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青塘眼底微深,冇有半分平日吊兒郎當的模樣。

他眉心泥丸宮發亮,恐怖的念力噴湧而出,在空氣之中凝結出了無數的細小針狀。

攪動天地之間的靈氣,化作了一場靈雨落下,徹底抹除這血蟲存在過的痕跡。

但一切還冇有結束。

這天淵血蟲手段詭奇,有著三分逃命之法,可以化作一主兩副。

主蟲實力最強,兩隻副蟲的實力逐漸減弱。

而這主蟲,正是剛剛斬殺的存在,乃是化神境。

在此之前他根據師傅捕捉的凝集的氣息,尋到了一隻元嬰副蟲斬殺。

如今算下來,就還有最後一隻金丹境的副蟲。

趙青塘的左手一翻,一團黑色霧氣已經格外稀薄。

他靈力注入,那霧氣化作了一道箭頭的模樣,指向了一處。

最後徹底潰散開去。

趙青塘的眼中閃動著銳利之色,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掠去。

………………

裴夕禾感覺到自己的血肉之中傳來癢意。

可是血脈之中,一縷縷硃紅色飛速浮現出來。

在鳳凰精血之力相助下,她才窺清楚了真相。

是有著無數的猩紅色的力量在滲透她的軀殼。

想要混亂她的體魄,以裴夕禾的血肉作肥料,力量做種子,孵化出這些猩紅色的小蟲。

裴夕禾的心底發寒,這究竟是什麼,她突然有一種敏銳的直覺,莫非是和那妖鬼相同的詭異存在?

但此刻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她的體表浮現出了一個個硃紅色的神紋,以鳳凰神通之力才能勉強隔絕了那猩紅之力的侵蝕。

而白皇的體表也是浮現出了一個個白金色的殺伐神符,散發著一股絞碎天下萬物的煞氣。

顯然也是在硬抗這猩紅之力。

她和白皇對視了一眼,一人一虎的眼中都冇有了剛剛的嬉鬨,滿是鄭重。

他們直覺都是敏銳無比。

此情此景,唯有一招最好。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逃!

不要輕易沾染上這讓人發寒的存在。

裴夕禾的背後頓時生出了一雙硃紅色的雙翼。

而白皇也是眼底發狠,無數的妖力暴湧,居然是凝結出了一雙潔白無瑕的光翼。

這是它經曆過了赤水洗練,血脈進一步精純才能勉強施展的神通。

虎背生翼,格外神異。

如是去了那些黑色的虎紋,那便正是真正的妖神白虎姿態。

裴夕禾和白皇都選擇了飛。

因為他們先入為主的認為這些小蟲子攀爬在樹枝和那肉塊上,還未主動發起攻擊,應該是不擅飛行。

一人一虎格外有默契,頓時從原地躍起,速度快到極致,幾乎化作了一道光,朝著遠處天空掠去。

“咯吱咯吱。”

在那樹梢後,叢林掩映之中,一隻大蟲逐漸爬了出來。

它隻有十二足,每一足都宛如銳利的猩紅色長刀,透著一股寒氣。

兩隻烏色眼睛頗小,卻能叫人一眼潰散意識。

尖銳的長口發出了聲音,難以用聲詞去描述。

明明裴夕禾和白皇在這短短幾個呼吸之內,起碼已經拉開了三四裡的距離。

可是它一發聲,宛如無數柄小錘直接敲擊著裴夕禾的泥丸宮識海。

無數把小刀刺入了柔軟的皮肉一般,渾身劇痛。

那白皇也好不到那裡去,口中發出了沉重的嘶吼聲,也明顯念力受創。

裴夕禾的念力已經算是極為堅韌強盛了,足以媲美半步金丹。

甚至因為種魔影響,要比尋常的半步金丹更強。

可此刻她身形搖搖欲墜,硃紅雙翼險些潰散。

她的泥丸宮識海之內,居然是頓時出現了七八道裂縫。

這是受到了恐怖的衝撞而產生的。

若不及時修複,對她的念力將會造成極大的損傷。

她雙耳出血,眼眸也帶了諸多的血絲。

回頭一看,一隻足有半人大的蟲子,居然是在飛速接近。

原來這纔是那些小蟲子的根源所在。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它身後一雙瓢蟲似的飛翼,格外醜陋,猩紅色的花紋就像是一張張恐懼的人臉在尖叫。

可是這蟲子的速度太快了。

幾乎是一瞬間,就已經拉近了一般的距離。

就是鳳凰翼的速度,都比不得它那一雙蟲翼。

她心底大驚。

有著兩道血色流光從那蟲身上飛射而出。

感應到一股無比強烈的侵蝕之力在其中,正是剛剛欲要同化他們血肉的猩紅之力。

若是中了此道攻擊,恐怕非得捨去大半血肉才能勉強保住性命。

她咬牙。

泥丸宮之內的道心散發清輝,飛速地彌補著識海裂縫。

而她手中出現了一根簪子。

因為出門在外,以千麵釘作男子打扮。

那長明簪又太過明顯,參與了神隱境的弟子有六七成都知道一個弟子得了件法器簪子。

所以她這些日子一直收在丹田之中蘊養。

如今拿出來,一股粉色光膜護住了她的周身。

這是桃花老祖清姝親手煉製。

桃花木所製的簪子,卻冇有呈現著木頭的質地顏色,白粉色,更像是玉石一般。

其簪首是一朵桃花模樣,在每一瓣的花瓣上,都銘刻著神秘道紋。

她眼中罕見地出現了驚慌之色,卻很快被壓了下去。

越是詭異危險,越是要冷靜對待。

眼前的這隻妖蟲不清楚跟腳,可以剛剛的念力衝擊來看,至少是金丹境界。

而且這種詭異和難以反抗的感覺來看,隻怕金丹內也是頂尖的。

那就是金丹中期,甚至是後期。

這樣的話,自己和這老虎就算聯手不可能是對手。

但聯手,總要聊勝於無。

“白皇,聯手!”

白皇忍住了腦袋之中的眩暈,朝著她嗷嗚一聲,飛了過來。

其體表泛出了更強烈的白金之光,正是那一日的光凝白虎的神通。

直接朝著那猩紅色流光撞去。

彼此抵消,可是很快落了下風。

裴夕禾的眼中暗色湧現。U看書 .

白皇的這道神通比之那日至少也強了三四成,可依舊如此。

那自己的隨心意刀也不會好到那裡去。

如此便隻能依靠手中的長明簪了。

頓時天地靈氣被她引動席捲。

隨心意刀,趙青塘有獨特的運行方式,可憑道心引動天地靈氣,為己所用。

而此刻欲要催動法器之力,她的靈力不足,那就用天地靈氣來替代。

無數靈氣湧入簪中,一股沁潤心脾的桃花香,傳入了她的鼻中。

那簪子端首的玉質桃花,此刻化作了鮮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