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從剛剛藏身之處站起身來。

剛剛撕開的隱匿符籙都已經逐漸失去功效了。

她舔了舔唇,眼底閃過了些許精光。

金丹的念力極為驚人,全盛爆發,可以橫跨千裡。

若是那雷鵬毫無損傷,自己連氣息都不敢暴露在這片區域。

此刻自己微微暴露出了幾分氣息,已經時刻準備好催發鳳凰飛翼了。

可是過了好一會兒,都無反應。

有些問題就不用再多說了。

裴夕禾從儲物戒裡麵再次摸出了兩張八品斂息符籙。

指尖靈光閃動,注入了符籙之中。

無風自燃,化作了一道灰色的靈紋將她的身軀包裹住。

如此,剛剛暴露的氣息儘數遮掩。

裴夕禾的身體表麵再次浮動起來一層水光。

水光反射摺疊光線,身形從原地隱去。

她朝著雷光鵬鳥氣息最濃重的地點飛掠而去。

………

雷光鵬鳥癱倒在它的洞穴之內。

口中斷斷續續地發出一陣低聲嘶吼,雖低卻尖,擾得其他侍奉在旁邊的妖獸心煩意亂。

可是它們也不敢抱怨。

幾隻小鵬鳥恭敬地用爪子抓著草藥飛來,用力將靈草攪碎,再將草藥團敷到其傷口上。

雷光鵬鳥的傷口一碰到那草藥,草藥汁水消炎殺毒,瞬間讓它感到了劇烈的疼痛。

“啊!”

雷光鵬鳥的兩隻利爪瞬間緊抓成團。

尖銳的嘶吼一下子上飆,震得身周的妖獸都有些精神潰散。

“滾!”

身周的小妖獸都如獲大赦,迅速地朝著洞穴外逃去。

雷光鵬鳥眼中滿是暴虐之氣。

它恨極了。

區區築基血食,也敢從它的口中逃走。

如此狡猾地逃到了那隻潑猴的地域。

那潑猴更是讓它惱怒,居然占著地域優勢生生地將它打成了重傷。

如今它的一雙雷光翼,右翼被撕裂開了一道血口,幾乎像是要連根拔出一樣。

還有那妖猴的靡靡幻音,將自己的妖念之力傷了四五成。

它的心頭宛如被點燃了一把火。

這雷光鵬鳥已經有七八十年冇有受過如此重的傷勢了,更彆提是因為一個小小築基修士引起的。

它渾身的雷電妖力呈現藍紫色,劈裡啪啦,彰顯著其不平靜。

但隨著草藥之力的發揮,幾分清涼之氣在傷口上盤旋。

雷光鵬鳥的暴戾之氣逐漸平息下來。

它閉上了眼眸。

金丹妖獸的肉身恢複力極強,撕裂的傷口也開始有了癒合結痂的態勢。

可是突然,它睜開了一雙鷹眸。

“誰!?”

它周身的雷電妖力暴走。

數道的雷光化作了箭矢爆射而去。

所刺的方向,正是裴夕禾的身形藏匿之地。

那雷電箭矢射穿了那一處空間,卻是一陣水光泡沫。

“是你,人修,你還敢來!”

裴夕禾並不驚慌失措。

她的身形在剛剛被擊穿位置的反方向出現。

金丹妖獸的妖念,就算是傷了四五成,也能穩壓半步金丹的念力。

感知之力本就驚人。

裴夕禾的手中驚鴻刀出現。

不發一言,身姿在空中飛旋了一週,藉著一股衝力,直接朝向雷光鵬鳥的羽翼傷處砍去。

她速度極快,長刀帶著寒冽的光。

雷光鵬鳥渾身的妖力鬥化作了無數的雷針,朝向裴夕禾射去。

裴夕禾以靈力化盾。

金丹妖力終究要比她的築基靈力強上許多,裴夕禾若是護住全身,便必然分薄變弱。

不如凝練出堅韌的守護,緊緊保住身體要害。

她生生迎著那猶如暴雨的雷針而去。

雷電之針穿過了她的身上一些血肉,刺痛無比。

她的眉頭一皺,雷電之力,果然是天地之間極強的力量。

可肉身的劇痛並未滯緩她的身形,體內的靈力在飛速地洗練驅逐流竄的雷力。

她闖過了這雷針之雨,一刀斬在了那鵬鳥羽翼被撼地猿猴撕裂出來的傷口上。

“啊!”

劇痛讓鵬鳥也忍不住尖叫。

叫聲刺耳無比,撕裂著裴夕禾的耳膜。

她的念力湧出,緊緊護住了心神。

身後靈氣翻湧,肩胛骨上的兩道硃紅色羽翼雲紋,頓時宛如火焰點燃一般。

兩道硃紅的鳳凰飛翼頓時凝聚。

裴夕禾身後羽翼輕輕一扇動,便是速度暴漲。

原本要癒合的傷口被插入刀刃後就在淌血。

而此刻藉著速度的衝力,裴夕禾的驚鴻刀劃著而去,直接將整個傷口重新撕裂開。

裴夕禾感知到此鵬鳥的虛弱,心中殺意更甚。

這個修仙界,無可否認有公正和溫情,但另一方麵,也本就殘忍又現實。

弱肉強食,是這世界最先誕生的規則。

裴夕禾不願被魚肉,就要握緊刀刃。

她的身後,一輪清輝彎月浮動。

一身的靈力徹底爆發。

她左手兩指劃過刀刃,幾縷猩紅染上。

火之靈紋在精血的催發下,一刹爆發出遠超平時的威能。

她身形在鳳凰飛翼的加持下,極為飄渺。

手中的長刀斬出層層光刃,天地之間靈氣儘數席捲而來。

泥丸宮的道心清輝散落,引動靈氣潮汐。

一刹那之間。

刀光劃出,直接斬到了那傷口之上。

雷光鵬鳥一身的妖力在那處化作了無數的紫色雷電符文。

宛如一隻由光化做的大鵬,威勢震天。

雷光鵬鳥的神通妖法!

光鵬和刀光相抗衡,彼此消磨。

“人修,你未免太小瞧金丹境了!”

是的,裴夕禾的隨心意刀確實憑藉道心,就是半步金丹也斬得。

可半步金丹和真正的金丹本就是天塹之彆。

裴夕禾的眼眸發沉,依舊不說話。

雷光鵬鳥從驚慌之中逐漸恢複了冷靜。

它依舊落在原地,並未動彈,因為傷勢太重,再動隻會加重。

可就是在原地,它也能以金丹的力量,碾壓這隻築基境界的小蟲子。

剛剛那一刀應當就是這個人修的最強手段了吧。

區區中期,確實能做到這一步已經相當不錯。

可是,不夠!

而裴夕禾身後的彎月卻是突然大放光彩。

她的掌心有著幾縷光輝。

清焰。

流霜。

玄水。

燦星。

幽瞳。

五道道術所化的光芒纏繞著身後的彎月。

一刹那之間,彎月,化作了一輪滿月。

爆發出了燦爛的光輝。

若隻有隨心意刀,裴夕禾如何會憑藉一腔孤勇就輕涉險境?

當她在崑崙內門修行成功玄水燦星後。

皓月神通法,就已經初現雛形了。

她眼眸清冷。

身後滿月入手,宛如一輪鐮刀。

長月。

天輝!

------題外話------

因為今天有課上,隻碼了一章,還有一章明天中午碼完了再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