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琳琅長劍在手,心中毫無波瀾。

她的體內血脈暴湧。

血脈流淌翻滾,其中有著一個個神秘的符文在閃爍浮現。

這是隱藏在她天瀾血脈之中的神秘力量。

無數的水在她的身周環繞。

一半的水由她掌控,一半的水由太初水靈所掌控。

分庭抗拒。

即便太初水靈本身就是純粹的水所化,她也不會遜色它半分。

水鶴揮動雙翼,水針漫天,襲向了明琳琅。

她劍身轉動。

身周的水儘數化作了她的刃。

她左手雙指拂過劍身,一股股藍青色的靈紋在劍身上流動。

一條碧藍色的水龍似乎在她的周身縈繞。

一個個符文隨著劍揮動而生,漫天的水針被她儘數擋下。

萬道劍氣刹那暴湧而去。

裴夕禾深吸了口氣。

有人來了。

陸長灃更快。

冰息劍影乍現。

寒冰真龍呼嘯而來,他一刹那之間身形移轉,激射出百千道劍氣。

衝來的數個築基後期頓時被攔住了。

可是陸長灃終究是築基六境,就算是因為道經占據優勢,不動用其他手段,也占不到幾分便宜。

裴夕禾頭上的長明簪閃爍輝光。

她春澗融已經斷了,可是也煉化了之前那女修的一套靈針。

此針詭異莫測,變化多端。

可是裴夕禾使用起來頗有滯怠。

她擅長以力以鋒取勝的刀,而不是刺針的陰軟一道。

裴夕禾的念力鋪展開,如今已經到了築基後期,驅使靈針強行克服了那種生疏之感。

帶著青色的清魂焰,掠過虛空,灼熱的溫度擦開空氣,發出爆鳴聲。

數個築基後期被她驅使靈針刺入了穴道。

他們的靈氣驅使不連貫,一下子露出了破綻。

陸長灃騰空而起。

數道劍芒連點,帶著無匹的氣勢和玄冰之氣,頓時破開了他們的靈力防護。

可是還是有幾道身影朝嚮明琳琅所在掠去。

畢竟他們僅僅兩個人,如今趕過來的修士至少有十幾個,還都是築基後期。

他們兩人都是仗著戰力強悍才能阻攔下**個。

一道清影躍入此洞穴之中。

她手掌青絲遊動,宛如靈蛇,頓時變成了粗大無比的藤蔓席捲而去。

薑明珠右手掐訣。

綠色的靈光在她的指尖纏繞。

萬道藤蔓頓時破土而出,交纏起來,化作了一張大網,將衝嚮明琳琅的修士都給攔了下來。

她眼底閃爍著幾分不真切的光。

就算她再看不慣明琳琅,同宗所出,她又怎麼會看著其他的修士在她的麵前殘害同門弟子。

有些時候不喜歡是不喜歡,可是有些東西是必須堅守的立場。

裴夕禾笑了出來。

“薑師姐。”

薑明珠瞧見了裴夕禾也在此處,輕哼了一聲。

心裡卻是思慮著。

這話本之中,裴夕禾和陸長灃有一段,不知道,是否是真的。

而明琳琅也是回頭看了一眼。

隨即便是灌注心神全力應對太初水靈。

薑明珠和她雖然不對付,可是彼此之間都是有著幾分瞭解。

小事情彼此可以不服,可是這種狀態下,她們都分得清楚輕重緩急。

她也放心薑明珠不會在此針對於她。

她眉心的藍金色水印越發地璀璨奪目。

體內的天瀾血脈已經被催發到了極致。

這並非是她血脈的全部力量。

她使用了朝霞露,可如今血脈其實才復甦了不到百分之一。

所展露的威壓已經恐怖難言。

在祭壇上的水,已經有八分歸她掌控,縱使太初水靈,也難敵她的天瀾之力。

一刹那之間,萬道劍氣從她的周身爆發,將太初水靈節節逼退。

她快要勝了,就要降伏這太初水靈!

裴夕禾,陸長灃,薑明珠。

他們三人渾身爆發出靈力。

薑明珠此刻已經是六境巔峰,隻差一點就足以突破到築基後期了。

一身的靈力根基底蘊,絲毫不亞於真正的後期修士。

她素手揮動,一道青絲化作了漫天的細絲。

裴夕禾將一套靈針使得越發純熟。

念力黏在每一根靈針上,驅使如意。

不愧是七品靈器,摧斷金石,威力強悍。

因為她念力出眾,使起來不亞於它之前的主人。

眼中的幽黑色閃動,一隻隻黑蝶幻化而出,迷惑人心,營造絕佳的戰機。

桃粉色光輝護住了她的身軀,讓她可以肆意施為。

裴夕禾的心中生出了幾分迫切,她想要一柄刀,一把再也不會折斷的刀。

如是此刻她有刀在手,便是一招隕星,可輕易碾碎築基後期。

明琳琅渾身靈光大漲。

一柄劍刺入了眼前水鶴的核心。

太初水靈被她所製服!

水鶴潰散開去,化作了萬千的水絲融入她的體內。

水靈入體,她氣勢大盛。

回首雙眸閃爍著藍色的靈光,一刹那之間她渾身的靈威猛增。

“滾!”

數個築基後期麵色不善,可是水靈已經被融入她的體內,就再也取不出來了。

他們冷哼一聲。

“晦氣!”

身形退去。

明琳琅一身的靈力收斂。

此刻她有些內外虧空,水靈之力她需要一番功夫好生祭煉。

可是突然。

祭壇的麵上,一方黑色空洞出現。

一股灼熱猛地衝擊入了每一個人的感官之中。

是火,是無比灼熱的火!

明琳琅感受最為猛烈。

她如今水靈之力充沛全身,水火相剋,她本就是**之體,此刻感覺五內俱焚。

這到底是什麼火?

明明都冇有靠近,隻是一刹那的出現,就足以讓她感覺到如同渾身烈焰纏繞。

薑明珠的木靈和陸長灃的冰靈也是感覺到萬分不適。

而裴夕禾體內本就有著九寸火靈根,此刻是受到影響最小的。

可是她同樣覺得難受極了。

她的體內血脈之中,有著無數細小的硃紅色浮動。

鳳凰本就是火之神獸,鳳凰精血經過一些日子的融合已經與裴夕禾相合。

此刻精血自發浮現,為裴夕禾抵擋了大部分的火焰神威。

他們幾個人都是聰明人。

一下子就明白了緣由。

恐怕太初水靈,這一方祭壇,六盞水玄燈,全都是用來鎮壓此火焰的。

那縷火焰浮現了出來,呈現純金色。

僅僅是一縷,一小縷。

明琳琅身上卻是瞬間被激發出了家中長輩所賜下的護身偉力。

恐怖的水龍瞬息撲了出來,那股驚人的威壓早就遠超了化神。

可是冇用,水龍居然被那一縷火焰生生焚滅了!

明琳琅眼中都是閃過了幾分恐懼。

此火莫不是神火?!

她**之體,如是沾染了一絲一毫,那就是屍骨無存!

裴夕禾體內的鳳凰血在護住她,不像明琳琅,陸長灃和薑明珠三人一般被威壓所震懾,難以動彈。

她深吸口氣。

有著鳳凰血,她能自由行動。

她的腦海浮現出了當年年幼,那瀕死之際,少女一劍的救命之恩。

裴夕禾自認不是個捨己爲人的好人,可她如是今日眼睜睜看著明琳琅死在眼前。

她修的是什麼仙?守的是什麼心?

她眼底決絕,衝了出去。

陸長灃眼瞳張得欲裂。

“裴夕禾,你瘋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