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心路上,白色的霧氣升騰,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登上了高處,這些白色煙霧緊緊地繚繞著每一個人,它們無孔不入,無法抵抗。

越是高的階梯上,那白霧就越加的濃厚。

唯有用自己絕對的意誌力,才能將侵入體內,時刻誘導自己跌入幻境的霧氣斬滅。

同樣的,越來越多的人停下了腳步。

他們眼中一片混沌,黑色的眼眸完全被白色霧氣籠罩,看不得真切。

當徹底失去意識之後,通心路就會射出一道金色光輝,將之傳送下去。

而超過了二十階的,便是成就了外門崑崙弟子.

裴夕禾覺得腦子越來越混沌,她的眼睛被濃鬱的白霧所遮擋。

她的腳步頓了頓。

白霧之中,無數的人像幻化而出。

凶悍無比的羅刹幻象,正是對應了她內心的恐懼,她恐懼這些可怕的東西。

她想要逃跑,可是渾身上下都不聽使喚,雙腳像是鑄鉛一樣,無法動彈,她隻能看著那凶悍暴戾的羅刹像,手持著鋼刀一刀砍來。

全身僵硬,甚至連開口都做不到,她隻能驚慌地閉上了雙眼,內心的軟弱和恐懼暴露無遺。

猛地,才發現隻是幻象。

再一睜眼,已經是被一道金色光暈籠罩全身。

正是第四十五階所在。

要說低,也不是最低,也過了二十階梯的劃分。

因為走過二十階,破開來自父母深紮在心間的那些懼之後,她心裡敞亮非常,一口氣走過了十多階,但在這新的幻象之中,敗了。

而她在金色光暈籠罩全身之前,望了一眼四十五階之上,還有人在攀爬著。

她握緊了拳心,第一次覺得自己為何不能再堅定一點。

要是再堅定一些,再強一些,就能再多走幾道階梯。

她深呼了口氣。

但幸好她成功了,她已經可以說是一名崑崙的外門弟子了,這就是最大的幸事。

不必再擔心被送回裴家,或者說是李老爺家。

不必再擔心自己會被人買賣,她有了嶄新的開始,她可以成就騰雲駕霧的仙人!

多美好!

看著更高處的階梯,她收拾了心情,眼中重新展現出晶亮的勃勃生機。

金光全部籠罩她的身體,她被傳送下去。

而那金光則是在她的右手手腕上凝成一小道細密的紋路。

仔細辨認,正是四十五的古文字。

………………

“真不錯。”

水鏡之外,那藍衣老頭摸了摸雜亂的鬍鬚,眼底是滿意之色。

那白藍色衣裙的小姑娘,此刻已經走到了第一百二十六。

而那個薑家的小姑娘,同樣是走到了一百二十四。

她們具是有不凡之處。

那薑家的小姑娘眉心逐漸的有著銀色光紋浮動,細密無比,形成了一個古文字。

薑!

薑乃是古姓,傳承淵久,如今的修仙大族,嫡係血脈傳承有神秘力量,這銀色薑字正是他們的血脈圖騰所化。

薑氏一族的血脈之中藏有大恐怖,大力量,大玄機。

有傳聞乃是上古帝王之血,具有驅散邪妄的神秘威能。

那明琳琅被白霧糾纏的雙眸有著明藍色的光,越加的閃亮而晶瑩,無數的細小宛如水波的痕跡在那一雙眸子之中越發清晰,組成了水之大秘。

這就是這二人的底蘊所在。

其餘的,同樣有著天賦異稟之人爭鋒而上。

一個男孩渾身浮動火光,火焰磨礪他的意誌,幫他斬開白色迷霧。

白衣女孩雙眸宛如蛇瞳般收縮,一刹那化作了銀色,宛如三瓣綻開的花瓣。

一個十幾歲的少年,雙眸血紅,帶著與生俱來的煞氣破開迷霧。

………………

良久,終於是結束了。

通心路之前,一陣璀璨無比的白金色光芒射出來,

化做了一方長長的畫卷。

畫卷攤開,其上一個個金色的名字浮現出來。

按照通心路的登頂階數從低到高一次排列,凡有名者,皆是被崑崙外門所接納。

裴夕禾激動的看著那畫捲上浮現出了自己的名字,裴夕禾,金色的字體,像是象征著她的新生!

這幾天一直被她小心隱藏的揣揣不安一下子有了宣泄的口子,她的眼睛不由得通紅起來。

可是她記得當初對自己說的,她不會再哭了,因為她那時候清晰地意識到,在不在乎你的人,或者說決心捨棄你的人麵前,哭是冇有用的。

她吸了吸鼻子,強忍著淚意,把眼淚憋了回去。

她高興!

一個個的名字接著浮現出來,她接著看。

不由得驚呼。

真是太厲害了。

前十名已經是都出來了。

樓青彥,一百零一。

季棠裳,一百零四。

寒蟬,一百零七。

花溪芷柔,一百一十。

趙笙越,一百一十三。

陸長灃,一百一十九。

申屠長昀,一百二十七。

薑明珠,一百三十三。

曲風真,一百三十六。

明琳琅,一百三十七。

他們不僅有著絕佳的堅韌心性,還都有著底蘊和不俗的資質,才能支撐他們跨越第一百階。

裴夕禾的內心不由得生出了濃烈的豔羨。

她不由得摳了摳手心,眼睛像是發著亮光一樣緊緊地看著那一個個名字。

“現在,願意入我崑崙弟子,將一滴鮮血滴入手上的印記,在這崑崙榜上用精血點亮你的名字,從此,便是我崑崙子弟!”

威嚴的聲音在虛空之中迴盪。

裴夕禾瞧見周圍的人一個個紛紛咬破指尖,將鮮血抹上了手腕的那道印記。

她心裡生出幾分迫不及待,又是揣揣不安。

崑崙大教派,即便是外門弟子同樣是有著劃分的。

師兄師姐已經詳細地和她說過了。

崑崙外門弟子共有三等之分。

一等最高,三等最低,進門之時,若是天資和表現都足夠出色,就能夠獲得更高的地位身份,也更是能夠得到宗門資源的傾斜。

這並非是不公平,相反的很是公平,因為這等級還可以通過任務堂所得的貢獻點提升。

若是三等弟子,便是需要一千貢獻點升到二等弟子。

二等弟子需要五千才能升到一等弟子。

而一等弟子凡是修為達到了築基之境,就可以通過三年一度的外門大會比試,得到內門長老賞識,成為內門弟子!

越是天資出眾的,越是可以成為宗門的中流砥柱,而前期傾斜的資源,同樣是可以加深弟子對於宗門的歸屬感。

而他們這裡最多隻能是成為二等弟子,想要成為一等弟子就必須要腳踏實地地攢夠五千的貢獻。

裴夕禾有些緊張,她已經確認入門了,可是人本就是貪心不足的。

得到了之後就想要更多。

得寸進尺,是天性,是進骨子裡的劣根。

她想著,無比期盼自己可以成為二等弟子。

用牙齒咬破了食指指尖,勉強地擠出來了一滴鮮血摸到了那印記上。

那金色的紋路被鮮血染紅,然後緩緩地變換了起來。

最後凝結出了兩道青痕!

二等弟子!

她的眼中冒出了強烈的歡喜之情,抬起頭看向那張崑崙榜上的前十名,內心悄然地生出了幾分野望。

為什麼她不能登到那最高處呢?

為什麼她就不能成為最好的一個呢?

她再次看向白霧散儘的長梯。

九百九十九道。

我會一點一點地爬上去,走到那最高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