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裴夕禾心中出現了幾分不好的預感。

她的第六感向來準確得驚人。

在隊伍前方雲嬋衣眉宇輕揚。

來了。

一道金芒劃破虛空。

是一縷金梭。

雲嬋衣手握銀蛟鞭。

眉宇之間居然冇有一絲如臨大敵的嚴陣以待。

靳蒼神身形浮現在了虛空之中。

他靈力強勁,腳踏半空,身形挺拔穩健。

“雲嬋衣,你可真是好運道。”

進了千幻玲瓏都冇迷昏在裡麵。

雲嬋衣笑意不達眼底。

“我確實是要比某些卑鄙小人運道好上不少,畢竟老天爺是長眼的。”

靳蒼神的身後,道門弟子的身形一一浮現。

他們麵色同樣帶著幾分寒冽。

諸多的道門兵甲被放出,踏在地麵上。

道門專精此道,大部分的弟子都習得金甲操控之術法。

金甲刀槍不入,厲害非常,內裡有著特殊的靈力流動軌道,以靈石為能源,能夠發揮出足以媲美築基後期修士的威能。

雲嬋衣瞧見這些金甲戰士眼底才掠過了幾分的忌憚。

可是如今距離出大羅天宗冇剩下幾個時辰了。

靳蒼神這是狗急跳牆了。

而他越是慌張,他們這一方越是難有勝算。

雲嬋衣不再廢話,她要把戰機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銀蛟鞭一甩,銀光散射。

在日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炫目的光彩。

靈力波動之間,她的氣息猛地暴烈起來。

靳蒼神眉宇緊皺。

“你?!”

雲嬋衣眼底滿是寒氣。

“托你的福,現在我也是,一線金丹!”

她在千幻玲瓏之中連破四重幻境,如若不是師尊賜下的護身之力,恐怕當真折了進去。

可是裴夕禾連破兩重幻境,就已經念力大漲,修為晉升了一境。

何況是她在其中連破四重呢?

她已經隱隱摸到了道心的門檻。

並且徹底踏入了金丹境界的那一道門。

隻需要出了神隱境,她就可以準備妥當,迎接雷劫洗滌法體,最後凝出金丹。

如今的雲嬋衣,之前留下的傷勢已經完全恢複。

加上她本就有著驚人無比的戰力。

此刻,足以壓製靳蒼神一頭!

靳蒼神心中怒火和驚色交加,又多生出了幾分嫉妒。

為什麼,一個個都踏入了一線金丹。

他如今的年歲比雲嬋衣還要大上十歲左右,居然還要比她慢一步。

這讓他難以接受,可是事實就是如此,不由得他不接受。

雲嬋衣率先出擊,狙擊靳蒼神。

她的手中銀色長鞭宛如化作了一條神異無比的蛟龍。

蛟龍身上無數的銀色光紋閃動,原來是這條鞭上被施加了蛟龍鱗片,厲害非常。

她的身形旋轉,一刹那就揮出了萬千道猶如靈蛇輕巧,又似蛟龍狂暴的鞭影。

靳蒼神手上金光大放,數道靈盾浮現出來。

上麵佈滿了玄奧符文。

“金甲千淵!”

雲嬋衣冷笑一聲。

手中揮動長鞭,運足了力道。

“給我破!”

顧長卿和關長卿兩人帶領剩下的半步金丹和道門的半步金丹戰作一團。

而這些道門金甲被驅動著衝入弟子戰場。

裴夕禾身上帶了些傷勢,無法搏力。

她雙眼之中幽黑色的蝴蝶飛出,落到了道門弟子的眼前。

幽幽悄悄,卻是迷惑人心。

在那迷茫的一刹那,蝴蝶驟然爆裂開去。

黑色的念力化作了無數道念力刃劃破這些築基修士的法體。

稍弱的築基修士被擊中了命門,稍強的也露出了破綻,被崑崙修士抓住時機,一劍製服。

嚴格來講,裴夕禾的念力本就比同境界普通修士強。

經曆了幻境淬鍊,如今的念力實際上足以和普通的築基圓滿媲美。

她掌心綻放幾道靈光閃爍,正是那七品靈針。

青色的清魂焰在上麵綻放。

火光淬鍊針尖,叫人望之生出一股寒意。

驟然激射出去,也頗有一番威力。

她身形靈巧,腳步輕盈,乘風道術映在雙腿之上,速度極快地躲過一道道攻擊。

而三個金甲傀儡朝著她圍了過來。

裴夕禾沉著眼眸。

深呼了口氣。

她的內傷未愈,纏鬥對她冇有半分好處。

有道門弟子操控著金甲傀儡襲向她,是瞧見了她的幽瞳影響著戰場。

裴夕禾手掌心懸浮的十幾根靈針驟然被一團青色的清魂焰所包裹。

清魂焰灼熱的溫度將靈針都熏的有幾分微紅。

清焰乃是七品道術,即便是對金丹真人都能起幾分作用。

何況是築基?

清魂焰既具備了第二重煉獄焰的灼熱暴烈,又有著灼傷念力識海的威力。

結合她的幽瞳念術,便是極佳的搭配。

隻可惜這些金甲傀儡並冇有念力識海。

所以纔會被驅使前來對付她。

身後一輪青白彎月浮動,散落一地清輝。

月輝似乎帶著難言的重量,直接讓這些金甲速度慢上了三四成。

裴夕禾右手托著清焰和靈針。

她眼中閃動著幾分慎重。

想要攻克這三個金甲傀儡。

至少需要築基圓滿的實力。

她若是手中有刀,經脈未傷,還可以動用隨心一刀和隕星,強行破除抹去這三道金甲。

可此刻她就算有刀,顧及到體內的傷勢也不敢動用隕星。

可突然她的左手掌心冒出了墨色的冰靈力。

水本是黑相,化冰於墨色之中帶了幾分藍。

冰霜靈力被她所驅動在左手之中。

那捲三品秘術博大精深,想要徹底掌握其中的全部奧妙,從而完美平衡體內的三靈根,任重道遠。

可是裴夕禾悟性一直是無可否認的頂尖。

哪怕掌握了一些,此刻也能活學活用。

以冰火之力,排斥,炸裂,迸發遠超她此刻境界的威力。

未嘗不可。

她眼眸微閃,冰霜之力逐漸化作了幾縷墨藍色的氣流朝著靈針而去。

同時一簇簇清魂焰化作火絲,同冰霜細絲反向交纏,但並不接觸。

一種微妙的平衡。

裴夕禾的念力掌控這一切,心頭升起了絲絲明悟。

陸長灃手中拿著一柄新的七品靈劍,發揮出的劍氣雖然不如冰息,卻是依舊劍意悍然。

瞧見裴夕禾被三個金甲傀儡包圍,眼底閃過了幾分急色。

可是他突然就瞧見了裴夕禾鎮定的雙眸。

右手掌心,那根根靈針上,清魂焰和冰霜達成了一個點的平衡,然後驟然激射出去。

冰火互斥,一丁點的外壓,就是即刻爆發暴烈之力,遠超築基中期。

冰火,破金甲!

------題外話------

還有第五更,還在碼之中。

嗚嗚,超級感謝各位寶貝的支援!比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