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長灃和裴夕禾脫離了此處。

他們的足尖輕點,從長白梭上躍下,落到了地麵上。

“我們這是到了哪個地方?”

裴夕禾開口問道。

此處重歸寂靜,已經擺脫了剛剛的幻獸陣。

“我們應該是剛剛闖過了類似奔雷陣和千幻玲瓏陣的入口護陣了。”

陸長灃冷靜得很快。

眼底閃爍著幾分晶亮。

他開口說明自己的推測。

這大羅天宗五大區域的入口都有著陣法守護。

“那我們就應該是又進入了這大羅天宗五大區域之一了。”

裴夕禾點了點頭,看來應該是如此了。

但是這裡究竟是那裡,就不得而知了。

是太蒼殿?天源洞?小重樓?

還是他們已經去過的長青庫,大羅閣?

“師兄,看來我們也隻有且行且看了。”

裴夕禾有些無奈地開口。

他們崑崙一行人似乎不太順利,就算是會碰上不少機緣,可也是一場顛沛流離。

先是遭了金丹妖獸猿王,又是天幽門的那一群瘋子,幽明子那個瘋癲之人和天幽老祖的不擇手段。

最後再是靳蒼神那個卑鄙小人出手。

而靳蒼神推進來的那些崑崙弟子,不知道會如何。

千幻玲瓏陣,想要擺脫千難萬難。

若非是陸長灃機緣巧合碰上了她剛好掙脫幻境的時刻,也難以將她救出。

若是掙脫不出,就隻能生生熬過那些磨人的幻境。

然後直到神隱境關閉將所有的人傳送出去。

可這些時日的幻境恐怕是金丹修士都抵擋不住。

連修士的堅韌不拔的道心都可以鑽出來一個窟窿。

陸長灃聽見了她口氣中的幾分無奈。

突然就覺得眼前的師妹有些真切起來。

不是表麵上看起來的懂事又完美,真切的模樣讓他覺得有幾分新奇。

會抱怨,會擔憂,即便不是維持著玲瓏又完美的麵孔,也格外吸引人。

“冇事,咱們慢慢走吧,想來咱們也得了不小的機緣。”

“根據我陸家記載,從這神隱境開啟直到今日,能入了那大羅天宗藏經地的,恐怕不足百人。”

裴夕禾笑著,微微露出了幾分潔白的牙。

她感覺到了陸長灃語氣之中的寬慰之情。

“師兄,我們走吧。”

到底是哪裡,一探究竟便是。

停留在此處,隻會陷入被動。

裴夕禾和陸長灃邁動腳步,行走在道路上。

裴夕禾此刻內視丹田之內。

是啊,她都已經得到了天大的造化和機緣了。

甚至是陸長灃這等頂尖世家子弟都難以想象的東西。

那片白金色的紙頁落在了三色靈根底部,和那一朵曼陀羅花達成了奇妙的均衡。

而她的丹田內壁銘刻著一個個玄妙無比的符文。

一個符文恐怕就得她花上大量的時間和功夫去破開,慢慢理解。

可若是她能掌握這部道經。

《天光無極》,一品道經之中的稱王稱帝的存在。

她的實力將會真正的突飛猛進。

此等層次的道經之中本身就潛藏著無數的玄妙變化,諸多的道術隱匿其中。

道經大成,山河天力俱可撼動。

裴夕禾先不看那麼遠,就是眼下隻要剛入門,她恐怕就能直達金丹境界。

她打定了主意,一出神隱境,就閉上兩三年的關。

先把那三品秘法掌握了。

出了關,就再慢慢修習這部無上道經。

她的計劃有條不紊,安排得當。

想到了這些,她的臉上就真切了不少,那一副玲瓏的笑模樣之中多出了真實感,更是增加了幾分柔色。

隨著她見識的擴寬,越發多了幾分天地大的感悟。

身上的那一股平日裡玲瓏無缺的完美卻又不甚真實的感覺在慢慢地淡下去。

整個人似乎在變得更加鮮活。

………………

薑明珠陰沉著一張臉。

她同樣是運氣不太好,被擊打入了千幻玲瓏之中。

明豔絕色的臉上有著幾絲波動的怒氣。

她險些陷入了那幻境之中。

果然是千幻玲瓏,會具現人內心之中的恐怖和憂思。

她的幻境之中,那話本之中的劇情一一上演。

薑明珠似乎完全控製不住自己,一次次被不知道由來的怒火衝昏了頭腦。

她一次次嫉妒明琳琅的好運道,甚至不擇手段。

還一次次被明琳琅所打臉。

如此一回憶,她就忍不住怒火滔天。

她薑明珠怎麼可以成為另一個人的陪襯?

一個驕傲得要命的少女,繞是她的心性在如何堅定,都是被這樣的所謂命運激怒。

幸好老祖給她身上留下的護身手段及時驚醒了她。

否則她可能真的就因此沉淪其中。

她討厭極了這種感覺。

如今出了白霧,遠離了這千幻玲瓏陣,都是難掩暴烈的心氣。

她沉沉地深呼了口氣。

薑明珠出來的方向反了。

冇能進大羅閣,而是恰好從入口處走了出來,也就是之前和靳蒼神他們發生碰撞的地方。

顧長卿和關長卿他們修整隊伍,已經離去了。

薑明珠站在原地,若是要進入這大羅閣,恐怕是要再闖一次這千幻玲瓏。

她的心底終究是升起了忌憚,不願意再踏入其中。

清澈的眼眸之中,怒火逐漸平息下來。

她抬頭望天,心思慢慢平靜下來。

碰見了什麼不尋常的事情,亦或是心潮翻湧的時候,不要急著做決定。

這是老祖教她的帝王馭心術。

當她的心思完全平息,她才能統攝全域性。

穩中求勝,這是帝王之道。

她不急著尋找崑崙隊伍。

既然離開了崑崙隊伍,她不如自取尋一番機緣。

她如今其實真正想去的,是小重樓。

話本之中寫明瞭。

明琳琅將會在小重樓之處得獲秘寶傳承。

她降伏了水靈,體質天賦得到了一次洗滌。

薑明珠想要瞧瞧,這一切會否切實發生。

如何做,再做定奪。

她的身上出現了一件薄如蟬翼的紗衣。

宛如星光所織就的一般,流光溢彩。

卻是很快掩蓋下了紗衣自身全部的氣息和輝光。

甚至她整個人的氣息都是被徹底抹去了。

這乃是四品靈器幻天衣。

無論是隱匿還是防禦都是上乘。

她手中自有薑家關於神隱境大羅天宗的地圖記載。

無需跟隨隊伍,依靠崑崙傳承的地圖和前人記載。

薑明珠邁出了步子,走向了小重樓的方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