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放眼望去。

天際之中,有著一隻巨鷹在展翅,它眸中露出凶光。

妖豹身上傳出的血腥氣,便是吸引這妖鵬鳥的引子。

她的眼中生出了極大的忌憚。

這妖鵬渾身的羽絨是深藍色。

翎羽尖銳無比,宛如刀刃一般。

而上麵遍佈著燦爛的雷光。

滋滋作響,雷光炸裂,極為駭人。

一雙鷹眼帶著駭人的威壓。

一刹那,裴夕禾感覺身側的空間都被威壓所攝。

“人修,真是極好的血食。”

人殺妖獸取其妖丹修煉,妖吞修士之體,提升妖力。

這是漫長歲月裡麵兩族建立出的競爭關係。

裴夕禾從未輕視過妖獸。

如今她入這長林,終於是碰上了第一隻金丹境界的大妖。

顧不及散落一地的妖豹屍身,她渾身都做好了逃離的準備。

裴夕禾體內有著鳳凰精血,雖然能夠感受到這股威壓,可是行動並未受到影響。

她認出了這隻妖獸。

雷光鵬鳥。

傳聞是上古大鵬一脈的分支,有著幾分上古血脈,掌控有雷霆之力。

這種力量在修士之中都是少有的。

雷靈根稀少罕見,可其威力也是被認為是最強的。

因為雷霆,乃是天威之力。

它雙翅一張開,便是有著幾道雷光乍現,化作了尖銳無比的光箭射來。

可是原本在它眼中應當被自己金丹威壓威懾在原地的裴夕禾,卻是動作迅捷。

她收起了長刀,腳下青色的乘風道印浮現出來。

身後的一雙硃紅色的雙翼瞬息張開。

她壓製了體內的鳳凰精血氣息,身後的雙翼也是一雙宛如尋常道術的存在。

隻是隱隱散發出的氣息讓這隻雷光鵬鳥感到了忌憚和膽寒。

它詫異於自己的本能反應。

它的眼眸中浮動了深思。

如此,此修士的身上必然有著極大的秘密。

若是能得到,說不定就是它突破到金丹中期的契機。

鷹眸,是無比的銳利,世間少有。

它振翅,飛動起來,宛如化作了一道雷光,恐怖非常。

雷光鵬鳥,在這妖禽之中也是速度極快的一類妖獸。

張開了大口,那三隻妖豹的屍身被一陣狂風吸入,被它吞食了個乾淨。

這鵬鳥的速度和實力具是不凡。

但裴夕禾身後的鳳凰翼,藏著鳳凰一族的大威能。

區區的雷光鵬鳥,焉能媲美?

隻有它的血緣始祖,金翅大鵬。

憑藉大鵬極速,才能在速度上超過鳳凰翼。

裴夕禾的極速不再遮掩。

即便是雷光鵬鳥幾乎都被她甩在了身後。

裴夕禾心底暗自稱讚這鳳凰翼的恐怖之處。

她宛如化作了一道硃紅的流光。

遁離此地。

雷光鵬鳥的眼中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神色。

區區一個築基人修,在速度上居然能夠超越自己?

怎麼可能?

那道術雙翼究竟是什麼東西?

居然能有這般威能。

如是自己得到?

它本就是急速妖禽,得了這神通道術,豈不是如虎添翼,速度飆升?

眼眸之中露出了渴求。

正像是人類修士希望獲得完整的妖丹一窺妖獸神通傳承,而靈智極高的妖獸也會希望窺探修士神魂,得到其修煉道術。

雷光鵬鳥,正是這種靈智極高的妖獸!

它渾身的雷光乍現。

劈裡啪啦,滋滋作響。

宛如燃起了一層藍色的火焰,覆蓋著雙翼。

它朝天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啼叫聲,速度居然是瞬息暴漲。

雙翼掃過的空氣都帶上了細小的電流。

裴夕禾原本即將甩開這隻鵬鳥,心底正鬆了口氣。

可幾個呼吸之間,這雷光鵬鳥似乎就是動用了什麼大手段。

速度拔漲,直追她而來。

裴夕禾咬緊了牙關。

她為了凝結出這一雙鳳凰翼,耗費了五六成的靈力。

剛剛對付那三隻妖豹,也去了兩三成。

如今體內所剩下的靈力不多。

而且,她也不認為自己的靈力鼎盛之時就能激戰金丹。

哪怕半步金丹,她如今都敢鬥上一鬥,可是金丹。

成就初聞道境界的金丹,絕非是靈力更強那麼簡單的。

她本想靠著鳳凰翼逃走,可這鵬鳥窮追不捨。

若是待到半日之後,鳳凰飛翼消散。

自己就真的成了這鵬鳥的盤中餐。

眼眸底閃過了幾分狠意和算計。

這麼想要吃了她,那就要準備好吃下炮仗的準備。

她身後的兩隻硃紅色飛翼拍打空氣,帶起陣陣的風浪。

上麵的一個個符文閃動,排開了氣流,為之加速。

那雷光鵬鳥施展手段之後,速度也就是和鳳凰翼持平。

它雙翼閃動,帶起一陣陣的恐怖氣浪漩渦。

所過之處,幾乎所有的樹木都被儘數掃平。

裴夕禾身形遁入叢林之中,靠著一雙鳳凰翼和靈巧的身法穿行其中,遮掩性極強。

可是雷光鵬鳥卻是分毫不受到影響,直直追著裴夕禾的身形而去。

裴夕禾這才反應過來,鷹類妖獸的視力本就要勝出修者數十倍。

它們的眼睛乃是兩箇中心凹,無論是範圍還是敏銳都遠超人修,加上其恐怖的金丹妖念之力。

幾乎自己在它的眼中無所遁形。

纏繞在叢林之中,反而是白費功夫。

一隻巨大的鷹爪攜著雷光而來,朝著一處樹木儘數壓下。

雷電妖力暴虐非常,而雷可生火與光。

一刹那,居然是將樹木儘數毀去。

直直擊中了其中的一道身影。

裴夕禾的身形卻是在另一處浮動。

瞧著那具被擊中的身影,那是一具水光幻影,不是分身那般可以存在較長時間,隻能短短幾個呼吸。

可是分外有用。

被擊碎的幻影纏繞鷹爪,水汽瀰漫。

六道流霜冰棱頓時糾纏盤旋而上。

瞬息將水汽裹雜著那隻鷹爪冰封起來。

短暫地滯緩了它的動作。

雷光鵬鳥暴怒非常。

“人修,你逃不掉的,隻要你交出你修習的道術,我可以饒你一命。”

隨著風浪傳來身後鵬鳥斷斷續續的聲音,不甚真切。

因為急速飛行的氣浪衝擊,再加上聲音的傳播速度甚至比不上她的飛行速度,自然造成了這般情況。

可裴夕禾管它說什麼,絲毫冇有心思去仔細聽。

她從不信,肥肉到了它的嘴邊,還有不吞的道理。

這隻雷光鵬鳥在覬覦自己的鳳凰翼神通,就不會放過自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