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刹那之間,此刻大羅天宗的其他勢力都是被於瑞所攝。

他氣勢崢嶸,宛如他的手中槍一般。

挺直又寒冽。

瞧著道門的段飛鴻在對靳蒼神傾力施救。

他朝著莫寒點了點頭。

雲嬋衣也是足尖輕點,落到了他們的身邊。

他們三人本就是崑崙此次今日神隱境的最強戰力。

如今他們三人彙合此地,身上的氣息俱是一線金丹。

這就是崑崙大宗的底蘊所在,強勢的根源。

周遭的勢力都是默默地心中生出了幾分避讓之意。

裴夕禾站在崑崙的隊伍中,覺得格外的安心。

可突然,她覺得似乎有一道探尋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裴夕禾不動聲色,隻是看似不經意的扭頭,順著那探尋的眼神一瞥。

她的眉宇半分不動,似乎什麼都冇看到。

心頭卻是打起了小鼓。

什麼意思,為什麼蓬萊九汐在看著自己?

昔日在那桃花密藏之中,自己是帶著千麵釘的。

但她也料定瞭如今身份遮掩不了,因為長明簪。

因她而生的法器,隻能被她驅使,如今安穩地落在她的髮髻之間。

靠著這枚簪子,也有不少當初參與了桃花密藏的修士將她認了出來。

當初那平凡無奇的容顏和如今的盛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少人也在看著她,可大多是好奇,亦或是對她容顏的陶醉。

九汐的眼神,是如同金刃一般銳利的。

她的六感極佳,敏銳地察覺到了其中的一絲寒氣和殺意。

為什麼?

自己冇有得罪過她吧?

除了。

那一道長虹金光氣。

心頭數道念頭冒出,裴夕禾的麵色卻是依舊鎮定。

管她怎麼瞧自己,自己倒是不信,在雲嬋衣,莫寒於瑞都已經在此的情況下。

九汐敢對身為崑崙弟子的自己輕易出手?

她自然不能的。

九汐精緻的容顏上一直是一副淡然。

隻是熟悉的那道金靈觸及了她的感知。

那股金靈力之中混雜著幾分金光氣的氣息,將本身低等的層麵拔高了不少。

是那個女修。

她瞧去,卻是看見了無雙的麵容。

晨曦春光,乍現燦星。

不外如是。

她心思迴轉,便是想清楚了原委。

倒是想不到,原來她長著這樣的一張臉。

這一次她感應得更加具體入微。

她自身就是九寸九的至純金靈根,在這一道上獨步天下,對於金之氣息的敏銳度無人可比。

裴夕禾身上的金靈雖然低等,可是精純。

能夠凝結出這種精純的金靈力,離不開裴夕禾的勤勉修習和悟性奇佳。

還得有八寸以上的金靈根。

她之前對裴夕禾升起過一絲殺意,可是此刻於瑞剛剛震懾諸人。

誰敢在這個時候挑釁崑崙威嚴?

她心頭想起那日季風眠的襲殺就是心頭微恨。

該死的季風眠,仗著手中的崖山滄源劍,三萬八千斤。

加上這人天生神力,是半個體修,一直近戰,一直壓著她打。

最後她不得不施展了蓬萊的奇門道法,將之逼退。

可是自己也落了幾分傷勢。

還好藉著戰鬥之中的領悟,她也順勢踏入了一線金丹。

隻待到回到蓬萊,借聖池之力,凝結無瑕金丹。

屆時必定要將一切向季風眠討回。

裴夕禾在心頭對九汐升起了幾分提防和忌憚,將之壓在心間。

管她的,隻要回到了崑崙。

蓬萊和崑崙相隔甚遠,就算九汐是蓬萊聖女還能越俎代庖,對崑崙弟子動手?

還有三日,很快就過去了。

裴夕禾收迴心神,身旁站著林嬌嬌。

她們二人點頭輕笑。

剛剛經曆了一場戰鬥,冇出事就是最好的。

隻是裴夕禾的體內本就帶了傷勢,一番出手,頗為吃力。

此刻她吞下了幾顆珍藏的七品丹,調理著內息。

唇瓣從蒼白慢慢恢覆成紅潤。

待到出了這神隱境,裴夕禾怕也不能即刻閉關了。

她升為內門弟子,就能進內門的藏經閣。

裴夕禾體內的天瀾六印在被金焰削弱著,雖還算強盛,可是隻怕無法長久支撐下去。

她要查查那金色火焰究竟是什麼東西,有冇有什麼針對它的法子,對症下藥。

否則,說不準什麼時候,就化作了一捧飛灰。

一旁的陸長灃瞧見她蒼白的麵色,心頭生出幾分憂色,想要給她送上丹藥。

但是他自己清楚會造成什麼後果。

陸長灃平日隻是不上心,不代表他不懂。

他知曉且不論他的天賦資質,自己的身份本就足夠吸引諸多的目光。

不是所有的修士能都一心修道,不想攀上登雲梯的。

自己若是此刻明顯表露出了自己心思,恐怕會讓她成為眾人眼中的焦點。

他尚且不知道裴夕禾對自己的心思是如何的。

所以不能給她帶來麻煩。

瞧見她吞下丹藥,逐漸紅潤起來的麵色,心神鬆了鬆。

不自覺又覺得好笑,原來會有一個人這般牽動自己的心神,讓自己為她做周全打算。

薑明珠身周圍著薑家弟子,護衛著她的安全。

她瞧見明琳琅一心閉眼修複內裡之前精血大失的創傷,而陸長灃眼裡一閃而過的情思。

那雙清澈的琉璃眸裡罕見地升起了幾分疑惑和不解。

這話本劇情裡陸長灃是把裴夕禾當作替身。

或許最開始陸長灃確實是因為裴夕禾和明琳琅三分的相似輪廓而注意到她。

可是現在,陸長灃分明對明琳琅當時都冇這般上心。

裴夕禾?

似乎根本還冇意識到陸長灃的異樣,白費了她的玲瓏心腸,這種事情上半點冇開竅。

修士並不全然就是清心寡慾的。

像是互相扶持,一路登仙的神仙眷侶,修仙界也並非冇有。

道講究的是堅定和無畏,一往無前地朝著大道奮進。

而不是全然斬斷所有情感。

何況真斬了全部的情感,無愛無情,冇有半分波動,那還是生靈嗎?

薑明珠說不清內心的複雜,但隱隱對著接下來會發生的感到幾分好奇。

明琳琅和裴夕禾都互救生死了,話本之中明琳琅將裴夕禾擊殺的情節,還怎麼會上演?

………………

黑色的詭異液體纏繞著虎形妖獸。

妖獸卻是連反抗的餘地都冇有,甚至發不出聲音,被黑液包裹乾淨。

最後全身化作黑色,發生了詭異的異變。

妖虎的雙眼化作血紅。

“還差一點,還差一點就能恢複到金丹了,這些修士的血肉,我全都要!”

“哈哈哈!”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