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嬋衣雙眸刹那之間霜寒無比。

還是讓天幽門漏了隻老鼠回去,該死的。

畢竟當時幽明子拖延他們太多的時間精力了。

她冷笑出聲。

“四片葉,靳蒼神,你算個什麼東西?!”

這男子正是道門天驕靳蒼神。

他不怒反笑。

“雲妹子,彆急著生氣啊。”

“如今這裡那個天幽弟子跟瘋子一樣地到處亂竄,恐怕早就不止我們道門知曉了。”

“合歡,蓬萊,秘閣,刹魂,煉血,這些可都知道。”

靳蒼神微微一笑。

“你覺得你一個雲嬋衣和這些受創的崑崙弟子,護得住嗎?!”

雲嬋衣的麵色變得的無比難看。

有的時候漏的就是一個點,就會毀掉一盤棋。

能夠讓天幽門老鬼物不惜犧牲掉幽明子那樣的天驕弟子,以及整整一隻隊伍來獲取的仙草。

九葉鳳凰涅槃草。

仙草之珍貴,足以讓所有修士動心。

靳蒼神接著說道。

“我道門要你崑崙四葉涅槃草,就護持你們順順利利地出這神隱境。”

“這筆買賣不劃算嗎?”

他微微一歪頭,俊俏的麵容泛起了一絲邪氣。

靳蒼神身後的金甲傀儡身上散發出了驚人的威勢。

這些傀儡就足以媲美半步金丹。

還有一個個道門弟子虎視眈眈。

雲嬋衣,顧長卿,關長卿,他們三人的麵色俱是沉了下來。

雲嬋衣沉著臉。

劃算個屁!

靳蒼神的狗屁名聲誰冇聽說過?

如是真給了,到時候不反戈一擊把剩下的搶走都不錯了。

“你的胃口也太大了吧。”

靳蒼神哈哈大笑了幾聲,然後隨即停止。

他眼底泛出了冷光。

“雲嬋衣,不要給臉不要臉。”

若不是忌憚崑崙其他幾支隊伍的箇中高手,他們怎會在這裡如此給她留情麵?

直接九葉涅槃草都是他們,豈不是美哉?

雲嬋衣何嘗不知道他們是忌憚崑崙在這傳承地之外的那幾隻隊伍。

若是他們這裡真的全部隕落,就像是天幽門都能逃出一隻老鼠傳出資訊。

他們也會拚死將訊息傳給其他隊伍的人。

屆時剩下的幾隻隊伍一起聚集在傳承地口,不惜一切代價的報複。

哪個宗門的弟子都承受不起。

雲嬋衣深吸口氣。

嘴角卻是抹上了一道詭異的笑。

靳蒼神頓時感覺到了幾分不妙。

雲嬋衣輕啟還略顯蒼白的唇瓣。

“靳蒼神,老孃已經通知了於瑞和莫寒。”

“你若是敢動我崑崙弟子,就不要想踏出這大羅天宗的傳承地一步!”1

靳蒼神眼底翻湧一道戾氣。

無他,他曾經慘敗在於瑞手下,這對向來無比驕傲的他,是件天大的折辱。

可是也確實,在心底升起了忌憚。

雲嬋衣手中浮現靈光流彩,一陣硃紅之光散發。

玉瓶之中那九葉硃紅的仙草,不是鳳凰涅槃草又是何物?

雲嬋衣眼底露出了一份決絕。

顧長卿心思比關長卿更加細膩幾分,有些隱約猜到了她的想法,心底暗道不好。

“師姐。”

雲嬋衣直接一道禁言法訣打在了他的身上。

“瞧著,這就是你心心念念想要的涅槃仙草。”

“夠膽子,就跟老孃來!”

她縱身一躍,已經落入了那千幻玲瓏的迷霧之中。

關長卿麵色大變,顧長卿掙脫了禁言法訣,大喊了一聲。

“雲師姐!”

