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身周的靈氣充盈。

隨著她意念和心境的堅定。

她似乎琢磨到了些許虛無縹緲的東西。

是她未來的路和方向。

這份心境的突破不僅僅帶動了念力上漲,連自身的靈力境界都短暫地突破了壓製。

從築基四境一躍而成五境。

體內的靈墟再現,四道七彩玉階閃爍著,璀璨無比。

一道七彩之色從靈墟之中掠出,化作了她的第五道玉階。

她法體發光,有著奇妙的輝光凝結成了玄妙的細小光紋。

一股清氣自靈墟之中傳出,肉身的潛力被進一步開發。

裴夕禾的眼眸之間帶了幾分既顯得鋒芒又亮的光。

可是身周的幻境碎片又在發出了白色的光。

將她的念力感知和靈力都在儘數壓製。

還來?

裴夕禾心底生出了幾分膽寒。

一次又一次,無比的幻境猶如層出不窮般。

誠然如果能夠度過這一次次的幻境,就能夠不斷磨礪自己的意念。

真的如此,或許金丹難尋的道心都可以因此生出。

可是人人的心都是一根彈簧。

一次次的壓縮,將會將會帶來磨損。

當磨損積累到一定的程度。

恐怕再堅固的道心都會因此崩碎。

這就是地級大陣的恐怖之處。

你永遠不知道這些幻象什麼時候會結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撐不下去。

她眼底閃爍著的幽黑色念力飛蝶被一股白色霧氣泯滅。

六感又在被壓製下去。

要將她扯入新的幻境之中。

不行,她必須想辦法破局而出。

她眼瞳似乎一層如刃鋒利的幽黑色光凝出。

裴夕禾的眼角溢血。

識海之中在瘋狂地壓榨著剛剛因為破開幻境而增強的念力。

在白霧的消弭下。

一道深黑色的念力化刃而出!

直接削向了波動著的白霧。

可是黑刃冇入其中,卻是直接消弭了去。

裴夕禾心中暗自想到果然如此。

地級大陣,連金丹的念力都無法突破,隻能無限沉淪其中。

太過恐怖了,就算是幽瞳大成,她如今的念力已經足以媲美築基後期,也難以掙脫。

她的眼中有著幾分不甘,也有幾分擔憂。

裴夕禾不通陣法。

甚至說因為把所有的時間都傾注在了修煉上,她修仙四藝陣符丹器都不通。

這本就是很現實的東西,她冇有頂尖的天賦,就將所有的時間彙集一處。

而且她也冇有足夠的資源支撐她去探索這些技藝,隻要有個大致的瞭解對她而言就已經足夠了。

當白色霧氣就要將她全部籠罩,周圍的幻境幾乎徹底改變。

一道刃光驟然劃破了白霧迷牆。

是一柄月白色的短刃。

它的刀柄尾處綴著一枚紫色的寶石。

寶石晶瑩剔透,其中像是有著無數的細小符文凝就,神秘非凡。

“走!”

裴夕禾猛地抓住了被撕裂的白霧這個機會。

她雙眸之中念力化作了一隻隻的黑蝶。

蝴蝶振翅,翩翩而飛,渾身一震,儘數炸裂開去,將周圍的白霧儘數驅散。

運足了五境靈力,瞬息宛如炮彈一般,衝了出來。

脫離了這裡的白霧籠罩,裴夕禾的六感儘數迴歸。

她眼中有些充血,是過度動用了念力的原因。

白色衣衫翩飛。

裴夕禾抬眸看去,是陸長灃。

他左手持著月白色的短刃,右手握住冰息劍。

劍眉微微皺著。

“先走。”

裴夕禾也知道此處不是說話敘事的地方。

周遭的白霧似乎還要湧上來。

她點了點頭。

五境靈力儘數施展,靈力托住了她的身形,漂泊在虛空之中。

靈力做燃,跟著陸長灃迅速地脫離此處。

良久,知道再也看不見那一片白霧之後。

裴夕禾的靈力因為長久的禦空,也是已經耗去了五六成。

陸長灃渾身的靈力一收,輕盈瀟灑地落地。

裴夕禾跟著躍到地麵。

周遭已經脫離了白霧的範圍,是宛如室內的裝潢。

雖然瞧不見頭頂的高度,但兩麵是雕花長廊。

裴夕禾定了定心神。

抱拳朝著陸長灃道謝。

“今日能夠脫離這千幻玲瓏陣,全仰仗陸師兄搭救,師妹銘記恩情在心。”

她一雙杏眼眼神清明,不帶有討好和算計,看上去滿是真誠。

陸長灃微微頷首。

“無需掛懷,我們倒是頗有緣分。”

他比了比手中的那柄月白色的短刃,淡藍色的刀身更像是一塊水晶,晶瑩澄澈。

“這是我陸家老祖賜下的破幻刃,隻要自身靈力充足,就可以劃開幻境。”

“我的靈力也隻夠我自己突圍而出,你也是出色,自己破開了幻境,我又是恰好經過那裡,這才能順勢出手,將你救出。”

裴夕禾抿唇一笑。

“可就是順手的事情,對我而言也是恩情啊。”

她顏色奪目,即便是在美人層出不窮的修仙界都難以尋到足以媲美的姿色。

揚唇一笑,就猶如燦爛的星輝劃過夜空,讓人難以移開眼睛。

陸長灃不自覺地劍眉鬆了鬆。

“之前猴王一行你也看到了,我不擅長這些周全思慮,如果你想要報答我,我們就一起一探這片區域的大羅閣吧。”

他唇角帶了些笑意。

陸長灃身為世家精心培養的繼承人無疑是出色的。

他不會像是大部分的人羞恥於自己不擅長的地方。

他提起自己不擅長的地方,模樣坦蕩,姿態自然。

善於利用周圍人不同的特質和能力,是他最基本的能力之一。

裴夕禾揚唇:“師妹自然希望能儘我之能幫到師兄。”

陸長灃瞧向他們剛剛脫離的迷霧區的方向。

不是他不想幫助深陷大陣的同門們。

他修為如今六境,就算是修煉有上品道經,真實靈力足以和築基後期爭鋒。

可這破幻刃本就是三品靈寶,所需靈力是一個恐怖的數字。

單是將自己護送出千幻玲瓏都是磕了不少的回靈丹才勉強成功。

即便是此刻恢複了靈力,再入白霧,他也搜尋不了太多的區域,反而容易把自己搭進去。

如此隻能是各自儘力罷了,這神隱境本就不是一帆風順的。

既要防著恐怖妖獸,又是天險地缺,甚至是修士之間的爭鬥。

可以心懷仁慈,但不要仁慈到愚昧。

他對著裴夕禾輕點了點頭。

“我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