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輕音此時也忘卻了禮數,快步走到三師姐身旁,聲要顫抖的看向弘老頭。

“太上長老,我師姐這是怎麼了?”

忽然,她好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還有我師傅,她不是去尋三師姐了嗎,師傅人呢?!”

弘老頭沉臉,他看向輕音,眼眸微眯,厲聲道:“你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師傅去了何處?!”

輕音被吼的震了一震,此時才發現氣氛不對勁,她嘴唇微顫,“我不知道,我隻知道師傅前兩天出門是因為師姐傳了緊急密令,然後師傅就急急忙忙出門了……”

“是……是師傅出了什麼事嗎?”

聰慧如輕音,立馬就猜到了。

弘老頭點頭,“恐怕是,但我們現在還無法確定你師傅發生了什麼,隻有你師姐,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是,你師姐她……”

弘老頭歎息一聲,這傷,他無能為力,隻能用自己的法相之力吊著她的一絲氣息,但他一旦放開,人馬上就會死。

輕音心頭一震,立馬焦急起來,但又不知道要說什麼,做什麼,她急的眼睛都紅了。

齊越在一旁聽著,也基本瞭解了事情,他拍了拍輕音的肩膀,“不如我們先去將訊息帶給蕭長老和元宗主。”

弘老頭目光落到齊越身上,眸中出現一抹亮色,他忙著救人和罵蕭子寧,倒是忘了這一茬。

此人遇事不慌亂,思路清晰,

他鬆開一隻手,一隻玉佩就被丟到了齊越的手上。

“憑你們二人,無法見到元宗主,拿此令牌去。”

齊越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刻著一個弘字,知道是太上長老的貼身令牌,若是手中拿著這個,那必定能夠麵見到元宗主。

“是。”

二人應下,快速離開。

待二人離開之後,弘老頭這纔再次看向蕭子寧,這不看不要緊,這一看直接讓他心中巨顫!

丹爐之中的火,已然成了紅色。

“上品丹藥?!”

弘老頭心中震撼,他纔多久冇有見蕭子寧?

蕭子寧竟然這麼快就達到了四級乃至五級煉丹師的水準?!

他看得出來,蕭子寧突破到了神魄境,但冇有聽說過突破境界能讓煉丹方麵的造詣也突飛猛進的啊!

“這怎麼可能?”

弘老頭都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了。

但一刻鐘過去,那爐鼎之中的火仍然是紅色的,並且越來越紅!

爐火什麼顏色就代表了此爐丹藥的品質是何等品質。

弘老頭從心底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用了三百多年才達到的成就,蕭子寧這纔多少歲?這才觸碰煉丹多久?!

弘老頭心中的世界觀都跟著崩塌了,眼睛盯著那鼎爐之中的爐火,幾百年煉丹的經驗告訴他,這爐丹藥的品質,至少是上品。

“可,上品丹藥有什麼用。”

弘老頭雖然驚詫於蕭子寧能夠煉製出上品丹藥,但,即便是煉製出了上品丹藥又有何用?

上品丹藥他們丹弘苑多的是。

弘老頭雖然不相信蕭子寧會煉製出極品丹藥,但他還是會不自覺地看向蕭子寧的方向,關注丹藥的情況。

隻見那紅色越來越濃,甚至是達到了弘老頭都未曾到達的程度,隱約紫色摻雜其中。

弘老頭的眼睛越瞪越大。

心中有一股隱隱的期待,剛開始的憤怒心情已經消失不見,他忽然明白蕭子寧為何這般囂張,敢在他一代煉丹大師麵前造次。

如此嫻熟的淬鍊手法,完全不輸他,而且看那狀態,是少有的煉丹意境。

弘老頭的心忽然緊張起來,“他不會真的當場給我煉製出極品丹藥吧?!”

蕭子寧這時已經到了一個關鍵時候,凝丹!

就在這時,蕭子寧做了一個弘老頭完全意料不到的動作,他手掌忽然一拍,爐內的爐火瞬間盛起來,丹爐之內紅的發紫的火焰在大盛之後瞬間就熄了。

“你乾什麼啊!!哎喲喂,就差一步了!!”

弘老頭不禁失聲喊出來,作為一代煉丹大師,最敏感的就是煉製丹藥的手法和細節。

剛剛蕭子寧的做法,差點冇讓弘老頭氣厥過去,他氣急敗壞的想要過去揍蕭子寧,卻又不能移動。

丹閣三師姐的生命已經到了一個臨界值,若不是靠著仙草的力量吊著,恐怕她早就魂歸西天了。

弘老頭痛心疾首,“你小子!為什麼要硬生生把一爐丹藥廢掉!說不定有一定的機率能夠成功呢,我真的是要被你氣死!”

剛剛那爐火的顏色已經發紫,有一定的機率能夠煉製出來極品丹藥。

“你丫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想氣死你師爺我!”

任由弘老頭怎麼罵他,他都冇有抬起過頭,仍然專注的在淬鍊丹藥。

“整爐都廢了,此時還淬鍊有什麼用?”

弘老頭的心情就如那過山車,一下子從天堂墜落到地獄。

但是轉念一想,失敗不纔是正常的嗎?若是蕭子寧真的煉製成功了,這才叫恐怖。

弘老頭深歎一口氣,這不是早就預料到的事情嗎,竟然會感覺到遺憾?

一個時辰已到,眼前的女子仍然冇有要甦醒的跡象,弘老頭無奈,正準備放棄了。

忽然,就聽蕭子寧驚呼聲。

“成了!”

他眉頭緊皺,“都失敗了,還成什麼成?!”

就在這時,門外也有數道氣息逼近。

四道人影從門口趕來。

是輕音、齊越以及六壬派元宗主還有盛怒的蕭川!

倏地,一道巨響傳出!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