靳蒼神此刻徹底陰沉了一張臉,眼底滿是戾氣和凶煞。

好個雲嬋衣,好個雲嬋衣!

先是說明她已經通知了於瑞和莫寒,對他先行警告。

自己再帶著這仙草進入迷陣之中。

仙草一離開崑崙隊伍,他們同為道派宗門,就冇有了對他們動手的理由。

若是真的出手,於瑞必然在那傳承地門口等著他們呢!

屆時自己一行道門弟子皆是於瑞和莫寒的甕中之鱉。

他如何不惱怒?

雲嬋衣舍一人保住了崑崙弟子,避免一場大戰。

她投身入千幻玲瓏,如是能夠破開幻境。

保不定就可以藉此凝結道心,一舉踏入一線金丹。

出了這神隱境就是初聞道的金丹真人。

凝結了道心的金丹真人,堪稱同境無敵。

更是保護好了這鳳凰涅槃草。

若是不能破開,雲嬋衣就是拚了自己的心性受損都不願意向靳蒼神妥協。

這份決絕足以讓人心生敬意。

顧長卿飛速地整理了情緒。

他寒著一張臉。

“靳蒼神道友,若是真想要那鳳凰涅槃草,就進去這千幻玲瓏吧。”

靳蒼神簡直一口悶氣堵在咽喉,不上不下。

他也是剛剛纔看了出來,地極大陣,還是幻術秘境一類的。

真進去了,就是他自己也不一定有把握全頭全尾,心境無損地出來。

他半步金丹,眼看一甲子之前就能突破金丹,成就真人。

前途大好!

若是真心性受損,要找補回來不知道多少歲月。

若是百年之內無法成就金丹,他何談在道門之中立足?

又如何穩固自己的地位,進而步步高昇,成就夢想中的境界?

他心底對著大陣無比忌憚,哪裡敢進去追逐雲嬋衣?

“若是不敢,如今我們可冇有涅槃草!”

“靳蒼神道友,你要真的向我們出手,就要準備好出去這裡的時候,我們於瑞師兄和莫寒師兄的大禮!”

他的言語之中帶了幾分逼迫之意。

裴夕禾稍稍皺眉。

顧師兄似乎有些情緒失控了。

這個時候不該寸寸逼近,一直激怒對方。

就是關長卿都是意識到了幾分不對勁,拉了拉顧長卿的衣袖。

顧長卿向來頗為冷靜,經過關長卿一提醒,反應了過來。

他抿了抿唇,強迫自己露出了一絲笑意。

“不知道靳蒼神道友,此刻是否可以讓我們離開此地?”

裴夕禾心中升起了幾分古怪。

誠然她也因為雲嬋衣的行為而動容,可是也能時刻保持著冷靜。

而顧長卿?

擾亂一個人的冷靜,最有效的,就是關心則亂?

莫不然?

她這裡微微思索著,靳蒼神瞧著顧長卿露出一個冷笑。

一揚袖口轉身。

身後的道門弟子隨著他轉身。

可是那數百的金甲傀儡冇有。

金甲傀儡身上閃爍著璀璨的金色靈光,隻是一瞬間,無數的金色光束朝著他們衝來。

這股衝擊,就是半步金丹也難擋。

關長卿冷眸狠厲。

“你敢!”

靳蒼神揮頭朝著他笑了笑。

“哪有,我可冇動手呢,不是你們心疼你們雲師姐,主動進去這千幻玲瓏找她?”

這股力量不是傷人之力,僅僅是推力。

可是猝不及防之下,足足有三四十個弟子被擊進了迷霧幻陣之中!

裴夕禾本來身體被清月加持,清魂焰自發護體,加上長明簪輔助,勉強擋住了這金色光束。

可是奈何一個兩個被擊飛的師兄朝著她而來,巨大的慣性力加上金色光束的推動。

她,也落入了這迷霧之中!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