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著那五根石柱。

裴夕禾根據顏色辨彆了其屬性。

顧長卿的眼眸一挑。

“眾弟子,五行弟子去對應靈柱激發。”

“是。”

弟子們紛紛應和。

一刹那之間,純粹的五行靈力在到處閃現。

弟子們的靈力注入其中。

明琳琅,薑明珠,她們都在出手。

身為單靈根她們的靈力更純粹。

隻是一出手。

墨色的水靈柱和青色的木靈柱刹那就被點亮。

裴夕禾以金之力出手。

她的金靈根乃是九寸五,本就是三靈根之中最強的。

加上拆解煉化了金光氣,金羅靈力完成了一番小蛻變。

體內的力量已經壓過其餘兩道靈根。

她一出手,象征著金羅靈力的金色靈力宛如金色長綾糾纏上白色靈柱。

白色刹那被點亮了。

顧長卿和關長卿微微愣神。

這師妹原來金之靈力如此乾淨純粹。

雖說之前有了部分弟子的金靈積累,可是他們是半步金丹。

如何看不出裴夕禾靈力的關鍵?

緊接著火之靈柱大放赤色華光,黃的土之靈柱同樣綻放光芒。

五根靈柱齊齊點亮。

頓時,數道繁瑣無比的花紋鋪張浮現。

五根靈柱被花紋連接,五色光芒大放。

這五行陣,開了!

五行陣需要灌注五行靈力點亮,從而開啟傳承地真正的入口。

所以他們需要隊伍一齊前來。

畢竟一個人怎麼可能擁有五種靈力?

那種五靈根天資低劣。

在桃花老祖給裴夕禾的傳承記憶之中,隱約提到。

傳聞之中,上古之時有著一種混元五靈根。

其條件無比苛刻。

五道靈根都需要在九寸之上,並且完全相同強度。

才能形成混元五均之力。

修煉速度不亞於天靈根。加之五行變化,神妙無比。

上古之時都萬年難出其一。

除了這種修士,隻有宗門隊伍一起,才能開啟五行陣。

中心五色薈萃之地出現了一道門。

顧長卿帶了幾分笑意。

“走!”

崑崙弟子魚貫而入其中。

裴夕禾夾在其中,順勢入大門之中。

………………

大羅天宗在神隱境傳承久矣。

百年一次的秘境開啟,有著多少的神秘在其中。

但是崑崙傳承數千數萬年,對於這大羅天宗的傳承之地自然是有所探索。

關長卿手中浮現出一捲圖冊。

這大羅天宗分為五大領域。

大羅閣,功法藏經。

長青庫,丹藥靈材。

天源洞,福地修煉場。

小重樓,秘寶傳承。

太蒼殿,乃是昔日大羅天宗的大殿,其中有這無數先賢的神念殘留。

他們似乎是到了。

長青庫。

長青庫在記載之中有著九處入口,此處便是一處。

關長卿的眉眼舒展開去。

“走吧。”

他靈力一震,將大門打開。

幾乎是撲麵而來一處沉香。

這無數的丹藥靈寶,各種藥香和靈藥香氣雜糅著,聞著就已經是讓人覺得渾身一清。

大宗門管理丹藥靈材自有手段。

佈下的時間法陣將會大大地延緩時間流逝。

所以時隔千萬年,這裡的丹藥依舊是藥效充沛,靈株靈氣充盈。

可是他們是外來者,同樣會遭到屬於大羅天宗的防備外敵手段。

果然。

迎麵而來的就是驚天的雷電。

雷電靈根,颶風靈根,冰霜靈根俱是異靈根。

極為稀罕,若是單靈根,其實是微微勝過尋常五行單靈根的。

裴夕禾如今所見的異靈根也就是自己和陸長灃的冰靈根。

還冇見識過著雷電之威。

她眼裡滿是忌憚,雷電天威恐怖無比。

裴夕禾心中暗道不好,身上早就給自己貼上了好幾張金身符。

顧長卿雙眸之中鋒芒乍現。

“眾弟子,禦!”

數百人的身上迸發出了金色的璀璨崑崙闕靈力。

連接成陣,禦之陣!

金色屏障將眾人圍住。

裴夕禾瞧見這層金色屏障居然是在數十息之間儘數崩碎開去。

在金色屏障應聲而碎的一刻。

顧長卿和關長卿都是麵色難看。

他們修煉不過一甲子,這也是他們第一次進入神隱境。

所以即便有著前人的經驗探索,也是處處危機四伏。

“散!”

如今隻能說各自施展手段,抵擋此處的天雷。

“季長白!”

顧長卿大喊一聲。

這正是之前破過七懸陣的天驕。

季長白被數個弟子護在其中,雙眸緊閉。

渾身充斥著玄妙的陣法波動,數道靈力所化的陣線瀰漫出去。

“半刻鐘!”

他需要半刻鐘來尋找陣的生處。

裴夕禾瞧見朝著她擊打而來的一道雷霆。

白色雷霆滋滋作響,在她的眼中散發著屬於天威的毀滅之力。

難怪雷靈根修士被人們稱譽為攻擊力最強的修士。

雷電之威,強的不像樣子,剛剛靠在了她的身邊,數道金身符就已經破碎開去。

八品的護身符,甚至幾個呼吸都抵擋不住。

裴夕禾感覺到一股恐怖的雷靈在接近。

她猛地一咬牙。

金之靈本就可以引導雷電之力。

她反倒是受限,隻能使用冰火靈力。

冰清法催動,冰靈環抗拒著雷光。

純粹的冰,幾乎不導電。

三圈青色焰火絲包裹著冰靈環。

將她牢牢地護住。

她猛地咬牙,體內的冰火靈力同時催動。

清焰煉獄焰。

嘭地一聲,雷火相撞。

彼此激烈劈啪炸響。

身上的金身符儘數碎開飄散,而且兩件護身靈寶出現了裂縫。

恐怕這一道雷霆之力就足以輕易抹殺尋常的築基中期。

終究是擋下來了。

季長白猛地睜開了眼。

“此處陣法名喚奔雷陣,奔雷天地,即便是多年磨損,也足以抹殺金丹。”

“生門在乾門所在!走!”

他口中溢位鮮血。

這是強行參悟侵入此處陣法而被反噬了。

眾弟子在關長卿和顧長卿地帶領下朝著乾門所在。

崑崙闕靈力再次凝結成陣,護住片刻幾息也是安穩許多。

裴夕禾舒了口氣。

找到了乾門所在就好。

這是僅僅是入門的守護陣法就是如此的厲害恐怖。

真到了裡麵,那些藏著奇珍異寶的地方,陣法和其他的手段又會如何?

她心底不禁起了幾分不安。

但是被她飛速斬去。

不安又如何?來都來了此處,再多難關,身為與天爭命的修士,都得往前衝。

得到的丹藥會被按照出手的程度所分發,裴夕禾築基中期本就分不到什麼東西。

冇了欲求,自然不甚迫切。

她自然就當長長見識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