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喚作妖鬼之詭物所操控的妖獸。

似乎格外畏懼火焰雷霆。

裴夕禾腦子思考得無比清晰。

所以就算是這些妖獸早就是死物了,

操控他們行動的妖鬼之力也會本能避讓。

這些單純由靈力凝聚出的雷霆和火焰隻能讓這些異變妖獸躲開,它們還是會繼續攻擊。

卻不能像是如今這般,裴夕禾麵前的這些妖獸直接避遠逃竄。

就算是裴夕禾凝聚了清魂焰也不會如此,因為在場的並非冇有身負一身火靈力的半步金丹。

他們靈力深厚無比,烈焰滔滔,威勢駭人。

他們做不到的事情,裴夕禾築基五境自然也做不到。

可是她的體內,本就不尋常。

那道神秘的金色火焰,縱使是被天瀾六印,鳳凰血聯手壓製,種魔曼陀羅和白金紙片束縛封鎖。

可流露出的一絲火焰氣息,就能震懾這些異變妖獸上的妖鬼之力。

再加上鳳凰,是妖神一脈,妖神乃是妖族之中真正至高無上的存在。

祂的一滴精血,本就可以讓妖獸瘋狂。

因為壓製金色火焰,鳳凰血的氣息也混雜在火氣之中。

而這份鳳凰精血之氣難以察覺,卻能讓這些早就失去生命的妖獸發自本能地顫栗。

所以它們麵對她,根本不會撲過來,甚至繞道而行。

果真是禍福相倚,世間之事難以分辨清晰。

如此一來,在這場異變妖獸的衝擊下,她居然能夠安然無恙。

但若是真就呆在原地不動,任由周圍的異變妖獸紛紛避開她。

傻子也會知道她身上有不對勁的地方。

到時候她身上所掩蓋的一切就再也遮不住了。

所以她提起全身的靈力,瘋狂催動著清魂焰。

身後的一輪明月升起,青白色的月光灑落地麵。

裴夕禾心中原本因為這些妖獸心頭沉沉,此刻卻是輕鬆了幾分。

如果這些妖獸因為體內的金色火焰根本不敢近她的身,隻會本能退讓。

也就是她攻,而異變妖獸壓根不還手。

這不就是,亂殺嗎?

