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元尊主閉眸靜思。

天尾乃是大魔。

上古的大魔傳承,鬼門雖為鬼修門派,可也必定是感興趣的。

怎麼會聽任林昭盜走天尾令,投敵桃花塢?

鬼門必定是放任,那他們有什麼更大的圖謀?

片刻他睜眼。

“無需理會鬼門,秣馬厲兵,迎備亂世。”

“鬼門的佈局被我們打破,他們也不敢找上門來。不要多費心神。”

想不出就不想,狐狸尾巴總有原形畢露的那一天。

崑崙實力勝出鬼門,他們不敢造次。

而且鬼門如何盤算,都應當冇有將崑崙攪入棋局的打算。

實力就是一切算計的剋星。

這是崑崙的底氣。

宋燃真之前也是思慮過這些的,他輕笑。

“是,師尊。”

他笑得極溫和,可卻能讓人感覺到那種柔和下無比堅韌的力量。

涵元尊主瞧著自己的弟子,眼底也逐漸浮起了幾分笑意。

短短三百年。

宋燃真一路修仙,道心如長風,無所拘束。破境連連。

即便是兼任掌門之位一百多年,也未曾影響其修為進展。

如今,便已經是揚天下的大修士了。

化神後期圓滿的大能。

元神已經飽滿和一,隱隱有合體之征兆。

或許不出千年,就能再為崑崙添上一位逍遙遊尊主。

“燃真,你且去吧。”

宋燃真知曉涵元尊主還有事情要與奎溟言說,便是身形化作了一縷清風從原地消散。

“尊主。”

奎溟出聲道,他也是清楚涵元尊主支開宋燃真,是有事需要交代他。

“奎溟,你之徒可是天海明珠?”

奎溟麵色不變,眼眸卻是微轉。

“是。”

涵元尊主撫了撫他的花白長鬚。

“善。”

“如今烈陽小世界將出,其中烈焰濤濤,過於恐怖,縱使金丹修者也不敢觸及,卻又隻有揚天下修者以下可入。”

“你且去一趟天海,崑崙願以大代價相換一座無儘冰山的開采。”

奎溟眼中閃動了幾分疑惑。

“可往次?”

涵元接著說道。

“如今亂世將傾,我們需要大能之力。璿璣老祖的九陽訣需要其中的天陽髓玉成就最後一陽,成就大宗師。”

“所以,危險更甚,需要無儘冰水護衛弟子安危。”

“而燃真突破合體在即,此事我便交予你,你此事了後,也滾去閉關,瞧你這修為,都停滯多少年了。”

這纔是涵元尊主對他的正常態度嘛。

剛剛宋燃真在此,涵元尊主對自己也一副仙風道骨,搞得他也不甚習慣。

如今才找到了昔日的感覺。

奎溟剛剛麵上的正經全數消散。

一副笑嘻嘻的模樣。

“尊主放心,交由我,肯定給你辦好。”

涵元唇角帶笑。

“去吧,璿璣老祖儘數給你報銷。”

奎溟嘿嘿一笑。

璿璣老祖和奎溟其實有所芥蒂,要去為他辦事,雖然知道大事大局為重,奎溟其實也有些不大舒服。

也若是璿璣老祖報銷的話。

那不就是給他寶貝徒弟的家族劃拉資源嗎?

璿璣老祖的寶庫可是給他緊著些。

小心他給他劃拉一半出去。

奎溟身形化作幾分水光離去。

涵元坐在原地,此處正是他的居所。

道元宮。

宋燃真和奎溟兩人都走了,此地隻餘他一人。

坐在蒲團上,他輕抿了一口剛剛宋燃真為他所倒的茶水。

茶香清冽,又帶著青竹醇厚挺峻的清氣。

舒服極了。

他看向白瓷杯中的澄黃色茶水,倒映著他的花白模樣。

茶杯中的液麪逐漸平穩下來。

隻希望這世間大亂之後,依舊可以迴歸安穩之態,一切重新歸於興榮。

………………

一間草廬坐落在崇山峻嶺之間。

尋常,有不尋常。

趙青塘朝著身旁的老頭說道。

“師傅,這世道,又亂了啊。”

身旁的糟老頭子比他還邋遢幾分。

他呸的一聲吐掉了嘴裡的稻草。

伸出一隻手,生生撕裂了前麵的空間。

“瞧瞧你個狗東西,連一隻妖鬼都殺不死。”

趙青塘麵色訕訕。

“這不是,這不是念力和修為都被封印到了築基嘛,我感應不到不是很正常嗎?”

老頭子從虛無中掏出了些什麼東西。

收回了手,撕裂的空間瞬間癒合。

“果然啊,你給老子記住這道氣息。”

他的掌心數道黑霧糾纏,化作了一顆黑珠子。

趙青塘接過珠子,暗歎息了一聲。

“此邪物也出來了。”

這正是老者從虛無之中蒐羅出的氣息所凝就。

此物甚至要比妖鬼更加詭異莫測。

天淵鬼妖。

“你出去給老子把這東西料理了!”

“得嘞!”

趙青塘嘿嘿一笑。

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趙晗峰輕閉上雙眼,這狗東西不知道這片區域是他們師徒倆照著的嗎?

找死。

………………

在叢林深處。

一個身形矯健飛躍,正是裴夕禾。

她身後有著三隻豹妖在追殺。

裴夕禾手中長刀緊握。

她行動迅速非常,腳踏筆直的樹身,身形瞬息倒轉,反方向持刀而去。

藉著腳踏樹乾的衝力。

她一刀出其不意就插入了一隻豹子的腰腹。

長刀撕拉,直接將腹部開了個巨大口子。

血流噴出,沾染了裴夕禾的些許衣衫和肌膚。

而驚鴻寒鐵所鑄,刀身有著一層潤物,血滴無法粘連,儘數脫離。

裴夕禾拔出驚鴻,在那妖豹痛吼叫的那一刻。

她刀影連出,身形翻飛,避開了其他兩隻妖豹利爪的同時,斬落了這隻豹子的頭顱。

三去一成二,攻勢瞬間輕鬆下來。

裴夕禾左手指尖有著六道冰棱流霜飛射而出。

帶起來的尾光分外燦爛。

卻是有著驚人寒氣從中爆發。

直接滯緩了身側襲來的妖豹。

長刀頓插入其脖頸。

這驚鴻長刀耗費了她大量的靈石,使起來也果然是猶如熱刀入牛油,絲毫無阻。

最後的一隻妖豹周身的妖力是最強的,築基中期妖獸。

隱隱有著築基後期妖獸的氣勢威能。

裴夕禾身上的靈力也是刹那爆發,刀影重重,數道刀光爆發。

刀罡驚人,和那妖豹身上的妖力形成符文相撞。

儘數斬碎了去。

直接將豹子斬成了兩半。

裴夕禾的心中舒了口氣。

可是突然,天際有著一聲啼叫,尖銳非常。

------題外話------

我努力了,但還是失敗了,嗚嗚,我現在碼字的感覺就是把一個漢字寫了十遍以上,已經感覺到了和電腦碼字係統,相看兩生厭了,嗚嗚嗚,十章還是太困難了,但是會更八章的,還有兩章在努力中,碼完了就立刻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