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東城的庭院中。

時值正午,唐季悠閒地靠在涼亭內的椅子上,享受著酒兒的按摩,以及身側薑然時不時遞來的葡萄,抬眸看了眼被吊在側邊古樹上的秦達:“秦3當家,我就搞不懂了,這龍靈城也不是什麼窮窟窿,商人、地主還真不少,你們勢力那麼大,不去搶他們,卻盯上了朝廷的鹽,這不是有病嗎?”

秦達已經被吊了整整1天1夜,期間隻吃了1個饅頭,如今1點力氣都用不上,如果不是有葉子幫他遮陰,再被太陽曬1下,估計早就死了,臉色和嘴角都顯得格外蒼白,但對於唐季的這個問題,他也是滿心疑惑。

鹽雖然不便宜,但不論是運送,還是交易都很麻煩,還不如抓住機會搶搶商隊,1撈就是1大筆,可大哥卻像對鹽生了執念,除了讓他帶人去偷和搶,甚至還說過等製鹽司建好了,直接帶兄弟們去把它端掉!

不過,不論如何,大哥做出的決定,他都會擁護,使儘渾身解數反駁道:“老子喜歡,不行嗎?有種你宰了老子啊!”

唐季打了個哈欠:“隨你吧,早點說出的鹽的下落,也不用受這樣的苦!”

其實,官兵已經從那些被抓的小嘍囉口中得知了鹽的下落並回收,他之所以還在折磨秦達,是想將其他的海盜都引出來,畢竟他們冇有船,也不會水,冇法跑去島上進行清繳。

秦達也猜出了他的心思,心中生了擔憂之意,按照大哥的性格,聽到自己被抓的訊息,定然會派人前來營救,可這院中藏龍臥虎,就算大哥親自來都不1定能逃脫!

想到這裡,他不禁大聲叫喚起來:“唐季,你有種就殺了老子,隻會弔著老子算什麼男人!”

就在此時,沐盈從長廊中走了過來,在唐季麵前停了下來:“唐公子,爺爺已經幫那位王大人以及他的夫人和母親解毒了。”

“好,替我和老爺子道聲謝!”唐季客氣地迴應1聲。

沐盈柔笑著搖了搖頭,繼而補充道:“對了,你的病發之日將近,爺爺讓你做好準備。”

聞言,唐季不由撥出1口濁氣,他現在每個月最期待,同時也是最懼怕的就是體內病發發作的那天,期待是因為實力能在那天擁有質的飛躍,懼怕則是過程又痛又煎熬!

心中雖然饒有感觸,但還是笑著回道:“我知道了,多謝南宮姑娘提醒。”

“嗯,那我先走了!”沐盈還不忘對著薑然揮揮手,繼而轉身離開。

......

在龍靈縣東南部的海域上,有1座麵積龐大的島嶼,此前被人命名為龍心島,但自從傲天幫將此處站為私有後,便改名成了傲天島。

隨著1支船舶緩緩靠岸,1個穿著布衣的男子快速下船,飛速朝著島內奔去,還不忘大喊起來:“不好了,3當家被官府抓去了!”

不久之後,訊息傳到設在島中央的1座山寨之中。

位在中後方的聚義堂中,1個身材粗壯的中年男子坐在高位上,他坦胸**,胸毛濃密,嘴角也掛滿了絡腮鬍,1張圓餅臉上滿是坑洞,頭髮卷在1起,看上去就像隻野獸,1拳頭將身側的桌子砸地粉碎,怒斥道:“居然敢抓我傲天幫的人,膽子不小!”

隨即,坐在側邊位置上的另1個年紀較輕,身材偏瘦的男子立即詢問道:“大哥,我帶人去救老3吧!”

董偉瞥了他1眼,隨即開口道:“老2,你的武功還不如老3,他都被擒住了,你去又用何用?”

聞言,嚴勝瞪大了眼睛:“大哥的意思是...你要親自去?”

說,歡迎下載-^

“老子還冇那麼傻!”董偉靠著椅子,1隻腳踩在椅麵上,抬起手扣了扣鼻子:“朝廷派來的那個禁軍首領我已經派人打聽過,生性狡猾,詭計多端,不然老3也不會那麼容易就落到他手中,如今怕是準備了張大網準備撈老子呢!”

嚴勝舔了舔嘴唇,追問道:“那怎麼辦,就這樣不管老3了嗎?”

“秦達是我兄弟,老子怎麼可能不管他!”董偉回了1聲,又凝神想了想,轉而說道:“這製鹽司也建成有段日子了,是時候給他們找點麻煩了,傳令下去,明天1大早動身,給那些吃飽了還不允許咱們喝湯的官兵1點顏色瞧瞧!”

聽了他的話,嚴勝從座位上彈了起來,老3和近百個兄弟還被押在官府中,他們這時候對銀水灣動手,要是惹怒了了對方,老3他們怕是性命危矣,連忙勸解道:“大哥,萬萬不可啊!”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先不用擔心,就照我說得去辦!”董偉大手1揮,做出了決定。

聞言,嚴勝也不好再多說什麼,1步3回頭地朝著堂外走去。

等到他離開後,董偉攥緊拳頭,嘴角露出1抹神秘的笑容:“唐季,老子等你很久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