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在混沌的意識之中感覺到瞭如水的滋潤。

一股柔和但無比精純的水之精粹融入了她的體內,體內的冰靈根因此而得到了極大的增幅。

火靈根因為那金色火焰而陷入暴動的情形被冰水壓製。

重新平衡了體內的冰火循環。

而她身上的六個藍金色的神秘符文閃爍不斷。

一股又一股屬於天瀾古神的封印神威滲透入她的肉身之中。

鳳凰血得到了助力,氣勢大漲。

絲絲縷縷的硃紅色血霧開始攜帶著那些金色的封印之力而朝向金色火焰壓去。

那金色火焰化做的神秘鳥形想要振翅反抗。

可是一刹那,她體內丹田的那一朵銀紫色曼陀羅花驟然暴動。

無數的銀紫色細絲朝著神秘金焰席捲而去。

捆綁,束縛。

火焰爆發出一陣又是一陣的暴動,不高的靈智之中充斥著怒意。

一頁白金瞬息射出,宛如囚籠一般將那金焰徹底困死其中。

她的體內趨向平靜。

可是那曼陀羅和白金之頁終究是無根之源,而那金焰卻是一縷神火真源,此消彼長,也不知道能夠封住多久。

裴夕禾身周的疼痛隨著消減。

她的意識逐漸在混沌之中清晰。

她感到肉身的疼痛,筋骨的灼燒,還有經脈的斷裂。

當越來越清晰,她還感覺到了此時道台和靈墟的不穩定。

裴夕禾這個向來小心謹慎,步步穩妥的人,今日終究還是栽了個大跟頭。

人性都是無比複雜的。

在想要去營救明琳琅的時候她可以慷慨堅定。

可此刻感知到自己一陣混亂和糟糕的處境,又生出了一星半點的悔意。

但更多的是坦蕩和舒服,將這些悔意抹了乾淨。

昔日的救命之恩,她終究是還了回去。

或許明琳琅早就忘記了那一劍之恩,可是對於當年那個年幼的裴夕禾而言。

重若泰山。

做了選擇,那就千山無阻。

裴夕禾心裡對自己講。

當這份一直沉在心底的恩情被償還了,她感覺都心境一清。

原來她自己都冇有發現,這份塵封在心底的記憶已經有些負擔了。

因為差距太大了,她和明琳琅之間的距離一直都是存在的。

所以她心底存著一份不知如何報答的迷茫。

此刻大石落地,她心思豁達。

裴夕禾睜開了眼。

感覺到自己在一個懷抱裡麵。

是股清冷又帶了些霸道的檀木香。

“你醒了?”

是薑明珠。

正是薑明珠抱著她,裴夕禾有些訝然。

可是她更快地反應過來自己肌膚上的是一件單薄的法衣,隻是粗粗將全身遮蓋。

她的臉頰浮現出了兩抹紅暈。

“裴師妹,你醒了?”

聲音之中含著幾分驚喜。

是陸長灃。

而正閉眸盤膝,調節自己內息的明琳琅也是睜開了眼,眼中閃著幾分輕鬆和笑意。

終於是醒了,可是她的眼底有著一分憂思揮之不去。

天瀾六印,終究也就隻能解一時之急。

天瀾血再厲害,她也不過是築基,以天瀾六印壓製金焰,不是長久之法。

裴夕禾瞧見明琳琅雖然麵色慘白得嚇人,但是整個人還是安然無恙,心口鬆了口氣。

可是她突然反應過來。

她,是被那金色火焰命中才跌落在地,失去全部意識的。

那火焰恐怖至極,她如何可以安然無恙還在此處?

那一刻,她都以為自己要化作飛灰了。

薑明珠瞧見了她深思的模樣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她歎了歎氣。

“你在之前爭奪涅槃草的時候,得了鳳凰機緣對吧。”

裴夕禾身形一僵,但隨即又恢複如常。

被金色火焰侵入體內的那一刻,鳳凰血暴走,發出了鳳凰輕鳴,這不是掩飾得下去的。

這眼前的三個修士,可都是出身不凡的絕世天驕,於其掩飾,不如坦言。

“是,當時我不是率先奪下那盆涅槃草嗎?拔出來的時候,那一滴鳳凰精血就侵入了我的體內,融入了我的血脈之中。”

薑明珠都是不由得稱讚一句好造化。

這樣的機緣,哪裡是隨便能碰見的?

而且裴夕禾也是聰明,掩飾得那般好。

若不是此番搭救明琳琅,隻怕過個十幾二十年都未必有人知道這大羅天宗之中有人得了鳳凰血。

“你和明琳琅一個兩個都是蠢貨,你拚死救她,她也待你不薄。”

裴夕禾微愣。

她此刻能感受到一股精純至極的水靈在身上暈染,這不是她自己的。

隻能是明琳琅的。

所以,明琳琅為了救她,恐怕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明琳琅坦蕩地看向裴夕禾,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地方。

薑明珠眨了眨眼睛。

“她為了救你,拚著血脈不穩,動用了他們明瀾一族的傳承法。”

“用一身剛剛覺醒的天瀾血脈給你繪製了天瀾六印,封印了你身上的金焰。”

裴夕禾垂下眼眸,閃爍著幾分動容的光。

明琳琅瞧見了她的眼色浮動,開口道。

“不要覺得負擔,我隻需要回宗門閉關即可,而若不是你捨命相救,如今我已經是一捧黑灰。”

裴夕禾看嚮明琳琅,唇角揚起了笑。

“多謝明師姐。”

薑明珠瞧見了一旁的陸長灃眼神激動,有些難以按捺自己的情緒。

她的心思一時之間有些複雜,但還是開口道。

“陸長灃也把自己的保命丹小造化丹都餵你了,你也感謝感謝他吧。”

裴夕禾聞言一愣。

她抬眼看向陸長灃。

陸長灃眼底有著慶幸和幾分欣喜,還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她冇瞧得出的情緒。

“師妹在此多謝陸師兄,明師姐,薑師姐的搭救之恩。”

她眼神珍重,麵色帶了幾分肅氣。

她也知道小造化丹是什麼。

那是無比珍惜的四品丹藥,就算是元嬰真君都難以擁有。

想來她瀕臨死亡境地的肉身就是被這丹藥生生拉回來的。

而薑明珠在她逃竄的時候也祭出了自己的底牌協助裴夕禾。

若不是他們三人傾力施救,裴夕禾今日必死無疑。

陸長灃眼眸柔和。

“何須多謝。”

“隻是你體內的那神秘火焰,終究是個麻煩。”

裴夕禾沉默著,冇辦法。

連明琳琅身上護身秘力都可以焚滅的火焰。

能活下來就已經不易了,先彆要求太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