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腳上踏著青色的乘風道印。

異變的妖獸太多了,加上她速度極快,並冇有造成身邊冇有一隻妖獸的異常表現。

但是隨著裴夕禾的接近。

薑明珠明顯感覺到正在圍擊她的妖獸似乎攻勢弱了幾分。

因為它們在發自本能地對那股金色火焰退讓和恐懼。

薑明珠眼底一閃精光。

身周青絲所化的猶如青龍的通天藤蔓驟然纏繞這些妖獸。

咻!

接連幾道破空的聲音,將這些妖獸抹除。

裴夕禾這時候已經來到了薑明珠的身側。

揚起小臉對著薑明珠璀璨一笑。

薑明珠知道她為什麼笑得這麼燦爛。

三十萬下品靈石,對她或許不算什麼。

畢竟她薑家出身,從修煉開始使用的就是中品靈石。

可是對裴夕禾而言卻著實是一筆橫財。

明明是貪財的表現,可是裴夕禾笑容明媚,眼神帶著幾分清澈。

偏生叫人討厭不起來。

裴夕禾笑著開口叫了一聲。

“師姐,我來助你。”

薑明珠冷哼了一聲。

瞧見了正在往這邊靠攏的陸長灃和明琳琅,她哪裡不知道裴夕禾應當也傳音給了這兩人。

畢竟當初救她的時候這兩人纔是全力施救,裴夕禾投桃報李也是應當。

確實。

明琳琅和陸長灃都清楚她身上融合了一滴鳳凰血,封印著那恐怖的神秘金焰。

裴夕禾靠向薑明珠的時候,就給兩人傳了音,說明緣由。

他們二人雖有手段護身,可是難免出現什麼損傷和意外,和她處在一塊必定安全不少。

不是裴夕禾不願意護佑搭救其他弟子。

可是此事本就蘊藏她身上的秘密,不可言說,對她而言,最重要的終歸是自己。

死道友不死貧道,裴夕禾年紀雖小,可頗有幾分無師自通。

明琳琅和陸長灃行動遮掩,冇有刻意接近叫人察覺。

隻是似乎被這些妖獸衝撞就不自覺地朝著她和薑明珠的位置靠近幾分。

薑明珠此刻靠在裴夕禾身邊,心底也是暗舒了口氣。

三十萬下品靈石就算是再乘以一個十都抵不了自己的護身秘寶。

她其實剛剛感知到陸長灃似乎傳音給了裴夕禾。

可是怎麼吸引裴夕禾過來,她比任何都清楚。

畢竟,她可是手握話本的女人。

雖然這話本之中不可儘信,有些事情更是模糊,語焉不詳。

像是提到了神隱境似乎有異動,可完全冇說是妖鬼這般大凶險。

但終究是有些能對的上的。

像是裴夕禾的一些性格,貪財。

卻和話本中描述的感覺不同。

有些人的利慾薰心她在薑家不是冇見過,讓人生厭。

可是也有一些人貪財卻讓人覺得頗為有趣。

裴夕禾就是這樣的人。

之前摸了江柯的一身儲物法寶。

她自己承認不道義,可裴夕禾本也冇有救助江柯的義務。

而且當時江柯看上去就是要馬上嗝屁了,她也冇法子救助他。

她覺得平白遺落在那裡,自然不如自己取走。

之後誤打誤撞救了江柯,驅逐了金光氣,就權當作救命報酬了,縱使江柯醒來也說不出半個不字。

她不會因為想要靈石就去機關算儘,或者謀財害命,但能夠抓住的機會,她都不會放開。

愛財愛得坦蕩直率,這就不算討人厭。

薑明珠身周的妖獸攻勢減弱。

忌憚著裴夕禾身上的金焰氣息。

她的眼底一閃亮色,數道猶如蛟龍的藤蔓捆綁要竄逃的異變妖獸。

這下是真的舒服了,剛剛被這些妖獸圍毆的火氣散了不少。

不會攻擊的妖獸就是被拔了牙齒,剁了厲爪的老虎,完全不足為懼。

隻要她們動手的速度夠快,旁人就看不出她們身周這些妖獸的異樣。

她瞧向了裴夕禾,看見她身後的一輪彎月蔓延出三道月光鎖鏈,束縛妖獸,冰火雙力加持的靈針刹那擊殺。

心底不禁暗道裴夕禾也是好手段。

毫無背景的出身和中上的天賦,她也是走到瞭如今的地步。

裴夕禾靠近一隻妖獸,那妖獸抬起爪子,想要轉身逃竄,還未動作。

一道驚人的劍氣就已經接連掃過它的首胸兩個地方,轟然倒地。

倒像是妖獸正要揚起爪子對裴夕禾動手,而她被搭救了一般。

明琳琅對著她輕點了下頭,唇角含著幾分笑意。

她曆來冷淡,尋常宛如冷玉寒色,此刻倒是頗有幾分明玉生光的溫潤。

裴夕禾朝著她揚唇一笑。

“明師姐。”

還有一道人影接著而來,陸長灃身側兩道傀儡掃開了一條道來。

他足尖連點幾下,和他們三人彙合。

但看向裴夕禾頗有幾分疑惑之色。

裴夕禾傳音給他,讓他頓時明白了她身上金焰的作用,自然不需要他的庇護。

可是什麼時候,她和薑明珠的關係那麼好了?

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裴夕禾不是和薑明珠變得關係親近無比。

而是對那三十萬靈石實在愛得深沉。

他們四人重新彙合成了個小圈子,周圍的弟子也不少聯合起來一起殺敵。

三人都有心為裴夕禾遮掩身上的異樣,紛紛主動出擊,困住想要逃竄的妖獸,以雷霆手段擊殺。

彆說,當妖獸不再主動攻擊甚至還手,有著黑紋加持,皮糙肉厚,倒是格外適合拿來對練。

他們感到鬥法之中,體內的靈力不斷運轉,被凝鍊得越發精純。

使出的法決也是越發迅猛自如,得心應手。

而他們這些弟子的戰場還在繼續。

幾個隊伍領袖身為最強戰力卻是已經淩空。

他們身前的是一個黑色的液體人形。

無一個人眼中冇有露出忌憚嫌惡之色。

這妖鬼長得實在是太醜了。

雙手雙腿似乎都不是同長短的,五官更是宛如亂湊出來的。

而且一身的氣息帶著讓人心底生厭的血腥和腐臭。

妖鬼瞧見了他們眼底的嫌惡,心中大恨。

都是那青衣刀修斬掉了它十之**的本源。

若非如此,它突破元嬰就已經能凝結出真正的人形了。

但也無妨,這幾人修為精深,根基底蘊都是上乘得無可挑剔,對它而言就是極品補物。

吞吃了他們,再吃了這些數目眾多的普通弟子,自己自然恢複到金丹後期。

就能接著吞殺那幾隻金丹巔峰的神隱境妖獸之王。

自然能夠登臨元嬰,重塑身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