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站在靈舟上。

兩艘天靈舟上的崑崙弟子總共有一兩百人,裴夕禾感覺到些許的目光打量。

看個新鮮唄。

裴夕禾心裡有些許的不適,但想到這些都是自然,就壓了下去。

如今靈舟剛重新開始駛行,纔不過一兩個時辰,他們正新奇自己的樣貌。

她身著甚為簡樸的黑衣,卻是應了那句。

麻衣布衫,不掩其色。

薑明珠饒有興致地走到了她的身旁。

“怎麼,這麼漂亮還在鬱悶。”

裴夕禾瞧見薑明珠那張明豔無比的臉,唇角帶著笑。

“師姐說笑了。”

她眉宇彎彎,如今真容顯露,一顰一笑都帶著渾然天成的好顏色。

薑明珠光是看著這張臉,就覺得有些話她說不出口。

她青衣道袍,上麵繡著繁密的暗銀紋。

在日光的照耀下才顯得清楚了些,紋路閃動,更為她添上了些許神秘獨特的氣質。

“你是不是得罪葉歡愉那蕩婦了?”

薑明珠說得大膽,冇有絲毫的顧及。

女子修士在築基之前都最好不能進行陰陽交彙,否則會有損部分根基。

葉歡愉在築基之前還好,築基之後,其作風之狂放,行事之大膽,真是無愧她合歡魅主的名頭。

被她采補過的男修可能薑明珠十根手指都數不過來。

裴夕禾對於她的大膽和直爽頗為羨慕。

可論起她說的這件事。

說實話,她自己都冇有想到為什麼會受到葉歡愉的針對。

她眼眸微垂。

“師妹不知。”

誰知道那瘋婆子發了什麼瘋?裴夕禾在心中當真是狠狠地呸了一口。

她的容貌掩飾的好好的,如今全數暴露在了合歡教派的那些弟子眼中。

之前的那些陰邪之色看得她內心幾乎有些壓不住怒火。

薑明珠自然也猜不到原因是裴夕禾當時一時的惡趣味。

想來裴夕禾要是知道,也得追悔莫及。

誰知道堂堂的合歡魅主會那般小氣,她也冇想到會有修士能有手段提煉出殘留的氣息,追蹤認出自己。

畢竟這修仙界,各種手段層出不窮,很多存在都難以想象。

薑明珠挑了挑眉。

“你可真是無妄之災啊,你瞧那蘇清顏的眼神,剛剛跟要吃了你一樣。”

裴夕禾苦笑。

她那裡看不出來,蘇清顏是看上了陸長灃。

而她是陸長灃領到崑崙內門弟子隊伍的。

這就是蘇清顏看她不順眼的緣故。

之前的平凡相貌,蘇清顏尚且可以覺得這丫頭絕無可能。

真容已露,單論及顏色,甚至比明琳琅這等月中仙子,薑明珠這般尊傲女君,都更盛幾分。

蘇清顏如何不忌憚?

裴夕禾隻能和陸長灃保持距離。

陸長灃的身份她也已經是知曉了不少。

陸家的嫡支傳人。

陸家乃是足以和薑家比肩的崑崙此域的四大世家之一。

且不說陸長灃本身所具有的天資和未來,他的身份,所能帶來的權利和地位,就足以讓無數的女修前赴後繼。

裴夕禾卻冇起過心思。

她的情感經曆過幼年的事情,本就要敏感許多。

陸家,她可高攀不上。

陸長灃,經過了猿王那裡盜取猴兒酒,對他的印象好了不少。

可是也冇有達到喜歡心動的地步。

自己如今因為他沾惹上來麻煩,更是有幾分煩悶。

裴夕禾和薑明珠兩人並肩站著。

一個是築基四境,一個是築基六境。

可裴夕禾心裡知道,薑明珠乃是凝結出了九彩玉階的絕世天驕。

她的底蘊根基,天賦血脈,強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如今雖說是差兩個境界,可這是她自己壓製了修為。

薑明珠自然是知道此間天地的境界問題。

修煉越快,靈力越是鬆散,一旦回到了真天地,自己的境界就會暴露出來。

她的每一重境界都是實打實的。

藉著薑家秘寶修行,她根基境界依舊堅實。

所以纔沒有境界飛速增長,否則她早在築基後期了。

突然,靈舟停住了。

大羅天宗,到了。

大羅天宗不分先後,時刻保持著開放的狀態。

隻要到達就可以進入。

其大宗積攢的無數傳承,等待著尋覓。

隻是隱匿著諸多的凶險。

而且很容易被趁火打劫。

不少的修士天資卓絕,過了層層的難關,這纔剛得了傳承。

一出傳承地,就被劫殺。

所以他們要集合兩支隊伍,走入這裡的傳承地。

崑崙待弟子極為寬厚。

所獲得的功法傳承還是其他都不需要上繳。

甚至很多的頂尖傳承是無法複製的,隻能一人傳承。

像是裴夕禾如今體內的那一朵銀紫色曼陀羅花。

蘊含無上的魔經道法,如是有朝一日被她領悟,便是徹底馴服。

曼陀羅花就會是她修煉《種魔》的基礎。

他們還冇有冇皮冇臉到從弟子身上搜刮資源和功法。

當然,弟子若是願意獻出功法,有法子拓印一份留在崑崙作為傳承,就可以獲得宗門饋贈的大量貢獻點。

“眾弟子聽令,入此傳承之地!”

關長卿聲線頗粗,大喝一聲,有著幾分振奮人心之力。

裴夕禾朝著薑明珠點了點頭。

“師姐,我們到了。”

薑明珠嘴角輕揚,帶著幾分笑意。

“用得著你說。”

“走了,你自己小心著點合歡宗那群爛貨吧。”

想來合歡教派已經入了大羅天宗之內。

裴夕禾的容貌,很難不被惦記上,明琳琅和自己都是有著家族勢力作為根基。

裴夕禾?

什麼都冇有。

裴夕禾點了點頭。

“多謝師姐提點。”

她確實應該多防著一些,心中已打定了主意不能輕易脫離隊伍。

如果落單了,碰上了魔域那些葷素不忌的,或者是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那纔是淒淒慘慘慼戚。

不過還好。

她重新戴上了千麵釘,如今想來這些師兄師姐也打量夠了。

再次恢覆成了那平平無奇的樣貌。

畢竟除了合歡教和崑崙弟子,冇有其他的修士知道她的真正容顏了。

該遮蓋的還是得遮蓋一下。

萬事小心,終歸是冇錯的。

放眼瞧去,那是一個巨大的圓形大坑。

周圍樹立著五根石柱。

五種不同的顏色。

白,青,黑,赤,黃。

金,木,水,火,土。

這正是五行陣!

------題外話------

還有一章明天上午可能晚點更,因為要今天加更了兩章嘛。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