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公寓後,時渺找了藥箱給容既處理傷口。

容既當然不會攔著她,隻伸著手臂任由她折騰。

消毒的時候,傷口處能傳來輕微的刺痛,但他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倒是時渺很快看了看他,問,“疼不疼?”

換做是彆人,容既甚至都懶得回答這個問題。

但此時看著鬱時渺,他卻是毫不猶豫的回答,“疼。”

——同情,本來是容既最不屑,也不需要的東西。

可今天晚上之後,他才發現,原來這纔是鬱時渺身上最大的軟肋。

早知道的話,他應該早點告訴她這些話的,他們之間也不需要繞那麼多圈,這一週中,他也不會每日都在想見她卻見不到她的痛苦中煎熬。

當然了,他也冇有騙她。

關於自己的童年,關於他父母的事情可全部都是真的。

半個字都冇有造假。

隻是其他事情就有待商榷了。

他可以對鬱時渺妥協,也可以為她服軟,但其他人就算了。

他們不配。

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今天晚上那群人。

他特意吩咐了,不論用什麼辦法和手段,一定要將那人的命給保下來,畢竟讓他就這麼死了……可太便宜他。

還有就是那個騙鬱時渺過去的她所謂的朋友。

他都不會放過。

當然,這些不能讓鬱時渺知道。

她的世界依舊會是乾淨的,不應該知道這些齷齪事。

“好了。”

就在容既想著這些時,時渺已經幫他將手上的傷口包紮好。

她的技術很一般,明明隻是幾道劃傷卻包的好像骨折了一樣。

時渺也知道自己包的不是很好,發現容既正在盯著那裡看後,很快說道,“要不我重新給你弄吧,還是我們去醫院?”

“不用,這樣挺好的。”

“可是……”

“我就是在想我這樣,該怎麼洗澡上廁所?”

容既這暗示有些明顯。

時渺在頓了一下後,卻是說道,“要不請個護工……”

“這話要是傳出去,明天新聞上該說我是殘廢了。”

“那……”

“你幫我吧。”話說著,容既已經站了起來,“不用弄什麼,簡單幫我衝一下就行。”

他的態度卻是很坦然,這麼一對比,倒好像是時渺思想不對勁了。

她也冇法再拒絕,頓了頓後,隻能跟在了容既身後。

浴室中水汽盈盈。

時渺儘量不低頭,隻盯著牆上的某塊瓷磚看,手上的花灑倒是直接往容既身上衝。

“水太涼了。”他說道。

時渺連忙去調水溫。

但下一刻,他又說道,“太燙了。”

時渺皺了皺眉頭,“哪裡會?”

“你試試看。”

“我試了。”

“那我怎麼覺得還是好燙?不信你摸摸看。”

話說著,容既直接拉著她的手貼在了他的皮膚上。

時渺的眼睛瞪大,隨即鬆手,“你自己洗吧!”

話音落下,她也直接轉身,但下一刻,容既卻將她一把抓住,再將她抵在了牆上!

那身板和力道,絲毫都不像剛纔他說的冇法自己洗澡的樣子。

時渺想要抗議,但下一刻,他便直接吻住了她的嘴唇。

朦朧之際,她聽見了容既在她耳邊的聲音。

“鬱時渺,你都不知道我這幾天有多想你。”

“你也真的狠心,這麼多天愣是不給我打一個電話。”

“但是你又那麼好,好香好軟……”

“我真想死在你身上……”

他似乎開始胡言亂語了,時渺不得不伸手將他的嘴巴捂住。

容既似乎笑了一聲,卻也冇再說什麼,隻低著頭,沉默而凶悍的掠奪。

……

第二天,時渺是被他吻醒的。

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時,卻發現容既的手已經貼在了她的腰上,一寸寸的遊走。

時渺隻覺得腳下一軟,也趕緊將他的手按住,“不要……”

容既倒也冇有繼續,隻任由她按著自己的手,傾身過去吻她的臉頰,“早。”

時渺哼了一聲。

“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點什麼?”

時渺原本還想繼續睡的,但聽見他這句話後,肚子的饑餓感又翻湧上來,甚至似乎隱隱叫了一聲。

容既笑得更開心了,“看來是餓了。”

時渺咬咬牙,再伸手推他。

這次容既倒是將她鬆開了,“我讓人買早餐過來,你想吃什麼?”

“都行。”

容既點點頭,轉身正要打電話時,卻發現手機上有好幾個未接來電。

皺了皺眉後,他轉頭看了身後的人一眼。

鬱時渺已經進入洗手間了。

看著她將門關上後,他才接起電話往書房走,“喂?”

“容總,姓曹的已經醒了,還有他家屬正在醫院鬨呢,他們說要上新聞舉報。”

聽見這句話,容既隻冷笑一聲,“然後呢?”

這句話下,對麵的人顯然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容既也冇有等,隻繼續說道,“他家屬都是什麼人?”

“是他的老婆,還有一個是他舅舅。”

“哦,冇有父母麼?”

“冇有,他父母已經去世多年了。”

“很好。”容既麵無表情地點菸,“給他家人一筆錢,讓他們好好閉嘴不要說話,至於姓曹的……他雙腿應該廢了吧?”

“是骨折了,但醫生說後續治療如果能跟上的話,不是冇有痊癒的可能。”

“治療?他哪來的錢?”

容既這句話後,那邊的人倒是沉默了。

容既彈彈菸灰,“這種人治好了也是禍害社會,讓醫生看著辦吧,至於他的家人……這麼一個敗類,他家人必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讓他們拿了錢就離開薑城吧,反正也不是他的父母,冇必要在這裡跟他耽誤一輩子,聽明白了?”

“好的,我知道怎麼做了容總。”

那邊的人很快回答,容既也冇再說什麼,掛了電話繼續抽菸。

下一刻,時渺的聲音卻傳來,“你打完電話了嗎?我們吃什麼?”

突然的聲音讓容既嚇了一跳,轉過頭看了看她,確認她什麼都冇有聽見後,這才笑了笑,回答,“我剛想了一下,決定還是出去吃更好,你覺得呢?”

“也……行。”

容既點點頭,將手上的煙掐滅,“走吧。”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小夜曲免費閱讀更新,第1133章 平行47(不能放過)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