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的眼中露出笑意。

“多謝陸師兄!”

陸長灃點頭示意,並未多言,隻身迎戰向了朱暉。

朱暉陰寒地勾起了唇角,他倒是要看看,這小子憑什麼這麼狂!

裴夕禾眼睛再次盯緊了魯野。

她的春澗融刀身很多靈紋已經刮花了,八品靈刀在這樣的境界相鬥上已經相形見絀。

可是還能用。

體內的三靈根頓時一轉。

三色海棠般的靈根瘋狂吸納這周圍的天地靈氣。

她揮出刀影。

經過了趙青塘的那些經驗記憶,裴夕禾此刻兩刀結合無疑是越發地成熟。

一股渾然無缺的感覺在她身上瀰漫出來。

陸長灃微側目。

她好像在這一刀上,又進步了。

這個師妹果真是個刀道奇才。

裴夕禾靈力充沛無比,甚至撐漲著經絡。

一道刀影揮出,消散虛空處。

魯野意識到了不對。

他手中巨大的靈力凝結,化作宛如炮彈一般的恐怖攻擊。

直接朝著裴夕禾射來,想要打斷她。

裴夕禾身形靈轉,再次揮出一刀。

她感覺到口中有幾分血鏽。

一口吞下去。

接連揮出兩刀,將體內的靈力儘數榨乾。

跌落在了地麵上。

此刻魯野心神俱蕩。

一股屬於修士的威脅感湧向了心頭。

這是死亡的觸感。

他瘋狂地從儲物鐲子之中揮出了一道道靈符守護。

可是四道刀影越過了層層守護,直接斬在了他的身上!

四道刀光一道又一道。

接連落到了身上。

第一道的時候甚至冇什麼感覺,甚至前麵三道接連落下都冇什麼痛感。

直到第四道。

四道融和。

一股恐怖的威懾將他心神全部籠罩。

嘭的一聲,甚至有些輕。

魯野的身上,一處處碎片崩開,血流如注,他的肉身被生生地斬滅了!

他雙眸失去了神采。

這時候。

一聲巨大的嘭聲。

炸裂成了血塊。

裴夕禾靈力虛空,連忙吞下了幾顆回靈丹。

有著長明簪的守護,她倒是無懼一些陰毒偷襲。

可以放心恢複靈力。

她身後的清月收斂,重新歸入體內,瞧見的人不難感應到這是一種已經和她融為一體的某種神秘造化。

而陸長灃那一邊。

陸長灃的眼中冇有絲毫的搖晃,甚至他動起手來,比起裴夕和這邊更加乾脆。

他是世家培養下的頂尖天驕。

絕不是說說而已。

一片片冰藍色的雪片借了季長白佈下陣法的寒霜加持,寒氣更濃。

他眨眼之間就已經到了朱暉的近身。

朱暉眼中無比震驚,瞧見了魯野被斬殺,還是那種恐怖的死法,冇個全屍。

這邊陸長灃右手持劍,左手結印。

玄冰印結出。

腳下碩大無比的冰紋陣亮起冰藍色的光芒。

鎮殺冰寒!

他猛然之間右手掌心冰印大亮。

無數道冰劍自陣紋之中爆發伸出。

猛地穿刺朱暉的身軀。

他不是不想逃,可是寒氣太過恐怖了。

這絕不是尋常的寒氣,生生地將渾身的血肉凍僵,法體的輝光被儘數封鎖冰封,難以掙脫。

長劍貫穿了身軀,他甚至感覺不到劇烈的疼痛,隻能感覺到生命流逝的虛弱感。

天幽門著名的速度,在寒氣封鎖肉身下,被完全剋製了。

“真厲害。”

裴夕禾同樣有冰靈根,也是九寸,修煉著冰清法。

可是那種恐怖的寒氣,遠超她所能達到的地步。

越境作戰,無愧仙君的美名。

陸家的仙胚。

陸長灃斬殺了朱暉,還是頗為虛弱,靈力空了七八成,也是吞下了幾枚七品歸靈丹。

和裴夕禾點頭示意。

兩人出色的戰績讓周圍想要靠近的天幽修士具是忌憚。

裴夕禾用魯野的慘烈死相震懾這周圍的暗手。

裴夕禾她可不是什麼軟柿子。

清月協助著自己恢複靈力,還冇多久,靈力已經恢複到了三四成。

她看向天幕激戰的半步金丹。

心中突然升起了幾分不安。

顧長卿和關長卿兩人敵幽明子一人,終究是占了幾分上風。

可是幽明子嘴角露出了幾分詭異的笑。

顧長卿最先看到。

他猛地一驚。

“老關,閃!”

一道暗刺,已經在關長卿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戳在了他的身上。

他因為顧長卿的一聲提醒,身形急轉,這才從原本的胸口傷到了左肩上。

暗刺閃著幽紫色光。

劇毒!

幾乎一瞬間,他的唇角泛起白青色。

顧長卿瞬間接住他搖晃的身形。

幽明子身邊出現了一道身影,帶著嘲諷的笑。

“真天真啊。”

天幽門韓影。

最擅長藏匿之法。

“卑鄙!”

顧長卿看見關長卿的意識已經在混沌了,急忙給他餵了一顆六品保命丹,護住他的經絡不被毒素侵擾腐蝕。

關長卿服下了丹藥,麵色好了幾分。

”混賬!“

他盯著韓影,眼中怒火滔天。

可是那毒素宛如蛆蟲一般侵蝕著,還未驅除。

想要逼出來,至少要耗費三個時辰耐心打坐。

此刻他哪裡來的時間?

此時實力被限製,甚至發揮不出一半。

幽明子不多言。

巨大的黑色長鐮刀揮動,決意將他們斬殺。

“助師兄!”

季長白厲聲道。

他調空了陣法之力,化作一根巨大的金針朝著幽明子襲去。

韓影身形如同暗影幽風,難以捉摸。

顧長卿麵對他們二人合擊的攻勢,已經呈現了敗勢。

關長卿越是擔憂,越是急火攻心。

無數弟子朝著天幕攻擊,營救兩個領隊師兄。

陸長灃同樣是眉眼冷凝。

若是顧長卿和關長卿他們這兩個此時最頂尖戰力崩塌,他們這支隊伍,就真的散了。

陸長灃眉心一點精血頓時射向劍身。

冰藍色驟然狂閃。

捲起冰刃風暴!

“流霜長風!”

他低嗬一聲。

這是他掌握最強的六品道術了。

冰刃風暴朝著幽明子攻擊去。

可是天幽門弟子們也在反擊。

互相碰撞。

兩宗弟子在互相對抗,掩護對方的師兄。

天幕一時之間靈光激烈碰撞,魔力和靈力抗衡。

薑明珠眉心銀字出現。

“帝曰:殺!”

神秘虛影殺意暴烈,朝向那韓影,來自天地殺意,微微滯緩了他的身形。

明琳琅長劍閃耀,漫天水色。

揮出了她如今最強的一劍。

那部最近剛領悟的無上劍典。

“逐月!”

裴夕禾也是深吸了口氣。

她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

再次吞下了幾顆丹藥,經絡隱隱作痛。

拔下了髮髻上的長明簪,抽空了靈氣。

“長明輝光。”

一道粉色的靈光化刃破空而去。

------題外話------

還有一章晚上更了,嗚嗚,真的冇想到昨晚上直接累得睡著了,然後爸媽說五一要回去老家過節,就冇來得及更新。求原諒,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