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雙眸帶了幾分喜色。

心裡暗自思量著。

若是崑崙援軍到了,必然對天幽門捲起反攻的浪潮。

可惜自己冇有修煉有崑崙闕,這崑崙弟子究竟在何處集合暫且不知。

裴夕禾眼底閃爍變換,最後還是下了決定。

要原路返回之前的戰場。

就像是她所猜測的那樣,她能有著七成的把握,這天幽門有著更大的圖謀。

既然想要將他們驅逐出那方地域,就一定有著蹊蹺。

如今天幽門弟子應當守護在那裡,而崑崙要發起反攻,就必定會找上門去。

這樣就不用再苦求無果地尋覓崑崙聚集地。

隻是如今去可能難以避開危險。

但若是在崑崙一方和天幽大戰之後再出現,未免會處於一個頗為尷尬的境地。

有些東西必須要參與了,才能被接納和融入。

所以不得不去。

她腳步輕盈,淡青色的乘風道印在兩隻腳腕上閃爍著微弱的光。

快步如飛,殘影難追。

八品道術在她如今築基中期的修為加持之下,也是頗為神妙。

…………

“顧師弟。”

一身白衣的雲嬋衣輕言道。

“可還好?”

顧長卿揚起唇,身邊的關長卿也是笑意滿滿。

“我們都還好。”

雲嬋衣點了點頭。

如今弟子重新集結。

雲嬋衣這就要帶著他們,把崑崙的麵子搶回來!

她麵容清秀而堅韌,帶著一股尋常女子冇有的英氣。

手執一道長鞭。

她氣勢如同雷霆爆發。

“崑崙所屬,隨我,乾他涼的天幽門!”

關長卿神情狂熱。

而顧長卿有些哭笑不得。

這雲嬋衣師姐瞧著是個清秀女修,實際上是和關長卿一個路子的。

野得很,走的是蠻路。

可是無可否認,之前心底的鬱氣被調動,化作了此刻胸中的激盪。

就像是雲師姐所說的。

乾他天幽門!

敢耍陰招,敢搜捕殘殺他們崑崙弟子,就要付出血的代價!

雲嬋衣很喜歡這份氣血激盪的興奮。

恍然之間,她墨色和銀白色的髮絲交替飛舞著,襯著那張英氣的臉,顯得奪目而精光四射。

“跟我走!”

她領頭而行,關長卿的毒素已經被逼出,他和顧長卿兩人隨她身邊掠陣。

崑崙弟子此刻氣勢激盪,個個腳踏虛空,眼中滿是鬥誌。

雲嬋衣看似莽撞,可是她有著足夠的自信,足夠的資本。

她的眼底閃爍冰冷殺意。

此番天幽門的行為是真的觸怒她了。

他們弟子集合清點人數,至少有二三十個崑崙弟子慘遭殺手。

這一份的血債,得親自討回!

不管天幽門有什麼緣由,今天在這裡站著的天幽弟子,一個都彆想要出這長青庫,活著離開這神隱境!

…………

幽明子雙拳緊握。

“怎麼還冇好!”

他已經感覺到了!

數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在朝著他們躍進。

其中有這一道讓他都感到無比的心驚肉跳。

不難猜測到,這是崑崙弟子開始反擊了。

負責破解禁製的弟子猛地吐出了一口心頭血。

血箭落到了層層的禁製上。

宛如赤色烈焰,蠶食著這些封印。

他眼中同樣是燒起了瘋狂之色。

“開!”

他厲聲大喝。

終於,精血化刀刃,血色的烈焰灼灼,將這些禁製儘數破除。

幽明子的眼中閃過大喜之色。

就要揮出靈力去取那九片硃紅葉片的仙草。

“狗東西,你也配!”

半空中傳來一道清亮無比的女聲。

一道長鞭像是絞碎了風雲之氣,席捲朝著幽明子的身上抽來。

幽明子眼神大駭。

若是被這一鞭子抽中,他至少要去掉半條命,尾椎骨儘斷無疑。

如此之下,他下意識地避開長鞭,也就失去了奪下涅槃草的時機。

雲嬋衣身形顯露。

身邊崑崙雙長卿不發一言,他們二人眼中閃爍著陰森的殺意。

若不是他們疏忽,被天幽門韓影偷襲得手,怎麼也不會讓那二三十個弟子白白送命。

天幽門如此趕儘殺絕,那就要承擔好他們反撲的決意。

顧長卿長劍在手,青鋒寒光閃爍,直接攻向了幽明子。

韓影身形隱匿,心頭焦急無比。

關長卿嘿嘿一笑。

笑得頗為陰森。

韓影心頭一驚,突然發現自己身上居然已經被一根銀色薄絲束縛住。

“臭蟲,老子這次特地準備了這根千絲鎖等著你!”

那根銀色薄絲的儘頭被握在關長卿的手中。

用力一扯。

就將隱匿身形的韓影扯了出來。

韓影還冇反應過來,猝不及防。

關長卿已經是一掌蘊含烈焰之力狠狠地朝著他拍了過來。

“小東西,老子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

韓影也是半步金丹,可是其實力比不上此刻已經恢複了七八成的關長卿!

直接就被他拍飛了出去。

幽明子長鐮彈開了顧長卿的青鋒劍。

雲嬋衣步伐輕點。

“顧師弟,讓我來看看這人怎麼這麼大的狗膽,敢殺我崑崙弟子!”

顧長卿聞言後退,和關長卿合力擊向了韓影。

雙方的半步金丹,此刻崑崙更是占據了優勢,他們之前兩支隊伍的半步金丹就足以和天幽門打平。

如今加入了雲嬋衣率領的八位半步金丹。

一時間呈現著壓倒的氣勢。

雲嬋衣眉宇之間寫滿了蕭肅。

長鞭揮動著。

銀藍色的光波從長鞭上波動著。

幽明子渾身血黑色的光輝,化作一個個神秘符文和長鞭上夾帶的力量相抗。

他咬牙感覺到了吃力。

雲嬋衣,實力更在顧長卿之上。

她呈現的,是壓倒性的力量!

眉宇若寒峰,青黛生冷霜。

長鞭影重重,無數道鞭影朝著幽明子抽去。

雲嬋衣瞧著那一株硃紅色的鳳凰涅槃草。

這就是天幽門不惜誅殺他們這一隊崑崙弟子的原因。

價值上是夠了,可是她接受不了!

動了她護著的人,就全部長眠在此吧!

長鞭上射出無數的銀光。

鞭影宛如蛟龍呼嘯,純粹的銀色金靈力在縱橫。

一刹那之間就宛如千萬蛟龍仰天長嘯,氣勢破天!

…………

裴夕禾也已經參入了這一場戰鬥。

她有些愣神。

身前的天幽女修在譏笑。

一身黑裙勾勒腰線的女修滿麵嘲諷。

“小姑娘,拿著八品靈器,你也敢上這戰場?”

她身形如幻影。

裴夕禾手中鬆開了刀柄,應聲落地。

落在地上的是刀柄和一地的寒鐵刀身碎片。

是啊,身前的這個女修是築基八境巔峰,手中的是七品上等靈寶。

破甲針。

七根銀針點到春澗融刀身上。

破甲之效,將春澗融崩碎開去了。

陪伴了她八年多的刀,碎了,冇了。

手中無刀,她要如何對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