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完後,容既就盯著時渺看。

他的心跳很快,情緒緊繃——是強烈的不安和忐忑。

過去將近三十年,他從來冇有過這種感覺。

畢竟從前不論是什麼,隻要是他想要的東西,都能夠得到。

幾乎所有的一切,都會在他的掌控中。

但鬱時渺卻不一樣。

也隻有她會讓他如此。

這感覺讓他覺得陌生甚至害怕,卻又忍不住的貪戀著迷。

——隻有在這個時候,他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依舊能跳動,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就在容既想著這些時,時渺突然喊了他一聲,“容既。”

他立即回答,“我在。”

“我一直有個問題想要問你。”時渺慢慢說道,“你為什麼……要選擇我?”

這句話,她之前也問過他。

在情緒失控歇斯底裡的時候,她曾經質問過他,為什麼偏偏是她?

那個時候,他回答了她什麼?

容既忘了。

但她那崩潰和憤怒的樣子他倒是記得清清楚楚。

此時的她卻完全不同。

她隻認真的看著他,那樣子就好像單純的,隻是在跟他討要一個答案。

容既突然明白——這個答案對他、對他們兩人都至關重要。

容既迅速轉動了一下腦筋後,反問,“你覺得,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時渺冇有想到他會這樣問自己。

她先是一愣,然後慢慢皺起了眉頭。

容既似乎猜到了她在想什麼,很快說道,“你說,我不會生氣的。”

“自私。”時渺緩緩開口,“你的家世很好,也很聰明,或許是因為這樣,所以不論你想要什麼,你都能輕易得到,或者該說,你以為隻要你能算計,就能得到,包括……感情。”

“我哥的事情或許是意外,但你之前也做過這樣的事不是麼?比如……高涵。你算到了他在嚐到利益的甜頭後會做什麼,你也算到,在自己的前途和金錢麵前,他會……放棄我。”

“所以你很自私,因為你冇有去想……或者根本不在乎在你和高涵的交易中,我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高涵是對不起我,或許我最應該怪罪他的人也是他不錯,但你呢?其實你跟他一樣,他將我當成了交易的物件,你又何嘗不是?”

容既慢慢抿緊了嘴唇。

“所以我不應該討厭、不應該恨你麼?你總說你可以給我我想要的一切,但你真的有想過我要的是什麼嗎?”

容既看著她,問,“那你要什麼?”

“我要一個自由的人生,也想要一段正常的感情。”時渺回答,“你懂麼?”

“懂。”

容既回答,時渺卻輕笑了一聲,“不,你不懂,如果你懂的話,當初就不會用那樣的方式強迫我跟你在一起,不會阻止我留學,更不會用我的家人來威脅我。”

“是,以前的我是不懂。”容既回答,“但現在的我懂了,所以……你能不能再給我一點時間,教教我?”

容既這句話卻是讓時渺皺起了眉頭。

容既深吸口氣,說道,“剛纔你說的,是回答我的問題,那麼現在……該輪到我回答你的問題了。你問我說,我為什麼會選擇你?”

“因為你很乾淨。”

容既的這句回答讓時渺一愣,然後皺起眉頭。

“聽不懂,是嗎?”容既輕笑一聲,“就好像剛纔你說的那樣,我的家世好,也有幾分聰明,所以我想要的,總能得到。”

“但這些隻是表麵,真實的我究竟如何,你知道嗎?”

“你剛纔說的冇錯,我是習慣了算計,我也習慣將所有人的情緒乃至變化都掌控在手掌心,我以為這樣……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但你知道為什麼嗎?我五歲那一年,我父親便帶著其他女人離開了,我母親你是見過的,她有很強的控製慾,也根本無法接受我父親跟彆的女人離開的事實,於是她便將所有的過錯推到了我的身上。”

“所以我從小就需要在察言觀色中長大,我知道怎麼做能博取人的好感,小時候是在計算那怎麼做才能讓我母親不那麼生氣和不那麼恨我,長大後進入商場就更不用說了,每天都是爾虞我詐,我無法不去計算,甚至不得不用一些不堪的手段。”

“所以我纔會喜歡你,時渺,你……太乾淨了,就好像是我身體中缺失的另外一半,在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隻有你……才能讓我變成一個完整的人。”

“我從來冇有得到過父愛,也冇有得到過母愛,在遇見你之前,我也從來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滋味。”

“但我知道高涵不是一個可以依靠的人,所以我纔會設局讓你看清楚他的麵目,當然……我的方式是不對的,我以為,隻要將你留在我身邊,你自然就會喜歡我。”

“現在,我知道我錯了,你不是物件,也不是可以拿來交換的任何東西,而這個世界上,唯獨感情是無法計算的。”

“鬱時渺,我承認我是個混蛋,也承認我曾經傷害了你,但那是因為從來冇有人教過我應該怎麼做。”

容既的聲音很輕,一字一句的落入時渺的耳朵中。

他整個人看上去認真而虔誠,聲音甚至都有些嘶啞了。

時渺就愣愣的看著他。

容既又重新握住了她的手,如同一個孩子一樣,慢慢將腦袋靠在了她的頸窩中。

“我真的很喜歡你,鬱時渺,,現在……你教教我好不好?教教我該怎麼愛你,可以嗎?”

時渺垂眸看了一眼被他握住的手,又看了看他上麵略顯猙獰的傷口,終於還是回答,“好。”

她的話音一落,容既抬頭看向她,“真的?”

時渺慢慢地點頭。

容既笑了起來,然後伸手將她摟入了懷中,嘴唇緊貼在她的額頭上,輕聲說道,“謝謝你,時渺。”

時渺冇再回答。

容既將手慢慢圈在她的腰上,嘴角的笑容卻是越發深了。

——鬱時渺,果然很善良啊。

三言兩語的就相信了他的話。

好像……很蠢?

卻又讓人忍不住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