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崙內門,是整個崑崙仙門真正的核心。

每個弟子都是築基及以上的修為。

甚至有著金丹初期,金丹中期。

而到了金丹後期,就可以選擇成為崑崙長老,獲得收授弟子的權力。

被長老所收弟子即為真傳弟子。

崑崙長老由自己的靈力和念力結合,凝鍊出的這一枚金令,便是向弟子發出邀請。

裴夕禾握著手中的金令,有幾分喜色在眼中蔓延。

她的內門考覈已經定在三日之後了。

分為兩個環節,一是驗明正身和修為檢測。

這二便是與內門弟子交手,展現戰力,從而也可以證明自己不是靠吞服丹藥或者歪門邪道強行突破築基的。

裴夕禾之前和師兄們打聽過,都頗為簡單。

手中的金令傳出溫厚的氣息。

在其柄處有著四個小字。

玄源,李槐。

這便是長老的封號和名諱了。

觀此金令上的醇厚氣息,加上整個金令的上下細節無一處不精緻。

想來應當是金丹大圓滿,或者是元嬰真君。

裴夕禾在神隱境之中表現得其實極佳,她為奪下涅槃草出了大力氣。

自己更是藉著其中的天地規則缺漏突破到了築基五境。

雖然旁人不知道清姝一杯酒幫她洗去了體內虛浮。

但單是她的年紀,就算再用個十幾年打磨虛浮靈氣,那也是不錯的。

假以時日,以她如今的進度必能在百歲前結丹。

有長老願意提前收她為徒,並不奇怪。

裴夕禾的眼中微微浮動了幾分暗光。

李槐?

她的六感極為敏銳,有著幾分不對勁的感覺在心頭盤旋。

徒弟拜師傅,師傅收徒弟,這是一個雙向的過程。

在修仙界,師徒關係比親子之羈絆更深幾分。

裴夕禾總歸得慎重些。

若是接受了一個師傅,就不得另尋他師,否則便是背信棄義,甚至魔域之人都會不齒。

兩者算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裴夕禾收下了這枚金令,放入了儲物戒之中。

屆時再看吧,被收為真傳弟子雖好。

可若是冇有碰上好師父,是不如當個逍遙些的內門弟子來得痛快的。

………………

“廢物。”

輕描淡寫的一聲落下,卻是讓跪在森冷大殿地麵上的七個人宛如湧現了徹骨的寒意。

幾縷黑煙從王座之上的男子手中飄散出來。

緩慢地攀上了這幾人的身軀。

“啊。”

終究還是冇有忍住發出了一聲慘叫,再看那人,已經被黑煙腐蝕得有了大半的白骨。

如今之所以還有一口氣慘叫,全因他修為深厚在延續生命。

牧笙赤眸銀髮,俊美卻蒼白的臉上瀰漫著的是漫不經心,卻在頃刻之間化作了森然殺機。

“既然你們遲遲找不回種魔,也無法確定誰是它的新主人,那就都去死吧!”

隨著幾聲慘叫,眼前的七人儘數化作了一具白骨。

而黑煙並未散去,七具白骨上的煙氣凝聚在了一起。

自其中生出了七道虛無身形。

鬼王。

牧笙生生磨滅了這七人的血肉,強行拔出魂魄,抹去神智。煉製成了手中的鬼王。

他從王座之上站起身來,銀髮散落,赤色的眼中帶著全然的陰翳。

薑家和陸家,委實太難對付了些。

想要越過兩大家族對薑明珠和陸長灃動手,搞清楚是否是他們其中一人得了種魔,都太難了。

一想到此,他內心就難壓火氣。

這些蠢貨廢物。

林昭叛逃出鬼門,卻攜帶了神秘木盒隱匿著種魔,這本就是他有意為之。

本就想讓他去桃花塢,自己將計就計。

卻是被打亂了棋局,自己落得個滿盤皆輸,什麼佈置全被化作飛灰。

讓他怎麼不恨?!

還搭進去了一枚天尾令牌。

便宜崑崙了。

牧笙抬頭看向殿內頂部。

那是一副壁畫,卻又像是實物,是漫天的星海,閃爍著無數的輝光。

在群星掩映下,細細看去,有著數個黑色眼眸潛藏其中。

“這天地將變,也彆怪我鬼門無情。”

………………

裴夕禾尚且不知道自己陰差陽錯逃脫一劫。

她盤膝閉眸,內視體內。

在泥丸宮內,一枚清輝種子下,一朵銀紫色的曼陀羅正開得盛豔。

自裴夕禾凝結道心之後,此種魔化身的曼陀羅就從丹田之中離去,一路直入泥丸宮內。

然後吸收著道心散落的清輝,越發開得奢靡。

裴夕禾心中生出了幾分期待。

銀紫色的曼陀羅已經開到了最為繁盛的時候了。

也就是,種魔被她的道心之力徹底開啟,可以踏入第一境。

凝道心。

一刹那之間。

隨著她心神的湧入,曼陀羅刹那散成了無數的光點,將其意誌全部包裹。

裴夕禾睜開了眼睛,露出了幾分瞭然。

這第一境界便是將修者的道心作為基石。

以種魔之力幻化出無數的幻境鬼魅,磨礪道心。

說起來和千幻玲瓏有著很大的類似性,可是千幻玲瓏需得破陣而出方可擺脫幻境。

種魔之力卻是可控的。

雖同樣潛藏著風險和危難,可是在一次次的磨礪之中。

道心越發不可摧折,堅如鎮天磐石。

這本就是天大機緣所在。

當道心趨近完美,才能進入第二境:生魔種。

她眼底露出了幾分輕鬆。

在第一境依舊是靈力,隻有踏入第二境種下魔種,纔會開始衍生魔力,如此甚好。

而且作為絕世魔經,此訣自有無限神妙。

在一次次的種魔之力構造幻境之中,她也將逐漸把念力化作種魔之力。

待到她第一境大成,一身念力皆可種魔。

對於敵人,這就不是簡單的幻境之力,而是心魔之力。

是一種大神通手段。

她閉上雙眸,沉入心神,摒除雜念。

種魔之力縈繞著清輝道心,銀紫色的光輝構建出了第一座幻境。

裴夕禾縱然知道其中潛藏大風險。

若一個不慎,也是會落得如千幻玲瓏之中道心崩碎的下場。

可是她就會不去修煉?

傻子纔不修煉呢。

這仙路上本就冇有輕鬆的道可以走。

種魔遠超她如今修煉的一切功法,重在道心意誌,體悟心境。

若她的心境大大提升,自然會帶動修為的增長。

或許不出一年,就能突破眼前的一道坎。

從五境巔峰提升到築基六境。

------題外話------

家人們,我解釋一下上一章出現的神秘人,是一個大鋪墊,要串聯前後文的,所以我先把他提出來遛遛,女主現在已經和陸長灃徹底了結,接下來都是她的事業線了,女鵝全心全意事業腦。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