身周浮動的十幾根靈針驟然飛射而出。

速度快得嚇人。

每一根針尾巴上都帶著青白色的清魂焰和冰藍色的流霜。

冰火碰撞,在刺入異變妖獸一刹那就驟然爆裂開去。

彎月輝光灑落,三道月光鎖鏈驟然纏繞想要避開的妖獸。

如此一來,異變妖獸就逃不開。

旁人就隻會以為是自己用鎖鏈纏繞了妖獸,避免了它的襲擊,而不是以為妖獸壓根不敢靠近攻擊自己。

幾道靈針穿透其頭部和胸口。

裴夕禾瞧著眼前的異變妖獸身上的黑紋儘數褪去,化作了一張乾癟的皮毛包裹枯骨。

她感到了一陣反胃和噁心,又是對那所謂的上古大凶邪鬼萬分忌憚。

這般手段詭異又噁心,其本體依靠吞噬修者妖獸的血肉精魄為生。

真是難以想象會有如此的物種。

裴夕禾並不慌張,吞下了幾顆丹藥恢複起來靈力。

她需要支撐流霜和清焰,如此一來靈力消耗很大,築基五境的靈力已經去了三四成。

就算是確定了這些妖獸不會傷到自己,她還是必須留足靈力應對任何情況的發生。

裴夕禾可不會覺得自己好像能因此成為什麼決定戰局的人物。

她冇這個捨身成仁的覺悟,背後的妖鬼可還冇真正顯身。

誰知道這金焰流露出的氣息對妖鬼本體能不能起到震懾作用。

她所能做的,最多也就是能多殺滅一些異變妖獸,就多殺一些。

算是為了周圍的修士們減輕負擔。

青玄皓月之力化作了一縷青白色的流光湧入了手指上的隱性銀戒之中。

開始煉化其中還存下的靈石。

同時和靈石和丹藥來恢複靈力,對裴夕禾委實奢侈了些。

其實更奢侈的是她可以直接煉化剩下的一小部分猴兒酒。

但其酒力醇厚,不像當初加速修煉清魂焰,冇有被她吸收。

若此刻自己煉化吸收,必定讓她醉倒當場。

青玄皓月極為猛烈吸納靈石中的靈氣,經曆了一番簡單的煉化湧入體內。

裴夕禾靈力飛速地回覆著。

靈石的碎裂讓她頗有些心疼。

陸長灃手持著長劍揮動劍氣如龍。

他的劍意化作了一隻冰龍咆哮。

一刹那,數道劍氣擊碎了身周妖獸的頭胸兩處。

他身邊兩具傀儡出現。

這是兩具無限逼近金丹實力的傀儡。

陸家少主,出身不凡,手段諸多。

陸長灃剛剛應對周身的這三隻異變妖獸。

果然它們的實力大增,築基中期卻有足以媲美後期的戰力。

體內的靈力已經耗費了七八成,當時寒冰真龍殘魂被金焰焚滅的反噬還未完全恢複,此刻難免有些力竭。

所以他喚出了這兩具傀儡,吞下了枚六品丹迅速恢複靈力。

兩具傀儡驟然爆發璀璨靈力,一道守,一道攻,應付著繼續圍過來的異變妖獸。

他焦急的搜尋著裴夕禾的身影。

瞧見她身後彎月浮動,月輝化作鎖鏈束縛身前的妖獸,而後乾脆利落地擊殺,並未受到傷勢。

不由得舒了一口氣。

但終究還是有幾分放心不下,此刻情況危機,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動用靈力逼音成線,摒開他人的感知傳音給裴夕禾。

“師妹,妖獸凶險,我尚有自保手段,我們倆彼此彙合。”

這樣他的心思幾乎是有些昭然若宣了,他不清楚裴夕禾對他的態度為何。

但他清楚裴夕禾不是什麼矯情的人,此時危難,兩人一彙合,終歸能護住她最重要。

他的身形朝著裴夕禾的方向在接近。

裴夕禾收到傳音微微一愣。

陸長灃的聲音中是來不及遮掩的焦急和擔憂。

縱使她從未經曆過此種事情,可終究是有一副玲瓏心腸。

她切切實實感覺到了不對勁的感覺。

還來不及細想。

又是一道傳音。

是薑明珠。

她身周靈輝散發,身後一道恐怖的虛影浮現。

一股帝王神威席掃四周。

青絲在薑帝血的加持下,化作了青龍一般的恐怖藤蔓,纏繞四方。

藤蔓宛如鋼針鐵釘,直接射穿妖獸的頭胸兩部位,將之抹殺。

可是持續動用薑帝血對她的消耗太大了。

若真的激發老祖留下的手段,她又有幾分不捨,畢竟那樣的護身秘寶用一次少一次。

可她突然瞧見了裴夕禾擊殺妖獸的身影。

看著身周的異變妖獸無畏刀劍,卻是避讓焰火雷霆。

加上裴夕禾擊殺過程看似正常,可是妖獸似乎完全冇有回擊,細細觀察才能發覺更像是在避讓。

她並未像陸長灃關心則亂。

聯想到了裴夕禾身上被封印的金焰。

她頓時有了個合理又大膽的猜測。

直接傳音給了裴夕禾。

“過來我身邊,三十萬靈石。”

裴夕禾微微愣神,她不疑惑薑明珠察覺了她的異樣。

抱歉地朝向陸長灃看了一眼。

在確定了他此刻安全,兩具傀儡能夠完美地護衛住他。

然後飛速施展乘風朝著薑明珠飛去。

三十萬靈石。

不好意思。

稍微遲疑一下都是對裴夕禾三個字的否定和對三十萬的褻瀆。

師姐她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題外話------

裴夕禾:謝謝陸師兄,雖然但是,就是師姐的靈石一下子戳中了我的那個,嗯,心巴。

寶貝們,求推薦票,a!你們的票票也會戳中我的心巴,嘿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