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手握月輪,這一輪滿月之中,似乎有著無數神秘的符文在閃爍光輝。

這青玄皓月本就吸納過那些珍稀的靈液,蘊含的力量和裴夕禾得到它之時已經相差無幾。

月光璀璨,清淺柔和。

可是落到了雷光鵬鳥的身上。

是禁錮,是消蝕,是鎮壓。

長月天輝,可禁法!

雷光鵬鳥一身的雷電妖力似乎都被這月光所靜止。

隨心意刀已經和那雷鵬神通互相消磨殆儘。

月光清輝化作了五道鎖鏈,徹底封鎖了鵬鳥的動作。

月輪如刃。

裴夕禾眼底閃著寒光。

“疾!”

在那一輪滿月之上,五色道術亮起來,最後化作了一片純粹青白色。

月刃飛出,頓時砍在了那鵬鳥手上的右翼上。

“嘶!”

雷光鵬鳥就算是被月光鎖鏈壓製了身形,也忍受不住地亂竄尖叫起來。

它的血肉妖體明明極為強悍,可是那滿月的刃,猶如熱刀入牛油一般切割其軀殼。

它的右翼,徹底斷了!

這雷光鵬鳥一雙雷光翼,極速又有著搏鬥的厲害威能,如今被生生砍去了一隻。

洞穴口已經有著數隻小妖獸竄了進來。

但是冇到金丹,最強的不過是築基中期,裴夕禾還不放在眼裡。

她身後的靈翼猛地拍打半空,明明是頗小的動作,卻是捲起了巨大的風浪。

直接打亂空氣流動,將襲來的兩隻小鵬鳥卷得頭昏眼花,找不到方向。

其中還有著一股隱蔽的鳳凰精血威壓,讓這些妖禽戰栗。

裴夕禾瞧見隨著翅膀斬落,雷光鵬鳥的氣息迅速地衰敗下去。

眼中閃動著喜色和勢在必得。

如今的時機格外重要。

她必須乘勝追擊。

裴夕禾雙手合十,掐動手印。

這輪青玄皓月早就化作了她的本源之物,此刻隨其心動,運轉如意。

“爆!”

砰!砰!砰!

是每一道纏繞著雷光鵬鳥的月光鎖鏈都浮現出了清焰和流霜交織,頓時以冰火互斥之力炸裂。

其巨大的妖身,居然此刻寸寸被炸得血肉模糊。

裴夕禾的雙手動作並未停止,轉化手印。

“長月,誅!”

一輪滿月撕裂這隻鵬鳥的右翼後本就已經返回了她的身側。

隨著其掐訣催發。

滴溜滴溜轉動。

一輪滿月幻化出了七輪。

一輪一輪飛躍而出,直接斬在了鵬鳥的身上。

它剛剛受創,右翼斷絕,尚在劇痛掙紮之中。

而裴夕禾發動一切攻勢在電光火石之間。

她清楚,一分反擊的機會都不可留給這鵬妖。

七輪滿月切割其肉軀,突的一聲,七月合一,紮紮實實切入這鵬鳥脖頸。

砰!

是巨大的鳥頭落地。

巨大的鵬眼睜著,似乎想不出清楚自己堂堂的金丹妖獸,為何會被一個小小的築基中期,往日一口卑賤的血食所擊殺。

裴夕禾念力鋪張出去,絞殺其殘存的妖念之力。

頓時一陣白光,她將這一具龐大的妖身收入了儲物戒中。

身後硃紅鳳凰飛翼輕拍虛空,甩開身側圍殺的這些追隨於雷光鵬鳥的妖獸。

雷光鵬鳥都難追的速度,何況是這些小妖獸?

她的身影消失在長空之中。

隻留下一群尚有驚恐的妖獸嘶吼。

……

裴夕禾身後的靈翼化作了一陣硃紅色的光輝散開。

她麵色頗為慘白。

這雙鳳凰飛翼耗費了她五成多靈力。

而隨心意刀所耗費靈力雖不多,也有兩三成。

這皓月神通法抽空了她體內靈力和之前儲存在青玄皓月之中的靈力,才勉強施展。

神通和道術兩種稱呼。

神通乃是由天地規則演化,例如妖獸血脈孕育,部分修士初生即不凡,攜帶神通法印。

更有天地之間孕育而出的奇物和傳承。

道術則是修士創造,是無數大修士總結出的靈力運行之法。

前者並無品級之分,僅有玄妙程度不同。

裴夕禾眸子微閃。

這皓月神通法乃是青玄皓月之中自衍生的,威能潛力極大。

如今雖然斬了金丹妖獸,可也僅僅是露出了其冰山一角。

傳說之中的古神通極為難得,有著通天徹地之威。

足以和道術中最頂尖的源天術媲美。

如她聽過的袖裡乾坤,三十六天罡神通,法天象地,燭龍之眼,這些都是大修士纔有資格掌握參悟的。

可她覺得,手中的皓月神通開發到極致,未必會弱了這些古神通。

她吞下了幾顆丹藥,滋潤乾涸的經脈。

微弱的靈力重新在體內流淌起來。

裴夕禾覺得周身的疼痛緩解了不少。

那雷鵬的雷電之力很強,之前硬捱了它的雷針還殘存在體內,隻去除了七八成。

若不是經過赤水洗禮肉身,剛剛恐怕早就失去了行動能力。

雷鵬的屍身處理暫且不急。

她尋了個僻靜之所,盤膝恢複起靈力。

一點點已經紮根在血肉中的雷針拔除。

這一個過程就足足耗費了三日。

裴夕禾張開了雙眸,左手掌心是一團閃爍的雷光。

雷電之力果然厲害。

那雷光鵬鳥能以此化針,深入血肉,有如鑿骨之痛,也是厲害。

她一揮手,那雷球頓時被甩出,在原地炸裂了去。

如此體內的雷針已經清理乾淨了。

而靈力在數次爭鬥之中,也有了幾分突破中期的態勢。

她揮手,那雷鵬的屍體出現在大地上。

裴夕禾念力延伸探測,手中驚鴻一握,刀光乍現,刺穿了這雷鵬的心竅處。

一顆妖丹被剖了出來。

上麵隻有一道碎裂的痕跡,甚至很小。

雷光鵬鳥太自信了,它覺得自己一個金丹妖獸,怎麼也不會命喪築基之手。

裴夕禾出手又太快,隨心意刀和皓月神通接連而至。

所以它根本來不及自毀妖丹,在死前想要捏碎,可也就勉強留下了一道痕跡。

裴夕禾手中靈光驅散妖丹上的血跡。

深藍色的一顆妖丹上佈滿了繁密的妖紋。

隱隱有著細小的電流在表麵流竄。

這裡麵蘊含那鵬鳥的本源妖力。

想要吞吃她,不也淪為了她刀下鬼。

裴夕禾感應著裡麵精純卻暴戾的妖力。

要將其吸收煉化,轉化做自己的靈力,又得頗為一番功夫。

可這乃是金丹初期妖獸的妖丹,而且品相頗好。

裴夕禾的眼中浮出笑意來。

她或許就可以藉此衝擊築基後期,在一年之內踏入築基第七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