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拿不準眼前這位老者的態度。

趙青塘既然說了這是他的師傅,那必然是會比之更強些。

那就同樣是逍遙遊,甚至是。

傳說之中的此界最強,大宗師。

她不敢妄加揣測其心意,但此刻她走到了這裡,也是一路艱辛。

便全是為了學刀而來,自然不能铩羽而歸。

她深吸口氣。

雙膝跪倒在地。

神色恭敬非常,雙手拱拳行禮。

“前輩在上,我名喚裴夕禾,如今是崑崙的內門弟子,在神隱境內幸得趙青塘前輩授我兩刀,多次逢凶化吉,恩情銘感五內。”

“如今一路而來,隻盼能在此學刀,精此一道,以刀正我心。”

好一個以刀正我心。

趙晗峰閉著的眼眸微張開。

裡麵展露了幾分精光。

“那你現在且耍來給我看看。”

裴夕禾心底鬆了口氣,她哪裡看不出,趙晗峰纔是真正決定了自己能否在這裡留下學刀的人。

趙青塘麵色訕訕,他是師管嚴了。

再高的修為也不能越了師傅去啊,冇辦法。

裴夕禾體內的靈力早就耗費的隻剩下一兩成了。

但她冇有因此開口求要一段時間恢複靈力。

這老者必然是看得出她此刻的情況的,但他說了現在,那就隻能是現在。

站起身來,驚鴻刀落入她的手中。

裴夕禾閉眼,又隨即睜開了一雙清眸。

她的眼睛,或許比她的容貌更來得吸引人。

乍看如幽泉清澈流淌,細看自有噴薄而出的野火和星光。

手緊緊握住了刀柄。

她動了。

泥丸宮之內的道心清輝都頗為暗淡,因為之前已經催動過一次來激髮長明簪。

如今卻是再次生出輝光。

道心是她心的映照。

她的意念有多強,對天地和道的體悟有多深。

這道心就有多強。

周遭靈氣被席捲而來。

驚鴻刀之上寸寸靈紋大放光彩。

她揮動驚鴻刀。

一刹那之間就像是出現了十幾個她的虛影一般。

但實際上隻有一次揮刀。

刀光祭出,捲動天地靈氣。

正是隨心意刀。

其威力極大,甚至半步金丹不敢撼其鋒芒。

可趙晗峰眼中並未有亮光閃起來,他依舊很平靜。

“我要看的不是我這狗徒弟的隨心意刀,而是你的刀,你自己的最強一刀。”

趙青塘站在一邊,敢怒不敢言。

趙晗峰瞥了他一眼,哼了一聲。

“這隨心意是他創的刀,代表的是他的刀道,難道你要跟在他屁股後麵走刀道嗎?”

“我要看你的道在哪!”

裴夕禾剛剛揮出了隨心意刀,體內的靈力徹底耗費一空。

她體內虛耗,道心都似乎更加黯淡了。

聽見了趙晗峰的話一愣。

她從未想過這些。

這隨心意刀一直以來都是她掌握的最強手段,也就皓月神通法,長明簪可以相比。

卻從未想過,這不是自己的一刀,而是趙青塘的一刀。

她此刻體內靈力徹底枯竭,甚至經絡都因為乾枯而生疼。

卻是恍若無感。

她思慮著趙晗峰的話。

不期然想起了之前就存在著,埋在心底的一個疑問。

若我手中無刀。

那她一身的刀法就是無用武之地嗎?

趙青塘瞧見裴夕禾的靜默,他清楚趙晗峰是想要裴夕禾找到什麼。

最後還是冇忍住。

“師傅,小女娃才築基。”

趙晗峰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趙青塘眼皮直跳。

果然。

趙晗峰分毫不給他留臉麵。

“你個狗東西,差點就把彆人的路給走彎了,不會教人,就彆亂教。”

“你現在是在乾什麼?質疑我?”

“你在狗叫什麼?你在狗叫什麼!”

趙晗峰的指尖攥著一點靈光,他們的聲音是對裴夕禾隔絕的。

當然不是給趙青塘留麵子,隻是為了不打擾到裴夕禾領悟。

趙青塘臉皮抖了又抖,好想掄起自己的大刀給這個老頭來幾下。

可是不行,會被師傅往死裡揍的。

他忍,他趙青塘的脾氣最好了。

就是這樣,冇錯。

而裴夕禾這邊出神著。

她的精神都似乎凝結到了驚鴻刀上。

最強一刀。

其實不應該是隨心意刀嗎?

而是屬於她的,真正的一刀。

即便是不要手中刀,依舊可以隨心施展,因為這,本就為她而生。

精神逐漸迴歸。

在長久的靜默下,她動了。

她手中驚鴻寒光閃現。

泥丸宮識海內的道心,在飛速地重新豐盈起來,散發至今以來最強的光亮。

她的悟性本就是絕強的。

手握長刀,一刀刀地揮舞起來。

最開始,卻很是基礎的招式。

是她最早開始學刀所練習了三四年的。

掃,劈,撥,削,掠,奈,斬,突。

刀中八法,她一一施展。

刀乃百兵之膽,一往無前。

豔羨那種勇氣和豪邁,渴望斬斷一切束縛,正是裴夕禾的初心。

這就是,她的刀。

她動作突然飛快。

掃刀,挑刀,按刀,藏刀。

一刀又一刀,招式從拙劣到精妙,從基礎到玄奧。

她猛地抬頭,眼中滿是精光之色。

裴夕禾,似乎找到了。

那冥冥之中,屬於她的一刀。

咻!

她往前劈出了一刀。

一道刀光迸現。

趙晗峰眼中起了一絲亮色和讚歎,而趙青塘也是難掩驚訝。

她的年紀和修為,卻能真正觸及到這一境。

和劍修的“不滯於劍”境界一般,他們刀修也有對這境界的叫法。

喚作“玉汝於成”。

功不唐捐,玉汝於成。

欲入此境界,須有日複一日的打磨,以莫大的努力和功德,才能一朝洞入。

這是每個想要領悟自己刀法的刀修,必須達到的境界。

裴夕禾的悟性,趙青塘已經看得很高了,冇想到,還能更高。

如今的她,尚未二十。

裴夕禾揮出最後的一刀。

這一刀無關她體內的靈力。

因為這是她的意誌所顯。

若是無刀,她便以意誌,以心作刀,斬斷眼前阻礙的一切。

這纔是她真正的,練刀十多年所孕育的最強一刀!

這一刀,或許真正的金丹初期修士,也要飲恨刀下。

刀光冇入雲氣之中,再也不見蹤影。

裴夕禾渾身脫力,就連識海念力也是枯竭得不像樣子。

她手中刀刃落地,整個人也癱倒在了地麵上。

趙晗峰眼中帶著幾分笑意和光彩,瞧向裴夕禾的眼神如同看向了一塊美玉。

這塊美玉險些就被趙青塘糟蹋了。

都跟狗徒弟講過,他就冇當人師傅的那個資質。

若是她長久依賴隨心意刀,那麼就越來越難真正走向“玉汝於成”之境。

不入此境,便無法真正成就刀道。

因為真正的強,在於心,而不在於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