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長白輕搖了下頭。

“需得我們自己闖過去。”

雲嬋衣頷首。

這些秘境所設下的陣法從來不是一層不變的。

早就已經不是先代弟子所記錄的模樣。

傳聞這大羅天宗傳承地之中乃是一道絕世神陣,自演造化。

傳承地之中的所遭遇的一切都不會維持不變。

百年前可能是烈火陣,下一次開啟卻是變化成了截然相反的天冰陣。

這玲瓏千幻,不是那些極具殺傷力的殺陣。

但營造幻境,破人道念,不可謂不恐怖。

是一種另外形式的大風險。

“諸弟子都聽見了,此陣,得我們自己闖過去!”

“在這裡退縮不丟人,冇有足夠堅韌的心就不要強行進入。”

雲嬋衣揚起聲音道。

季長白接著她的聲音補充道。

“此陣千幻玲瓏,乃是地極大陣,就是初聞道的金丹元嬰修士,一個不慎都會深陷其中。”

“若無可斬一切的銳心,就不可進入。”

地極大陣乃是極為頂級的一個類型的陣法。

陣法詭奇又恢弘,暗含於天地神通。

分作靈陣,玄陣,以上的纔可稱為大陣,地極大陣,天極大陣。

以及傳說之中,也是此刻操控這整個大羅天宗傳承地的神極大陣。

就算是季長白天賦異稟,陣法天賦乃是崑崙千年一現。

如今也隻是在傾儘手段之時,耗費一月佈置出了一座頂尖靈陣。

如此中間還隔著玄陣的品級。

剛剛雲嬋衣說這地極大陣可困住金丹元嬰,都是無比保守,怕嚇住這些師弟師妹。

這地極大陣,就是揚天下的化神尊上說不定都斬得。

雲嬋衣都是忌憚無比,心底有幾分不敢踏入。

傳聞之中,已經凝就了道心的修士都容易在裡麵落個道心崩碎。

雲嬋衣眉宇之間掠過了幾分鬱氣。

若是不從這裡走,大羅閣確實有著其他的入口。

可是時間上就是浪費掉了。

其他已知入口要趕過去至少要兩三日的時間,並且難以說又會遭遇到什麼陣法。

如今這神隱境之時間已經隻剩下了十幾日。

若是浪費了這幾天都是讓人覺得心疼。

若是再返回長青庫,他們的留存實力不足全盛之時的七八。

可自己的傷勢實際上隻恢複了一半多,顧長卿和關長卿兩人和她也是半斤八兩。

涅槃草的訊息不知道是否傳到了其他勢力的耳朵裡。

若是,那長青庫就萬不可回去。

畢竟不可低估一株仙草的價值。

能夠不被品級侷限,被稱作仙草,多少人會為之瘋狂?

她仔細思量,最終還是做了決定。

“我們啟程去下一處入口。”

若是強行入了這千幻玲瓏陣法,其中的無邊幻境太容易擊垮一個人的心性。

修道就是修一顆無敵心。

若是心完了,那無疑道途中止。

弟子們並無異議。

這地極大陣,他們可不敢真的因為什麼抹不開麵子就去嘗試。

若是被壞了一顆修道之心,誰能承受這個後果?

他們自己都擔不起,誰能雲嬋衣和關長卿這些領頭之人去擔這個責任呢?

所以退去,還真是最好的選擇。

修士是要勇往直前,可也不是說前麵是萬丈深淵,也要衝下去。

說什麼下麵藏著逆天機緣,可人都死了,有個屁用。

弟子們紛紛點頭答應。

雲嬋衣輕舒了口氣。

最怕的就是這些師弟師妹不能理解此陣法的凶險,覺得錯過了他們尋找傳承機緣的時間。

到時候反而不美。

一個團隊,最切忌的就是不能互相理解。

不能理解,就會產生隔閡,一旦彼此之間的信任和理解消失,這個團隊就完了。

畢竟在神隱境的時間很重要。

時機在修仙界也是無比重要的一個點。

錯過了一個時機,可能就會錯過更多的機緣和造化。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裴夕禾也是鬆了口氣。

地極大陣啊,她見都冇見過,傳聞之中,靈陣就可以在鎮壓一切築基境界的修士。

厲害的靈陣更是可以強殺金丹。

地極大陣可想象其威能之大,變化之詭異。

她受到見識的限製,不知道這真正的地極大陣威能全開足以鎮殺化神尊上。

但對其心底已經升起了幾分忌憚。

她輕歎了一口氣。

春澗融已經損毀了,刀修冇了刀,其實她的實力就冇了一大半。

趙青塘傳給她的那兩刀都算得上她的保命底牌,足以跨境界斬落築基後期。

如今冇了刀,她冇法子施展。

春澗融碎落的殘片被她細心從戰場上收了回來,存放在了儲物鐲之中。

畢竟是她的第一柄靈刀。

無論是從何種角度對她而言都有著獨特的意義。

但她也該擁有一柄新的刀了。

該換上一把七品靈寶了。

八品靈寶承受她的築基中境靈力已經力有不逮了。

若是她能握著一柄七品靈刀,那麼和那天幽女修對戰的時候就不會那麼被動。

隻是七品靈刀也是難尋之物,不知道木晚姐姐能不能有渠道幫她找到。

如果不能,就得去籌措一番貢獻點。

入了內門,就可以去看看內門弟子所能兌換的物器了。

必然是會遠勝外門。

隻是終究不如在木姐姐那裡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來定做一把最契合自己的靈刀。

她這樣想著。

卻是冇有瞧見雲嬋衣的麵色一變。

隨著雲嬋衣的麵色變化,關長卿和顧長卿都是瞬間振作精神,嚴陣以待。

雲嬋衣麵色難看。

“道門的朋友,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

“藏頭藏尾的,我還以為是哪裡來的老鼠。”

半空之中傳來一陣陣波動。

一聲大笑傳出來。

“雲妹子,怎麼脾氣還是這麼暴啊。”

雲嬋衣的麵色更加不善。

她從這個聲音裡麵認出來了。

看來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這狗東西想必是跟在他們尾巴後麵來的。

涅槃草的訊息還是泄露出去了。

“所為乾何?”

雲嬋衣心裡雖然有了定論,可是依舊嘴上留了一線。

那笑聲的主人是個九尺男兒。

身材高大,雙眸帶著燦星般的精光。

除了弟子,還有一個個金甲傀儡。

正是道門最擅長的傀儡兵甲!U看書 www.ukansh.com

“彆裝傻了,天幽門的弟子逃了一個,哪怕是大宗師都不會坐視不理的仙草。”

“一共有九葉,我道門要四葉!”

------題外話------

咱就是說,今天因為考試,晚上九點考完,十點左右纔回寢室,開始碼字,就發了一章重複章節121章,內容是一樣的,但最遲三點之前會把內容更新替換的。

勇敢作者,不怕困難!

隻是今晚更新了,明天的更新時間會延遲,也就是星期一,大概中午到下午的時間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