有最初的小瑕疵。

而隨著一刀刀下去,裴夕禾突然想起了昔日在崑崙初入門之時。

葛長老教授過的磨合,法訣需要磨合,功法需要磨合。

那刀法刀招不也要磨合嗎?

她確實在那一日接觸到了“玉汝於成”的境界。

但那宛如曇花一現,對她的年紀和修為而言,還太早了。

當時是因為她清楚自己必須獲得趙晗峰的認同才能留在此地,重壓下觸及了那一絲玄妙。

如今的她,已經找到了那條路,在一點點朝著那個方向邁進。

她的揮刀之中,從重複一個標準動作之中,開始有了些許的變化。

趙晗峰眼眸浮出了幾分讚賞。

先固其形態,後成其精神。

裴夕禾的刀法最開始看似精湛純熟,但因為一個人練刀,這些基礎刀訣都有著細小的偏差,難以發覺。

而在五萬刀的錘鍊下和他的靈絲指引下,所有的動作瑕疵都被一一改正。

這六萬刀,是要裴夕禾在已經完全成型的基礎刀法上,磨練出自己的特色。

就像是打造出了一個固定的模子,就需要裴夕禾往裡灌注自己的東西,從而最後成就屬於她自己的成品。

六萬刀並不是讓她再重複不必要的東西。

孺子可教,比趙青塘那狗東西當年學刀,聰慧多了。

日薄西山,裴夕禾揮出最後一次刀。

“掃”刀輕盈,刀氣藏於刃上,不露分毫,唯有劃開長空之時迸濺而出。

寒光一現。

裴夕禾收刀。

趙青塘的刀風大開大合,行的是霸道巨力。

無論是隨心意還是隕星,都是絕強的霸道殺招。

而她的刀風在前十幾年的練習之中成了大致的模樣,確實是不同的。

就像是趙晗峰前幾日所說的,她走刀道,就不能跟在趙青塘的屁股後麵走。

拾人牙慧,終究走不出自己的道來。

她的刀鋒所向,一往無前,清靈之中夾雜著剛正,迅猛之中包含詭奇。

這纔是裴夕禾的刀。

隨心意刀和隕星在她冇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確實將她的刀風險些帶偏了。

她抹去了額頭上的薄汗。

朝著趙晗峰恭敬地拱手,走入了木屋之內。

似乎很是枯燥,練刀,修煉,就這兩件事情。

可是裴夕禾卻是甘之如飴,心中有著巨大的滿足感和充實的感覺。

這種被人點撥下,一點點的進步都清晰可見。

和昔日的野蠻生長不同,像是給她整理出來了一條坦蕩的道。

隻需要她持之以恒地在上麵奔跑,就能暢快而行。

這種有人指導,不需要再繞彎的感覺,果真是太爽了。

她重新盤膝到了木床上,沉靜心神修煉。

而屋外的趙晗峰卻是眉宇微微一皺。

身側,趙青塘的身形從虛無之中浮現出來。

“師傅?”

他瞧見趙晗峰皺眉的樣子,心頭一訝,他師傅可很少皺眉啊。

“這女娃娃身上有一股很神秘的火焰氣息。”

趙晗峰開口道。

趙青塘的眉宇微皺。

念力探入木屋之中。

逍遙遊的念力絕不是裴夕禾可以發現的,就算是她的六感絕強也辦不到,因為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他收回了念力。

趙青塘也覺察到了。

“還有天海明家的天瀾六印,這可得純正的天瀾之血才能發動。”

“但我確定,在神隱境之內遇到她之時,她還冇有如此。”

趙晗峰眉頭舒展開。

“想來是神隱境畢竟凶險,她無意沾染上的,但那天瀾六印和鳳凰氣息恐怕也壓製不了那火焰多久,隻怕最多三年,火焰必然爆發。”

趙青塘忍不住說。

“那我幫她把火焰抹掉不就好了?”

趙晗峰白了他一眼。

“老子教了你幾百年了,你莽撞的狗腦袋能不能改一改。”

“真的能抹掉我還跟你說,老子實力比你高高了!”

“那火焰和她的氣息糾纏,已經隱隱有和她的本源氣息相融的趨勢,這你也說不清楚是機緣還是磨難,即便真正相融,她一個築基法體也承受不了那種氣息衝擊。”

他歎了口氣。

“這丫頭身上的火焰,如今拔除不了,拔了就是傷了她的本源,恐怕將來冇有絕世機緣,就隻能止步元嬰。”

“唯有一個融合的法子,可那火焰連我都看不透,想要真正融合,我估計至少也得揚天下的化神之體。”

趙青塘的眉宇狠狠一皺。

化神之體,以裴夕禾三靈根的資質,即便是悟性絕頂,可按他估計,也得三百年以上。

三年之內,就要爆發,可不就是直接讓這丫頭涼透了嗎?

哦不,是直接被烤熟了。

趙晗峰卻是閉了眼。

“天瀾六印層次極高,想要加固,需要的冰水係靈物至少也得四品以上纔有大功效。”

“烈陽將開,天陰玉髓正好可以幫她穩固六印,少說兩三百年。”

趙青塘眉宇鬆開,笑著說。

“還是師傅你想的周到。”

趙晗峰都不睜眼看他。

“否則怎麼是你師傅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