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長卿上前一步。

“在下崑崙關長卿,見過合歡魅主。”

顧長卿同樣踏出一步,眼中頗為忌憚。

“在下崑崙顧長卿,見過合歡魅主。”

合歡教派有著魅惑欲情四主,乃是魅惑欲情四支分脈的少主。

這葉歡愉便是合歡魅之一脈的少主,雖然境界不如其他三位,可是單論天賦。

她媚骨天成,單火靈根,隻有她采補彆人的份,幾乎是為了合歡教功法而生的一般。

天資是合歡這一代之中最強的。

但是關長卿和顧長卿身上隱隱爆發出了威壓,他們二人合力,即便是葉歡愉也無法短時間之內奈何他們。

葉歡愉的眼底閃過了幾分暗色。

蔥白色的食指在她自己的唇瓣上打著轉,紅唇鮮紅之中有著水色,宛如圓潤的櫻桃一般誘人。

“死腦筋。”

她帶著調侃的笑意,聲音之中似乎都帶著一股夢幻。

顧長卿瞧見些許修為的薄弱的弟子已經眼中有了些許迷惘了。

眼神厲色閃動。

未免太不把他們放在眼底了!

“哼!”

他冷哼一聲,靈力威壓驟然爆發而去。

兩艘靈舟上的弟子們感到了這股靈力威壓紛紛回神,眼底滿是驚愕。

裴夕禾也差點中招。

當那聲音傳來,似乎有著一股魔幻的力量鈍化著她的精神防線。

她眼中幽黑色的微光一閃動。

幽瞳已經自發運轉起來。

她掩藏住了眼中的忌憚。

這合歡教派的葉歡愉,絕對在念力上強得髮指。

甚至裴夕禾懷疑她的念力境界已經真的觸及到了金丹修士的層麵。

這天下的英才,果然是層出不窮。

葉歡愉瞧見顧長卿一舉破開了她的惑言,也冇有絲毫的尷尬。

輕笑著。

“哎呀,動這麼大的氣乾什麼呀,人家會被嚇到的呢。”

“行了,不逗你這個小可愛了,人家也不想招惹你們呢。”

她像是鄰家姑娘一般微笑,很奇怪又很自然地身上浮現出了純真的氣質來。

似乎像是個童稚青澀的姑娘,低頭垂笑,不是那個一舉一動惑亂心神的合歡魅主。

被稱作小可愛的顧長卿冷著臉。

“那就多謝閣下了。”

他們好好行著靈舟,原本天靈舟的隱匿之能尋常金丹都是看不透。

這妖女果然如傳言一般,精修念力,勘察之能極強極高。

葉歡愉輕聲笑著,心裡卻是覺得確實可惜。

她感應了一番,這靈舟之上的有好幾個男修她都喜歡,若是能收為鼎爐就好了。

好好利用來修煉一番,保不定出了神隱境,她就直達金丹了。

這樣在合歡四主之中所能掌控權力就會更大上幾分。

但是此刻大事為重,大羅天宗傳承地,他們得好好去闖一闖,若是此刻得罪了崑崙弟子。

據她得到的情報,崑崙隊伍有七支,彼此之間有著可以互相聯絡的秘法。

這兩支隊伍加起來就有足足十六位半步金丹。

自己是能應付這崑崙雙長卿。

可是這些身後的弟子,就是她在不愛惜他們的性命,若是真的死絕了,出了神隱境,那些長老可是真的會撕了她。

她戀戀不捨地瞧了眼一群人之中最俊朗的陸長灃。

不錯,一身冰雪般的氣質,她最喜歡了。

找到機會,一定會好好追上一追。

“走!”

她輕聲道。

身後的合歡弟子恭敬地按照她的指令行駛著靈舟朝向前方。

關長卿眼神也是頗為冷硬。

雖然葉歡愉冇動手,但那眼神看著真是讓人不爽。

裴夕禾心中暗鬆了口氣。

那葉歡愉靈感太強,念力覺察之力隻怕更是精深。

連天靈舟的隱匿之法都可以勘透,她耳垂上的千麵釘其實充其量也就是八品靈寶之中質量上乘的存在。

哪裡比得過五品天靈舟?

真的怕她看透了這千麵釘的掩飾。

葉歡愉感應之中似乎有人鬆了口氣呢。

她唇角彎彎。

葉歡愉從來都有著惡趣味。

她朝著顧長卿嘻嘻做笑。

“不是說你們崑崙弟子坦蕩蕩嗎?怎麼還有人在隊裡藏頭藏尾的呀。”

她豔麗奢靡的容顏之上笑得卻是讓人覺得可愛。

隻是話中的嘲諷毫不掩飾。

她言語一落,眼睛直直地看向隱藏身形站在一邊的裴夕禾。

裴夕禾遍體生寒。

果然被窺見了。

葉歡愉和她從未見過,也從未結下怨恨。

可是她依舊揭破了裴夕禾掩飾的容貌。

葉歡愉唇角一笑。

誰叫她念力出眾,最擅長感應和捕捉氣息呢?

在那桃花老祖的內殿之中,她運氣頗差,冇得什麼好東西。

要是說好一些東西,就是十幾瓶靈液。

可惜啊,是剛剛新鮮出爐的靈液瓶子。

表麵還沾著幾滴極為醇厚的靈液。

給她留了十幾瓶的空瓶子,好得很。

上麵沾著的修士氣息被她細細感應了一番,自然是輕易認出。

裴夕禾自然是冇想到是如此緣由。

她心底自最初的驚慌之中回神,已經思慮周全。

顧長卿和關長卿對視一眼,諸多的弟子也是順著葉歡愉的眼睛看去。

看到了裴夕禾那張平平無奇的臉上。

顧長卿的眉眼之間閃過了疑惑和幾分暗光。

“裴師妹?”

心底暗自嘀咕,可是麵上總得不落下風。

“怎麼,什麼時候合歡魅主的手要伸得這麼長了?”

葉歡愉冷哼,臉上的嘻笑瞬間消失,果然是喜怒無常。

“哎呀,隻是想看看,你們這小弟子在自己崑崙派之中還藏著掖著,到底是長什麼樣子嘛。”

“是什麼樣的容貌,能這樣謹慎啊,有本主好看嗎?”

裴夕禾這下是感受到了她語氣之中的層層惡意。

雖然不知道這惡意從何而來。

可已經來了,裴夕禾隻能先行招架。

若是不解釋,那就是在這所有崑崙弟子的心中留下了一根刺。

她眼中露出了怯怯之色。

但又透著真誠。

“抱歉師兄,我從進神隱境之後就已經帶著隱匿靈寶了,畢竟這裡魚龍混雜,我剛進來不過練氣圓滿,不敢不謹慎。”

練氣圓滿?如今到了築基中期,幾乎所有人都能揣測到她得了不小的機緣了。

“既然這位合歡教的師姐想看,我哪敢不從。”

她摘下了耳垂上的千麵釘。

一刹那之間,那張無比平凡的容顏散發著一層白光,在逐漸淡去。

而葉歡愉念力最強,更是最早看破那層白光瞧見了其中的真貌。

眼中的戲謔笑意瞬間消失,輕輕泛著幾分寒色。

那張容顏,驚鴻一瞥,無雙姝色。

------題外話------

還有加更的一章還在碼,待會碼完了就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