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看向天空。

明明一切都已經順利結尾。

崑崙震懾諸大勢力,在最後的三天絕不會再敢對他們動手。

三位師兄師姐集合在此,三個一線金丹,並且都是戰力驚人之輩。

尋常的金丹初期妖獸甚至都會被他們壓著打。

可是為什麼她的六感還是在微微警示著她。

還是覺得像是有什麼東西被遺漏了。

會發生什麼,不太好的事情。

…………

黑色的液體纏繞而上。

這隻長著一雙飛翼的獅子狀妖獸口中發出慘厲的尖叫。

“你到底是何物!?”

黑液不語,它一寸寸地將這妖獸全部包裹住,讓其血肉和精魂全部被自己吞食。

“啊!”隨著妖獸的一聲慘叫,再無任何的聲音傳出。

而那黑液猛地體積暴漲,脫離了妖獸的軀殼。

化做了一個囫圇的人模樣。

五官都看不清,隻能微微瞧見一雙幽紅色的眼。

它伸出舌頭舔了舔空氣中的血腥味。

“舒服。”

這隻金丹初期的妖獸翼獅居然有著上古妖獸六翼赤洪的血脈。

這股精純的血肉之力和這顆金丹妖丹終於是幫它補齊了最後一點。

如今它的實力終於是恢複到了金丹境界。

可是妖獸哪有這些熬煉多年法體,一身精粹無半點雜質的修士好吃呢?

它眼底閃動著血紅色的幽芒,似乎想到了什麼頂級美味的東西,伸出的黑色宛如蛇信的舌頭舔了舔自己那張噁心的臉,滿是陶醉。

這神隱境內的修士隻怕是覺得自己已經可以安穩度過最後的三日吧。

可惜了,雖然有著那該死的青衣刀修雷霆出手,把自己打回了初生狀態。

可是現在,自己還是可以給他們一個。

天大的驚喜!

………………

裴夕禾在崑崙駐地盤膝靜修著。

崑崙隊伍都已經停下了腳步,在此神隱境之中拿到了所需要的三件奇寶,可以回稟宗門。

加上有著鳳凰涅槃草的存在,他們甚至可以說是超額完成了宗門任務。

因為千幻玲瓏和其他險地遇見的損傷,幾個隊伍領袖一番計量,最終決定這最後的一些時間,就留給大家修養。

裴夕禾自然冇什麼不滿的。

像是她和明琳琅一樣內裡俱傷的崑崙弟子不在少數。

神隱境中突破境界可以減少七成難度,又可以搜尋到諸多的天才地寶,奇門傳承。

可是潛藏在背後的,是恐怖的危難和考驗。

崑崙此次進入神隱境七隻隊伍,一共六百九十五人。

如今尚存五百一十二人,有三成以上身負重傷。

更是有一百八十三人死於各種考驗和意外之中。

崑崙仙門乃是如今修仙界的頂尖勢力,尚且如此。

可見天大的機緣背後,往往也潛藏著無邊的危險。

裴夕禾睜開了雙眸。

眼底有著幾分無奈和柔軟。

手上的青花印記在閃動。

是哼唧在鬨。

那日金焰出世,她冒死去救明琳琅,實在是無奈之舉。

哼唧和她簽訂的是屬於當康瑞獸一族的平等契約,若是她這一方身故,對其的影響並不會很大。

而且因為契約關係,她知曉哼唧若是身處極端危險的境地下,就會被動被激發血脈神通,遁走此地。

她裴夕禾不算單純良善,可也不會拖著自家小豬陪自己冒險。

當時哼唧就在契約空間裡鬨翻了天,被她死死按住。

在明琳琅和陸長灃他們施救的時候,也在動用著自己的瑞氣護佑裴夕禾。

最後自己耗費太大,陷入了沉睡。

裴夕禾甦醒之後,察覺到了它的狀態不算壞,就往契約空間之中化了幾株靈草,讓它早些恢複。

如今哼唧醒了過來,在契約空間一直當康當康地叫個冇完。

裴夕禾也不覺得煩悶,隻覺得內心柔軟非常。

小哼唧也不知道為何會出現在她當時迴歸崑崙的路上。

哼唧的當康血脈精純無比,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恐怕是純種瑞獸,應當是由天地靈氣孕育出的,而且似乎就是衝著自己而來。

裴夕禾當初心裡存下的幾分疑惑和防備早就消散了。

真切的陪伴,足以消弭諸多的困惑。

她盤膝感覺到哼唧想要衝出來的想法,雖然顧忌這裡人多眼雜,但終究還是心裡一軟。

而且當康雖為難得的瑞獸,卻並不算修仙界罕見絕跡的物種。

隻是哼唧的血脈格外純粹,旁人冇有她的平等契約,也感應不出來。

青花印記一閃動。

青皮小豬崽就落到了裴夕禾的懷裡。

哼唧嘴裡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往她的懷裡拱。

但是又覺得生氣,不能這樣輕易放過裴夕禾,要冷一冷她。

小豬的臉上浮現著人性化的矛盾,裴夕禾瞧見了覺得可愛非常。

剛剛青光閃動,雖然微弱,可是也引得一些人看了過來。

裴夕禾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意,不像是平時的那般玲瓏又完美,卻是發自心底真切。

她撫摸著哼唧光滑細膩的背脊。

“好哼唧,不要氣了好不好。”

哼唧被她撫背撫得很舒服,不自覺地朝著她懷裡靠了幾分。

最後發覺自己已經放棄了要冷一冷裴夕禾的想法了,還是安穩地躺在了她的懷裡。

裴夕禾的笑意更甚了幾分。

她身著青藍法衣,肌膚瑩白細膩若瓷。

抱著一隻憨態可愛的青皮小豬,絕美的少女含笑低垂眼眸,像是一副畫卷般。

一些人察覺到了小哼唧的不尋常,也認出了其是當康一族。

但也並未做什麼動作。

這裡的修士基本都是各大宗門勢力的內門弟子和頂尖天驕。

並非眼皮子淺得很。

且不說崑崙弟子一致對外,不可內鬥,其他勢力的弟子,也絕不敢在此刻冒犯崑崙。

隻是一部分的修士想起了她好像就是當初進了桃花密藏拿到了長明簪的人。

如此一來,心頭倒是自己對裴夕禾的好運道有了幾分解釋。

突然於瑞自修煉之中睜開了雙眼。

他的手中一塊玉佩是幾支隊伍彼此聯絡的靈物。 .kansh.com

一股意念資訊從裡麵傳出。

他的麵色大變。

猛地從盤膝之中站了起來,諸多的崑崙弟子紛紛朝向他看了過來。

雲嬋衣和莫寒也是投來了眼神,以示詢問。

於瑞沉吸了一口氣,麵色難看。

“崑崙弟子,全員警戒!”

“神隱境之內,妖獸發生異變,陷入了暴亂,在瘋狂攻擊修士!”

------題外話------

因為今天下午和晚上去了另一個校區開課題組的組會,所以第二更會晚點更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