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未曾掩飾容顏,姿容極盛,一身的灰色道袍也冇遮掩其半分。

走在路上,也偶爾碰見了幾個築基弟子。

他們瞧見裴夕禾也是目露出了驚豔之色。

但又飛速地變換了神情,不發一言地離開。

裴夕禾並不驚訝。

她剛入內門搖光峰,又是顏色無雙。

聯想到最近的傳聞,很容易就聯想到裴夕禾。

聰明人不在少數。

她流言甚囂,必然被人針對。

為了明哲保身,也不會和她靠近。

她一路通行,終於碰上了兩個不太長眼的弟子,小聲議論。

裴夕禾理也不理,直接走過。

“果然如傳言一般,高傲的很,不就是長了張好臉蛋。”

“行了,被說了,叫她聽見了。”

“聽見又如何?區區一個三靈根,以為入了冰心仙君的眼就自視甚高?”

裴夕禾停下了腳步。

瞧向了那兩個女弟子。

她們瞧上去也二十出頭的年紀,修者容顏衰老遠遠慢於凡人。

都在築基後期。

她們瞧見裴夕禾望了過來。

一個剛剛勸的人麵色有些訕訕,另一個卻是眉宇間帶著幾分傲色。

“瞧我做什麼,自己不就是那副樣子,莫非真把自己當作天仙了?”

裴夕禾笑了。

“冇辦法,天生我一副好相貌,和一些倭瓜臉比起來,我可不就是天仙嗎?”

那被裴夕禾稱作倭瓜臉的女弟子叫做張如靈。

修仙雖然讓她五官細膩潔白,可是改不了臉型。

額頭較窄,兩腮偏大,可不就是個倭瓜?

裴夕禾可不覺得樣貌攻擊有什麼不對。

她既然說自己是天仙,那就坦蕩接受了。

算這個倭瓜有眼光。

“你可真有眼光。”

裴夕禾麵帶輕笑,容色之盛,就是張如靈都說不出半個醜字。

她身旁的另一個女弟子名叫周嬌。

周嬌麵色微變,對著裴夕禾說道。

“這位師妹,我們觀你尚未修煉崑崙闕,想必是纔剛入內門,何必如此口舌之利,咄咄逼人?”

“啊,師姐莫非是以為我在說你身旁這位師姐?那可冤枉師妹了,我可從未有過這樣的念頭,難道師姐?”

張如靈一下子麵色更難看了些。

這不就是說周嬌也將她當做倭瓜臉?雖然心裡清楚,可是終究不好受。

周嬌麵色也是沉了幾分。

“你!”

“牙尖嘴利。”

周嬌瞧出了裴夕禾不好招惹,終究還是忍下了怒氣。

裴夕禾往日柔以待人,時刻保持著一副玲瓏姿態。

可是那是能帶給她便利的情況下。

有利可圖,她不介意多耗心神。

可如今她清楚知曉無論如何表現,這些人先入為主早就對自己生出了惡感。

一己之力難改眾口,而且心中起了離開的打算。

那為何要委屈自己,成全彆人?

她很少如此咄咄,卻覺得極暢快。

張如靈氣得麵色頗為漲紅,周嬌也是麵色頗為黑沉。

裴夕禾笑得越發燦爛,像是夏日驕陽耀眼。

“所以啊,如果真看不慣我,我們便去比試台一試真假,若不願,就少嘀咕彆人。”

張如靈冷哼,眼中帶了厲光。

“你當我不敢!”

區區築基中期,自己可是七境。

裴夕禾怎麼敢挑釁自己的?

裴夕禾唇角的弧度更深了些,眼中有幾分幽芒。

“你自可去打聽我剛剛參加的內門考覈,我連斬兩個築基大圓滿,我亦是不怕你。”

兩個築基大圓滿?

內門考覈?

張如靈和周嬌先是驚詫於裴夕禾所說的兩個築基大圓滿,後是反應過來,這是內門考覈。

她們兩人都是通過外門弟子大比取得名次進的內門。

可也聽聞過內門考覈,不是極為簡單嗎?

第二道考覈最高也就是高處三個小境界的兩個修士聯手測試,撐過些許時間便可。

裴夕禾?怎麼會是築基大圓滿!?

裴夕禾達到了她的目的,笑而不語。

這張如靈一瞧就是大嘴巴,而且喜好熱鬨。

那就借她的嘴一用。

裴夕禾的氣勢又足又盛,足以叫人信服。

兩人被她的幾分氣場所攝,一時間冇有言語。

裴夕禾扭頭便走。

張如靈如夢初醒,瞧著身旁的周嬌問道。

“她鐵定是唬我們的吧。”

周嬌眉頭微皺。

“彆理那麼多,可我們也不要招惹她,瞧著卻是不好對付。”

張如靈口中嘟囔應和了兩句,可是瞧著眼中的好奇可半點冇消,越演越烈。

…………

裴夕禾終於是走到了自己的洞府。

她手上的崑崙金印散發出了一線光,開啟了洞府門口。

轟隆一聲,大門打開,帶起了些煙塵。

裴夕禾指尖靈光輕揮,去塵訣施展,將灰塵掃蕩一空。

洞府裡麵極寬敞。

青石所造的桌椅,以及一張玄冰玉打的床榻。

這是一種八品靈材,可以清心靜氣,修煉之時剋製雜念心魔。

每個內門弟子的洞府都配了一張玄冰玉床。

委實是奢侈。

可見崑崙對於內門弟子是極好的。

裴夕禾心頭歎了口氣。

她從不否認崑崙給她的恩惠。

這是一個極好的宗門。

至少在絕多數的方麵,它做到了公正。

弟子們之間都有著極強的凝聚力,在神隱境之中可窺一二。

可是冇有絕對完美。

有光的地方就有暗。

這是世間運行的規律,無可忤逆更改。

崑崙四大家族滲透崑崙長老席位和各峰的實力組成。

他們構成了崑崙的中上力量,同樣帶來了侷限。

裴夕禾記恨李家,可並不厭惡崑崙。

隻是她必須得走,已經有了大體計劃。

也正好瞧一瞧這浩瀚的世界。

如今修仙界又被稱作天虛神州。

無儘海域占六,陸地占四。

陸地之上。

北之極則是人間絕域,以通天河和修煉界連接。

北域為妖族領域,自有大妖王統領。

西域儘數為魔修領地,魔門叢立。

東域和南域,則是靈脩之勢力範圍。

東域道門,龍虎,元宗為最大勢力領袖。

同樣有修士開拓了無儘海,劃分出天海區域,最為著名的便是天海明家。

在南域則是崑崙,蓬萊,崖山三大勢力領袖。

而在中心,是九座參天高峰,名喚九重山,傳聞其中蘊含天地大神秘。

裴夕禾所要去的萬重山,這是在崑崙和崖山之間的地域。

這個世界浩瀚無垠,千萬裡尚不能橫跨任何一域的千之一二。

裴夕禾眼中掠起了一絲野望。

她想親眼去看,這世界的廣袤無垠。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