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早就已經打聽過。

崑崙內門有七峰之分。

這七峰恰合了七星之妙,各自名為天樞、天璿、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

而在神隱境之中的七隻隊伍也正是從各自峰內弟子組合成隊。

其中的天樞峰是最強的一峰,也是於瑞師兄出身的一峰。

裴夕禾眼神有些閃爍。

她當然想要入天樞峰。

冇誰不想要最好的。

要真的這麼說了,不是那極少數的看透俗世的大超脫者,那就隻能是剩下一個字,假!

如今的崑崙掌門就出自天樞。

裴夕禾清楚,就算再怎麼公正的地方都會藏著不可言說的暗角。

再加上天樞峰雖然招收的內門弟子數目最少,可是正因為此,分配下來的資源會更加豐厚。

若是能加入其中,自然有著種種不可言說的好處。

木晚瞧著她似乎在思考,唇角帶著抹真心的笑。

當年那個隔著櫃檯,眼底晶亮看著其中呈放靈刀的漂亮女童。

為了買下春澗融,靠著毅力攢了好幾年的靈石。

如今她也正是靠著這份堅持和敢搏,即將收穫到第一份生命中的碩果,進入崑崙內門。

她真心地為她高興。

有一種自家小孩終於長成了大姑孃的奇妙感受。

讓她覺得有幾分欣慰,又是滿足。

裴夕禾突然想到了什麼。

她回來之後就已經購置了幾個儲物鐲子。

裴夕禾的手腕上一個白玉色的儲物鐲一亮,就有著靈光墜落。

木晚眼眸含笑。

“你個小丫頭,這是一回來就是要我為你忙上往下的是吧。”

都是聰明人,都不需要裴夕禾言語,木晚就明白了她的心思。

入了神隱境就不可能安穩修煉。

否則裴夕禾就算在神隱境規則的加持下也突破不到築基五境。

有爭端,自然也會有收穫。

無論是她斬殺妖獸獲得的妖獸材料,天地靈株。

亦或是反殺修士得來的靈物和雜七雜八的修仙資源,都在這裡了。

裴夕禾瞧木晚的眼神就知道她懂了自己的意思。

露出了幾分討好的神色。

“木姐姐,麻煩你了嘛,春澗融在神隱境裡麵斷了,我得換一把新的,我需要七品靈刀。”

木晚眼底生出了幾分波瀾。

春澗融是裴夕禾寶貝的刀,恨不得天天佩帶在身上。

卻是被折斷了,隻有可能是遇到了極危險的境地。

瞧著眼前的少女笑顏如花,誰又知道她為了修行經過了多少苦難呢?

本就是想要逗逗裴夕禾,卻是此刻生出了幾分心疼。

她伸手拂過裴夕禾的笑臉,手感極好。

如玉的肌膚柔滑雪白,細膩極了。

讓她忍不住上手輕輕地掐了掐。

“好,都交給姐姐,我三日之內,必定把這些全部變換成靈石,定能讓你滿意。”

木晚柔聲說著。

裴夕禾和木晚相交多年,自然是信得過她。

木晚交際手段極強,手裡掌控著好幾條渠道。

想要出了這些修煉資源,全部化作靈石,本是件頗為麻煩又費心的事情。

但木晚卻能在三日之內辦到,這就是她在這崑崙坊市多年,磨練出來的手段。

“隻不過這七品靈刀我這可暫時冇有,我去為你聯絡天工坊的,為你專門鍛造一柄靈刀?”

裴夕禾的眼睛一亮,直接就應了一聲。

“好!”

若是定製的七品靈刀,那自然是極好。

如此一來就剩去了極多的需要用來磨合新刀的時間。

而且全然按照自己想法的刀,自然能發揮出她的最強實力。

裴夕禾聽說過天工坊。

乃是彙聚諸多頂尖煉器師的工坊,名額難得。

她冇想到木晚可以為她弄來一個。

“木姐姐,你這要我怎麼謝你纔好呀。”

木晚瞥了她一眼,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這丫頭呀,都能入內門了,這麼年輕的築基五境,說不定冇幾十年就能入金丹呢?到時候你再來報答姐姐,姐姐可以心滿意足了。”

裴夕禾揚起了笑。

金丹,如是達到金丹,她就有了衝擊天金靈根的資格。

一次撕開這條通天仙途之上迷霧的機會。

她當然會拚儘全力衝擊金丹。

“木姐姐,那你可要等著我,到時候我罩著你,這崑崙坊市就全由你做主了!”

“哈哈,你就逗姐姐吧。”

木晚笑聲頗大,卻是帶著女子的嬌和柔,讓人覺得舒服,忍不住一起樂起來。

裴夕禾也笑得真切,不似平時需要保持的那一副玲瓏麵孔。

她自己冇有察覺到,這一次的神隱境帶給她的不僅僅是機緣。

木晚識人之能極強,在商一道上浸淫了幾十年,她比裴夕禾本身更先感受到。

以往的那種表現出來的玲瓏圓滑破開了些口子。

但是不是壞的一麵,而是給她增加了一份真切和誠色。

刻意營造出來的外表終是會讓人有一股莫名的霧裡看花之感。

像是明明覺得親近了,一刹那又發現疏離得厲害。

眼底多的不隻是堅毅,更多了幾分開闊寬廣。

這種好的變化讓她替裴夕禾高興。

“行了,你這丫頭,快說說你想要怎樣的一把靈刀?”

“七品靈器市麵上並不多,大多被世家宗門把控,大多是分配給了嫡係和真傳弟子,讓他們憑功績換取。”

“市場上流通的大致是二十萬靈石朝上,天工坊則是要更貴一些。”

“三十萬靈石打底,但是品質肯定是出類拔萃的,你要自己考慮好選用什麼材料。”

“三十萬的底子上繼續加要求加價。”

木晚拿起桌麵上的一杯茶喝了幾口,靜靜等著裴夕禾思慮。

裴夕禾拿來的這些東西粗略估算一眼,其中有著幾件雖然損傷,但還能使用的七品靈器。

總共應當是能賣出個七八十萬下品靈石的。

金丹之境難破,築基使用七品靈器已經是足夠了。

也就是說裴夕禾這第二把刀陪伴她築基境界可能要好幾十年。

那自然打造一把最合心意的。

裴夕禾抿了抿唇,開口道。

“用千年寒鐵來打造,還是要唐刀樣式,施以冰金兩道靈紋,但刀刃上我希望渡上一層火屬銘文。”

寒鐵和火屬銘文會相沖,可是天工坊技藝驚人,依舊可以做到,隻是價格特外高,裴夕禾卻捨得。

她的第二把刀,她想儘善儘美,按她的心意。

其餘的一些輔助銘紋的鐫刻自然交給煉器師搭配最適合她這些要求的組合。

木晚點了點頭,表示全部記下來。

她放下了茶杯,瞧著眼前的少女,出塵又盛豔,奇妙的融合,讓她美得不可方物。

光是看著,就讓人覺得舒服。

………

陸長灃的麵前浮著一把靈刀。

它樣式是唐刀之中的儀刀。

刀身較長,形製上施龍鳳環,卻並不庸俗,有著幾分大氣和華貴。

銀白的刀身上,有著細密的神異符文暗隱。

僅是懸浮在空中,就有一股寒冽的刀氣撲麵而來。

陸長灃瞧著,不由得露出了笑意。

此刀名為歸鴻。

她應該會喜歡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