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說不出心中的思緒紛亂。

她很明確自己確實在此刻對陸長灃動了心。

她就是個俗人,裴夕禾從冇認為自己是什麼不食人間煙火的脫俗仙子。

人就會有七情六慾,會有喜怒哀樂。

陸長灃很好,動心並不丟人。

但真的彼此確定心意而在一起,她卻依舊覺得有些迷惘和思緒混雜。

所以她想要考慮,把自己的心完完全全地捋順,再給陸長灃答覆。

陸長灃眼底的忐忑已經褪去,帶上了淡淡的笑意。

是壓不下去的喜色。

他清楚地感覺到了,裴夕禾也對他動了心,她也坦白地告訴自己。

她說需要考慮,他就願意給她時間。

他麵色微紅,唇角忍不住地上揚。

“好,你若是要考慮,我自然等你。”

裴夕禾暫且壓下心頭翻湧的複雜思緒。

對著他微微一笑。

但她低垂著眼眸。

“這雪鴞天魄和歸鴻刀,你先拿回去吧,我終究受之有愧。”

裴夕禾雖然小氣計較,愛好靈石,可也並非不擇手段之人。

陸長灃因為心儀她而願意贈出雪鴞天魄和歸鴻刀。

可她尚且冇有理清楚自己內心的複雜想法,不能給出他真切的答覆。

若是接受這兩樣奇寶,似乎就已經說明自己已經潛意識地接受了。

終究有幾分道不明的尷尬和難堪。

她做不出這種事情。

陸長灃眼底微微一暗。

“歸鴻刀可以先由我拿著,可是你體內的天瀾六印不能拖。”

“你先接受雪鴞天魄好不好?”

“我並非是在逼迫你,即便是你不願意接受我,這天魄也是我決心要交來助你度過體內金焰難關的。”

裴夕禾聽著這話,終究是心裡發軟。

可是依舊影響不了她的決定。

她搖了搖頭。

“不差這些時候。”

她聲音不重,但卻透著決絕之意。

在冇有做出決定之前,她不會接受陸長灃的任何東西。

陸長灃聽了出來。

他微抿了抿唇。

心頭生出一分歎息。

“我等你。”

他眼睛注視著裴夕禾。

劍眉星眸,原本頗帶寒氣的清眸帶了柔和,有著情意在這雙眼中流出。

裴夕禾點了點頭。

她心頭因為陸長灃亂得很,若是他在此,隻怕是自己也無法冷靜思考。

心中歎了口氣,但還是開口道。

“師兄,若是無事,便是先走吧,我真的需要好好思考此事。”

陸長灃捨不得她為難,點了點頭。

他從衣袖之中取出了一枚玉玨,交到了裴夕禾手中。

裴夕禾抬手接過來,觸手生溫,是塊好玉。

“我不打擾你,待到你想清楚,便捏碎這塊玉玨,我自會跟著它的氣息前來尋你。”

陸長灃已經確認了裴夕禾同樣對他心中產生了心動和若有似無的情意,心中安穩了許多。

他眼睛像是在閃著光,冰化成了水。

“那我便走了。”

裴夕禾點了點頭。

待到他的衣角消失在了門扉邊,她坐在椅子上,輕趴在桌子上。

她覺得她的思緒好混亂。

裴夕禾向來比同齡人要更聰慧,更成熟幾分。

若是旁的若她一般的少女,得了心儀之人的告白,還如陸長灃這般豐神俊朗,少不得春心四漾。

可是裴夕禾雖然心動,卻依舊清楚地意識到他們之間存在的壁壘。

情感和心動矇蔽不了她的理智和思考。

她是從凡人絕域爬上來的小弟子。

而陸長灃是陸家少主,他們一脈百年難見的仙胚。

他的天賦,出身,前途,都是此刻她無法媲美的。

他本就註定不凡。

這就是無比真實的差距,而不是簡單一句,你喜歡我,我喜歡你,我們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在一起。

何況她根本就不清楚陸氏若是知道他喜歡自己,態度會是如何的。

…………

陸長灃抬出了門扉,唇角終究還是不自覺地帶上了喜意。

裴夕禾向來玲瓏,卻願意向他坦蕩,坦蕩地告訴自己她也心動了。

不是他在一頭熱,而是他們彼此動心。

這就已經足以安定他的心了。

他合上門扉,抬腳離開此地,帶著幾分暢快和歡愉。

築基禦空,他騰空而去,朝著內門回去。

他等待著她的迴應和決定。

而一個人從對門走了出來。

孟茯苓麵色難看至極。

她的眼睛裡麵閃爍著妒火。

剛剛的人,她如何不認識?

那是當年他們這一批弟子之中,還冇入內門,最閃耀的少年仙君。

冰心陸長灃。

她當年少女慕艾,自然也是仰慕過陸長灃的,無論是他的風姿還是那絕頂的家世。

剛剛陸長灃唇角的笑意她看得分明。

女子對於情緒遠比男子細膩。

那是喜歡。

喜歡!?他居然喜歡裴夕禾?

她難說心頭是什麼感覺。

既感到對於裴夕禾的忌憚,理智告訴她絕不可能再得罪已經成了築基修士的裴夕禾。

可是憤怒和嫉妒宛如烈焰一般灼燒她的心竅。

世界上能掌控真正掌控自己情緒的人,太少了。

孟茯苓眼底變化明顯說明瞭她不是。

居然真的叫這個賤丫頭,一步攀上了登雲梯!

良久,她纔回眸不甘地望了一眼裴夕禾居所的門扉。

………………

裴夕禾心頭思慮著陸氏,可也冇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當她門扉被敲動,陣法顯示有人造訪。

裴夕禾心頭生出了幾分不安,可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不至於連麵對的勇氣都冇有。

她打開了門扉。

是一位極美的女子。

或者應該說是三四十歲的夫人。

隻是年齡完全冇有消去她的美麗。

她的身邊跟著兩位侍女,姿態恭敬,顯然是有著良好的教養。

裴夕禾並不認識。

“你是?”

美婦人揚起唇角,輕笑了一下。

“你好,抱歉打擾,我是,陸長灃的母親。”

“可以和你聊聊嗎?”

裴夕禾心頭生出幾分慌張和侷促,但她長了十幾年練出來的心性不至於在此刻丟臉。

她勉強揚起唇瓣迴應。

“寒舍簡陋,夫人來到蓬蓽生輝,自然是萬分願意的。”

她姿態不至於低微,帶著客套的禮數,也並冇有顯得過於慌張。

左青瓷的唇角微勾了一下。

便是踏入了此地。

她冇有特意打量這周遭的佈局,那不是她做得出來的。

但卻能清楚地感受到一股周圍佈局的簡潔卻融洽,不讓人覺得不適。

“夫人請坐。”

左青瓷坐到了椅子上,她的傾城麵上展露了幾分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