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羅天宗傳承地。

五行陣前。

一身玄色衣服的男子身姿瀟灑無比。

他麵如朗玉,身姿挺拔。

但是飛揚的劍眉昭示著其不太好的心情。

於瑞雙眼之中帶著幾分寒色。

這大羅天宗的傳承地在千百年的摸索之中他們已經知道了會在神隱宗的最後三日內關閉。

所有的修士都會被自發彈射出來。

這道門的靳蒼神既然敢做,就要做好承接崑崙雷霆之怒的準備!

結合雲嬋衣師妹和顧長卿師弟的資訊來看,他們至少有這二三十個弟子陷入了那千幻玲瓏陣之中。

至今未曾脫離危險!

其後果可想而知,這些日子就算是金丹修士不落個心境崩碎,修為倒退,都是希望渺茫。

他們崑崙弟子橫遭此劫,都是這靳蒼神不擇手段。

那就被怪他廢了靳蒼神的半身修為。

如今這離神隱境還有四日時間。

隻需要再等上一日,大羅天宗門閉。

加上莫寒也快到了,他們二人,足以鎮壓靳蒼神,讓後者半分的風浪都彆想掀起。

而在這五行陣背後的一片幽深無比的密林中。

一小縷的黑色液體輕輕行動著。

它輕而易舉地避開了所有修士的念力探查。

盤旋在一株古藤上。

它的身形顏色都在幽深的叢林裡分外隱蔽,難以窺看。

一股惡意在它的身上傳出。

這麼多的修士,若是能夠都吃乾淨,該多好啊。

可惜它被那個青衣的邋遢大漢一刀砍得隻剩下了這一縷本體。

著實可恨。

若是冇有遇見那青衣大漢,此刻它的實力早就碾壓這些螻蟻修士。

可是如今隻有築基初期!

築基初期!這還是它再次吞食了大量的妖獸精血肉軀得到了助力,才堪堪恢複的境界。

都怪那個刀修。

可是沒關係,它可以一步步來。

將這些甜美的血食統統吞吃入腹。

………………

裴夕禾體內的靈力恢複了幾分。

因為天瀾六印的純水之力,體內的冰火再次達成了平衡。

之時隱隱有著不穩的態勢。

裴夕禾緊閉著雙眸,泥丸宮之內,那一卷三品秘術飛出一個個閃爍著光輝的字元。

她需要儘早參悟這卷秘術,實現冰火共融,從而避免出現第二次靈力內衝。

當有了一絲領悟在心間之後,體內的冰火靈根果然多了幾分融洽之意。

裴夕禾睜開了眼睛。

吐了口濁氣。

身邊的林嬌嬌朝著她笑道。

“師妹,你還好嗎?”

裴夕禾點了點頭。

會以一笑。

她和明琳琅,薑明珠,陸長灃四人出了小重樓,順利地找到了崑崙部隊。

如今他們已經暫緩腳步了。

因為還有一日,這裡大羅天宗的傳承地就會自發將他們驅逐出去。

但是這最後的一日,他們也是萬分緊急。

因為道門靳蒼神。

在多方訊息和親眼見識過一次他的行為之後,裴夕禾心中早就對靳蒼神畫了個大叉。

這個人性情難測,頗具奇詭,行事暴戾。

可是他得罪了崑崙,雲嬋衣師姐說於瑞和莫寒兩位師兄已經在外麵等著了。

就算靳蒼神呼喚來另外一位道門領袖段飛鴻,也隻能擋下來兩位師兄的一位。

靳蒼神此番必定付出慘痛的代價。

他一時間的衝動之舉,將會毀去幾十個崑崙弟子的修道之心和未來的仙途。

這筆賬,他自己都清楚,崑崙絕對要和他算到底。

所以他會不會對他們此刻的大羅天宗傳承地內的崑崙弟子動手,從而讓於瑞和莫寒師兄投鼠忌器?

答案是顯然的。

林嬌嬌眼底透著幾分好奇。

“欸,師妹,聽說你和明師姐都受了傷,是出了什麼事情嗎?”

裴夕禾一回到崑崙隊伍之中,她和明琳琅都是直接盤膝坐地,吞服丹藥調理傷勢。

林嬌嬌之前想要過來都是怕打擾到了她忍住了。

如今看她甦醒睜眼纔過來詢問。

裴夕禾揚了揚唇。

“我們碰見了魔門弟子,爭奪一道水靈,就兩人都受傷了,陸師兄也傷得不輕。”

“我跌入千幻玲瓏之中,僥倖破除了一處幻境,剛好被陸師兄發現,他身懷家傳秘寶,就救了我一把。”

這是他們早就商量好的說辭。

若是嚴明瞭裴夕禾身中金色火焰,必然會牽扯出身上的鳳凰血。

而且裴夕禾還有更見不得人的東西。

道心種魔,天光無極,還有那神秘的紫色物質。

這些東西哪一樣都見不得光。

兩部曠世道經,哪怕是一部泄露都足以給她帶來靈魔兩道的瘋狂窺看以及殺身之禍。

她不可能將一切和盤托出。

還好明琳琅,薑明珠,以及陸長灃三人都願意配合。

他們以為自己單純是因為鳳凰血的緣故。

畢竟鳳凰涅槃草都足以讓人瘋魔。

在妖神鳳凰長居上仙界之後,這修仙界早就難尋其蹤跡,更彆說取其精血。

而即便此刻裴夕禾已經身融此鳳凰精血,都未必能打消有些人瘋狂的念頭。

甚至把她捉走,熬煉一身血肉,嘗試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重現那一滴血。

裴夕禾想到自己藏著的兩部曠世奇經,心中對著這三人說了一聲抱歉。

而林嬌嬌此刻還在耳邊同她交流。

裴夕禾突然感覺到了一股不太善意的目光。

蘇清顏。

她的目光極為的隱蔽,但裴夕禾的念力已經突破到了築基後期,幽瞳大成。

蘇清顏的目光帶著一股審視和妒忌。

裴夕禾冇有掩蓋真容,那千麵釘早就壞掉了。

一身青藍色的法衣隻是微微勾勒出了少女的神采,而稍顯得寬大。

清挺的腰背撐起了衣服,帶了幾分仙風道骨的意蘊。

少女出色的容顏在這裡都難尋媲美之色。

妒忌,這最開始帶著掩飾靈器,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女子居然有著這樣的一張容顏。

而且和她看中的陸長灃似乎兩次三番都和她一同。

這著實讓她不能不忌憚。

裴夕禾冇有循著那道目光看過去。

看過去又能如何?

蘇清顏是半步金丹,自己此刻的修為在築基中期,更是身負傷勢。

那金焰在她體內大肆破壞的經絡骨肉在小造化丹的藥力下恢複。

但是她冰火靈氣內衝導致的靈墟不穩,內傷嚴重。

與其撕破臉,不如先按捺下來,處處小心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