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藍色的衣衫翻轉,上麵沁透了的猩紅宛如血色蝶飛。

明琳琅劍尖一點,無數的水浪形的劍氣擴散,肅殺又威力無窮。

竟直接將身前的一個築基後期修士絞殺。

她也纔剛剛觸及築基七境,為了出了秘境之後不靈力虛空,明琳琅一直壓製著不突破境界。

否則神隱境的規則漏洞之下,她如今絕不會在七境停留如此之久。

她身上染了不少的血,自己的,敵人的。

一身的藍白色法衣都是染了大半的血色,腥臭濃鬱,連法衣一時之間都無法清洗乾淨。

明琳琅瞧見最後一個修士被斬落在了她的劍下,也是吐了口濁血。

她之前已經和關長卿關師兄聯絡過了,瞭解到了雲嬋衣師姐前來助陣。

如此圍剿幽明子所帶領的天幽門勢力應當是板上釘釘的穩妥。

知道她感應到了至關重要的朝霞露,關長卿自然是讓她小心行事,不需要立即趕回隊伍。

如今她擊落道道強敵,伸出手握住了懸掛在半空的一滴露水。

那露水呈現金色。

朝霞露乃是傳聞之中無根之水混合一縷神水精華反覆煉化而成。

初成之時宛如燦爛無邊的朝霞,散放極美之色。

她出身無儘天海,六品靈物其實對她而言並非不可求。

隻是這朝霞露實在是難得。

神水精華已經絕跡世間,難以尋覓。

想要完美覺醒她身上的血脈,這朝霞露就是最好的選擇。

六品靈物,既不會讓她無法承受,又混含神水超越品級的神妙。

金色露珠被她握在掌心。

頓時融入了體內。

一刹那之間,似乎體內鮮紅的血都被染成了金色。

而在這份金色渲染下,蔚藍之色開始在其中滲透而出。

那股藍色,宛如大海汪洋,深邃浩瀚。

她雙眸綻放靈光。

如今隻待慢慢煉化此朝霞露。

待到出了神隱境,尋它個洞天靜修四五年,血脈全麵復甦之日,就是她的結丹之時。

………………

裴夕禾聽見了那一聲的鳳凰輕鳴,宛如在她的眼前,有著無邊的赤金之色。

赤色勝火,金色燦爛。

一隻鳳凰展翅,撲天蓋日的威壓,恐怖到了極致。

它微垂一雙璀璨的雙眸。

赤金色的雙眸寫滿了尊貴和睥睨。

雙眸和裴夕禾對視。

它再次一聲輕鳴,猛地衝向了裴夕禾。

裴夕禾下意識地睜大了眼睛,想要躲開。

可是鳳凰妖神一族,速度同樣是世間極致。

咻地一聲,就衝入了裴夕禾的身體之中。

裴夕禾的念力黑蝶被紛紛焚化。

那一滴硃紅色的血,表麵幻化出了鳳凰瑞祥之光。

在她的丹田之中大放光彩。

幸好裴夕禾早就佈下了手段,冇有引起周圍人的注意。

她念力被焚燒乾淨,這纔回過神,從剛剛那鳳凰之血帶給她的幻象之中恢複意識。

那一滴硃紅的鳳凰精血刹那之間崩碎開去,化作了無數的細小血色,漫入了裴夕禾的經絡之中。

不,不隻是經絡。

血液,筋肉,丹田,似乎整個人都被這一滴血所化的血色霧氣浸潤了一般。

裴夕禾感覺到了一股力量宛如蛟龍出海,又飛速隱匿下去,似乎潛藏在了最深處。

她的靈力接連提升。

從築基四境初期一路衝擊到了後期。

這股靈氣波動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但是他們剛剛經曆大戰,各個都是內門弟子,天資頗佳。

從這場爭鬥之中有所領悟,藉此突破的修士,也不是她一個。

畢竟戰鬥,會最快的磨礪自身的靈力,鍛鍊鬥法能力,提高心境。

裴夕禾的突破雖然引起了些許關注,但是在情理之中。

眾人看了一眼也就紛紛散去了目光。

裴夕禾睜開了一雙眼。

她的墨色清眸之中似乎掠過了一絲不明顯的硃紅赤光。

飛速隱去,再難捕捉。

她唇角上揚,似乎是在因為修為有所增長在高興愉快。

但是不止如此。

裴夕禾心裡暗自琢磨道。

都有了鳳凰精血了,還要什麼鳳凰涅槃草?

這精血散入她的周身,將會隨著時間一點點和她融合。

若是能夠把握機會,就能窺看一眼屬於鳳凰一族的無敵道術。

當然,這並非是說她就身具鳳凰血脈了。

鳳凰血脈乃是源血,那種源血是自最本源處誕生。

涉及了生命本源,那就是世間最難以掌握的奧秘。

但裴夕禾或許可以藉助此滴精血的神威,在危難中逆勢而生。

這就是一樁大造化。

如此想來,裴夕禾都是不免得有些感慨,自己的運道是否是太好了幾分。

這真的是當康哼唧給她帶來的嗎?

她心底打了個問號。

前麵的多少個年頭過了,她的運氣確實不差。

出任務的時候往往可以碰上一些不錯的東西,可是似乎也冇有這麼好。

一入了神隱境,就像是打破了什麼東西的限製一般。

青玄皓月,五卷相輔相成的七品道術,六品猴兒酒,鳳凰精血。

這些東西哪一個拿出去不是可以爭破頭?

她輕吐了口氣。

有一些,好得太過頭的感覺。

身邊響起了一聲輕笑。

是林嬌嬌。

“怎麼,我的漂亮師妹,還有什麼好煩惱的呀?快說出來讓我高興高興。”

裴夕禾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師姐,你取笑我。”

她回話帶了幾分女兒家的嬌柔。

展顏一笑,宛如芙蓉出水般的驚豔又清純。

帶了十六少女的幾分稚氣,眼底清亮,讓人一眼就能生出好感和一種想要用心嗬護的感覺。

林嬌嬌經曆了前麵幾場作戰,運氣也是頗好,冇受什麼大傷,隻是捱了一刀,流了點血。

她戰力也驚人,戰績極好。

裴夕禾盤膝打坐,林嬌嬌就蹲下靠著她旁邊。

“師妹,你說我們能在大羅閣裡麵得到些什麼呀。”

裴夕禾抿唇一笑。

“彆管得到什麼,我們好好爭取,儘力爭取,但千萬保住自己安全就好了。”

她冇說什麼好好保命,就彆管爭得到什麼機緣。

這種話她並不喜歡。

修士本就是要時刻不停下步伐,保持著進取心和無畏無懼之氣,才能步步勇敢前進。

當然,性命也是很重要的。

林嬌嬌笑了起來。

“是啊,咱們一起加油,也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

雲嬋衣站起身來,她靈力恢複了大半,隻是先前施展秘法,燃燒了幾十年的壽數,唇瓣有些蒼白。

“眾弟子,半日修整完畢,出發,大羅閣!”

------題外話------

女主的氣運不是憑空產生的,這個呢也涉及全文的大伏筆,不是我為了女主光環強行安上去的哦,所到了後麵會解釋清楚,一切都是有理有據的。

但是這個時候說會涉及劇透,所以可以大膽猜測,小心求證,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