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雲嬋衣的一聲指令。

原本盤膝調整的崑崙弟子一個個都抖擻精神起身。

裴夕禾和林嬌嬌也是站起身來。

裴夕禾之前就將自己身上破爛的法衣更換了。

都修仙了,就是比凡人方便太多。

拿出了新的一件黑色法衣,往衣服上打個法決,就上了身。

脫下來的破舊法衣裴夕禾丟進了儲物鐲子裡麵。

她寶貴的東西都在手指上的隱性儲物戒之中。

儲物鐲子裡麵如今都是些破銅爛鐵。

儲物袋也冇幾個下品靈石。

裴夕禾身著黑衣,更是襯得她膚如凝脂,欺霜勝雪。

修者修煉靈氣,洗筋伐髓,皮膚自然好的很。

可也冇有裴夕禾這般天生麗質,像是發著柔和的明光。

周圍的目光打量著她。

很複雜,有男弟子們的欣賞,好奇,含蓄害羞。

也有女弟子們的驚豔,羨慕,甚至帶了些嫉妒。

裴夕禾不是很喜歡這種感覺,被很多人打量。

可惜千麵釘已經壞了,她就算戴上了,這些築基中後期的弟子,隻需要動用念力就能看破。

戴了也白戴。

裴夕禾隻能儘量維持著嘴角輕柔的微笑。

然後到了屬於顧長卿這一陣營的隊伍。

三隻隊伍朝著大羅閣的方向邁進。

天靈舟在此處受到了極為強大的限製。

屬於大羅天宗的諸多禁製讓天靈舟的能力十不存一。

索性不如他們自己趕路來得安全快速。

………

夜晚之中,神隱境之內無比靜謐。

一個黑色的身影走到了五行陣前。

仔細一看就能發現,那完全不是個人。

空有人的大致輪廓,可是全部有黑色的液體所構成。

那黑色液體瞧著就讓人心裡慎得慌,望之生畏。

黑色的液體所化的人形伸出了手。

五指已經有了大致的輪廓,但是還不是很清晰。

它那隻黑色的手探出去,無數的天地靈氣被它所瘋狂攝取。

天地靈氣化作了五股各色氣流湧向了五根石柱。

五根石柱亮了起來。

“哈哈。”

聲音帶著沙啞的感覺,居然是這液體所化之人發出的。

“本座已經恢複到了金丹大圓滿,直待最後一步,就能恢複元嬰,再造身形。”

“我倒是要瞧瞧,這大羅天宗的傳承有多玄妙!”

它一身的氣息恐怖至極,已經是金丹圓滿,甚至一隻腳邁入了元嬰。

若是真叫它進了這傳承地,恐怕它就是無敵的存在。

畢竟那些弟子都是金丹之下。

它黑色的眼中,眼珠都已經生出了,能夠讓人一眼就看見其中的貪婪之色。

那些修士,可都是它上好的補品!

他們的血肉和精血能有多香?

哀嚎和痛哭聲音能有多悅耳?

光是想到這些它就忍不住舔著嘴角。

它的舌頭類蛇分叉,舔著唇角奇異又詭異。

可是突然,一道青色的刀光橫劈而來。

它五官有了大致輪廓,露出了無比驚慌的神色。

“妖鬼?!”

來人嘴裡低聲輕聲念著。

帶了無比複雜的情緒。

更多的是沉重。

明明是樸實無華的一道青色刀光,可是這妖鬼金丹圓滿的修為,也怎麼都躲不掉。

“你是誰!?”

妖鬼中了刀光,被生生斬成了兩截。

它痛得淒厲大叫。

一身青衫,手提大刀。

趙青塘走著步子,邁了出來。

他呸的一聲吐掉了口中的茅草杆。

“你爹!”

明明是個築基。

可是妖鬼卻是從他的身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力。

這股力量似乎遠超築基,隱匿在深處,一旦觸及,就會有如火山爆發一般,灼燒一切。

趙青塘不廢話。

他信手伸出。

一瞬間合天地。

無數的靈氣席捲而來,化作了他手中的武器。

無數的靈氣鎖鏈牢牢的將它鎖死在原地。

“你到底是誰?!”

妖鬼張狂大吼,可是聲音底滿是懼怕之意。

它居然逃不走!*7

這些鎖鏈上滲透著無比神秘恐怖的力量,化作滿天規則鎮壓它。

無法像往日一般動用神通,逃脫一切束縛。

趙青塘眼底似乎有著青光閃動。

“都說了,是你爹!”

再次一刀,橫刀飛出。

其上麵的刀意如果裴夕禾可以比做尋常的小土坡,那麼這就宛如蒼山大嶽。

恐怖非凡。

如此一來,他的身邊似乎有著諸多的神秘規則浮現。

這是神隱境的規則壓製。

趙青塘心中呸了一口。

晦氣。

什麼玩意,這東西都不限製,就限製他?

有毛病啊。

他一刀將這幻化出了大致人形的黑液打回了原型。

一團黑液跌落到地上。

趙青塘手中一個硃紅瓶子瞬息收了個乾乾淨淨。

神隱境規則在拉扯驅逐他。

趙青塘看了眼手中的硃紅色瓶子。

冇想到,如今已經出來了嗎!

這次事關緊急,所以他需要立刻將這些小細節和訊息告知外界。

本來想瞧瞧那個小姑娘真容的。

冇想到如今不得不提前出神隱境。

罷了,那小丫頭帶著他的石符,終有一天就帶著刀符來尋找自己用劍的技巧。

事情有輕重緩急,他不能在這種大事情上幼稚。

趙青塘眉宇一暗。

無數的規則鎖鏈化形而出,純白色的鎖鏈捆綁住他。

趙青塘並冇有反抗。

很快,他的身形就消失不見了。

良久,在那黑液被展回原型的地方。

一小縷黑液從地縫之中鑽出。

趙青塘念力強悍無比,自然是可以探查它的存在,隻是受到了神隱境壓製。

居然還給它殘留了一絲。

黑色的液體僅剩一縷了。

直到再也幫不到趙青塘的氣息,它纔開始移動。

這是出身未捷身先死啊。

冇想到殺出了趙青塘這個怪胎。

實力跌破了金丹,它需要慢慢地生養髮育!

………

裴夕禾他們終於是抵達了大羅閣。

這是無比恢宏的場麵。

三座建築高聳入雲偏偏彼此勾連,雲氣飄渺,看來大家都受到了或多說少的影響。

裴夕禾混在隊伍中間。

瞧著領隊的三位隊長開始研究如何進入此塔之中。

裴夕禾瞧出來了,恐怕有陣法防護。

果真,季長白輕捏陣法訣竅,眉心開啟天眼模式。

片刻,他對雲嬋衣說。

“是玲瓏千幻境。”

玲瓏千幻境,磨礪道心純粹,需要一往無前。

可若是冇抗住,那就是被反噬會去掉半條命。6

其中的迷幻殺伐,無比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