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笑了笑。

“想必師姐是知道那水靈所在,我自然願意祝師姐一臂之力。”

陸長灃抱著冰息劍。

“那便一起去吧。”

明琳琅輕點了下頭。

她剛剛就是在路上被丁鼎和路展所攔住。

他們如今所在的位置,離長輩所記載的方位不遠。

明琳琅不願意拖延,畢竟遲則生變。

那太初水靈實在難得,甚至比朝霞露更加珍稀。

畢竟朝霞露是藉助其中的一絲神水之力喚醒她已經有的血脈。

這太初水靈卻會大幅度增加她的實力底蘊,將水靈根淬鍊一遍。

是件實打實的珍貴秘寶。

裴夕禾瞧見了她眼中的迫不及待,心中便是知曉了那水靈對於明琳琅應當是極為重要的。

便是扭頭對著陸長灃說道。

“師兄,我們走吧。”

陸長灃點了點頭。

對著明琳琅說道。

“你上我的長白梭還是自己的手段?”

明琳琅微抬下巴。

“你操縱長白梭跟著我就好。”

她剛剛吞下的回靈丹藥乃是六品赤霞丹中的極品,甚至藥力已經接近五品了。

也是她本身血脈精粹無比,經絡強韌。

這才能在接收了劍氣創傷之後,又麵對強悍藥力的擴散。

如今的靈力已經慢慢恢複到了四五成。

明琳琅掌心一翻。

她乃是無儘海明家的傳承者,論及底蘊和實力,完全不會差上陸長灃。

一團水光瀰漫上了她的腳踝。

這是件四品靈器。

一雙水藍色的靈靴幻化在了她如玉白皙的雙腳上。

一躍而出。

宛如腳踩波浪,一步勝過千步。

陸長灃眼界極強,自然認出了這正是明家的水光履。

傳聞此靴踏海追浪,速度恐怖,不比長白梭慢上幾分。

若是不儘快動身,隻怕就是真要丟臉了。

“師妹。”

陸長灃輕言道,隨著他掐動手訣法印,腳底已經出現了長白梭。

裴夕禾心領神會。

輕身一躍,落到了長白梭的後半部分。

她提起自身的靈力穩住身形,不在長白梭的極速下身形搖晃。

陸長灃頓時化作了一道白光,追向了前麵的已經快要消失不見的淡藍色光影。

…………

在他們身影消失的地方,走出了一人。

姬長生長髮披肩,一道白綾束住了雙眸。

那日的強行窺看天機,他慘遭反噬,眼眸已經不能視物了。

索性他的念力強悍無比,可以用念力探查替代視覺。

他瞧向三人消失的地方。

聲音中出現了好奇和疑惑。

“真是稀奇,為何他們身上的命運線,都被遮蓋了。”

或者說是,被一層神秘的黃光所籠蓋,無法窺看其中的玄機。

那黃光由著一縷縷的絲線構成。

更像是被什麼存在,強行動用大手段,大神通,篡改操控了一般。

他心中出現了幾分詭異的感覺。

這種手段,甚至大宗師都無法辦到,恐怕隻有上仙界的恐怖存在能夠動手。

可是為何要動手?

針對區區幾個下界小修士?

而且能有這般手段的大能修士,輕輕揮揮手,恐怕就足以將這三人徹底打落,何須動用這般的法子?

姬長生壓下了心中的疑惑。

罷了,管那麼多的閒事做什麼?

他來此地是為了尋找一道秘寶千歲引。

前些日子被天機反噬。

那一道恐怖存在甚至祂自己都冇有做出任何的迴應。

可僅僅是觸摸到了一角氣息,他就承受了莫大的因果。

被祂的力量無意識地反噬了極為輕微的一下,就損了半數壽元。

他卜算之後發現著大羅天宗之內有著千歲引,可以為他延長壽元,纔會來到此處。

他按壓下內心的心思翻湧,剛剛的三人命運線確實詭異,可是關他什麼事?

少管一些,少看一些,這纔是那道大能留給他的教訓。

不過受到乾擾最強的應當是那個女子。

在這神隱境的另外一番天地規則下才恢複了幾分原本的命數。

六九不凡命數,氣運本該極為強盛。

命數按照強弱福澤可以分為一九到九九。

那姑娘六九命數已經是萬載難遇的絕好運道。

可是卻被遮蓋命運氣機。

而即便就是恢複了六九命數又如何?

也不過是個早夭之相。

無足之鳥,一旦遇難,便是如墜深淵,再無來日。

看看麵相,似乎大限將之。

真是可惜了那一副傾國傾城的美人臉哦。

他搖晃著步伐,走過了此道路,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他得去找千歲引嘍。

………

薑明珠伸出了右手,青絲瞬息伸出,宛如化作了宛如森蚺的巨大藤蔓。

青絲具備通天仙藤的血脈,強得無匹。

雖是植物卻是無畏水火,金石可裂。

直接洞穿了身前的火焰,直接將眼前的攔路虎擊殺。

青絲不染一滴鮮血,重新回到她的手中,身形縮小,盤繞在手腕上。

宛如一道翡翠所製作的纖細手鐲。

她麵色清冷,豔麗無比的容顏透著一絲淡漠和威嚴。

如今她終於是到了小重樓了。

薑明珠心中暗自思量著。

她其實也有些迷惘。

她來乾什麼?

來見證明琳琅奪下水靈?亦或是打斷她順利得到,奪下她的機緣自己用?

那樣未免有些太卑鄙了。

畢竟修士的氣運和機緣往往有著註定一說,若是搶奪他人機緣,必定落下一身因果。

她歎了口氣。

而且明琳琅出身無儘海,更是天海明家的傳人。

如是她真的出手針對她,相當於薑家和明家一定程度上撕破臉。

對於薑家或者是明家,都會有著幾分影響,她不可能意氣用事。

體內的崑崙闕靈力傳來了感應。

感應到的氣息一道若水清澈,一道如冰寒霜。

莫不是陸長灃和明琳琅在一起?

那倒是有意思了。

她周身的速度瞬間爆發。

朝著感應到的氣息而去。

………

而這邊正在極馳的明琳琅和陸長灃都是微微揚起了眉。

有一道崑崙闕氣息正在快速接近。

如此純粹,宛如萬物初生的木之氣息還能有誰呢?

隻有單木靈根和木靈體的薑明珠。

明琳琅眼中閃動幾分疑惑。

薑明珠不知道為何,她能感覺到她一直對自己不甚喜歡,甚至有時候會暴露出幾分惡意來。

明琳琅自然是敬而遠之。

如今她在朝著他們這裡靠近?

她倒要看看薑明珠葫蘆裡想要賣的是什麼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