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聲,秦達頓時緊皺起眉頭,目光轉到刀疤身上。

“不可能,我再3確認過冇有尾巴纔將他帶來的!”刀疤心頭1緊,連忙解釋道。

說app——-p>

王通仁則身體僵硬地站在原地,瞳孔中滿是恐懼,緩緩後撤幾步,卻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口中喃喃唸叨:“完了,全完了!”

隨即,房門“吱呀”1聲被打開,外麵原本漆黑1片的院子中亮起了光,漸漸變得通明,葉正手舉長劍,率先走了進來,第1眼便看到了坐在地上的王通仁,麵露淡笑:“王大人,小人都提醒過您小心1些了!”

唐季換了身清涼的淡綠色長衫,手中拿著的紙扇輕輕扇動著,但前1腳跨進房內,便被其中的味道熏得捂住了鼻子:“秦當家,你有點重口味啊!”

秦達佯裝淡定,嗤笑1聲:“這破舊窯子哪裡比得上唐大人的高宅大院,待在此處有辱您的身份,還是速速離去吧,小的還冇洗澡,身上又味道,就不送了!”

“本官這大老遠過來,秦當家彆急著趕我走啊,還有點事要向你請教呢!”唐季風輕雲淡地回了句,走到入門處的圓桌邊,用衣袖輕撣凳子,坐下去後,看向已經恨不得將腦袋埋進地裡的王通仁:“王大人辛苦了。”

他原本想直接揭穿王通仁,讓其配合自己藉著再押運1次鹽,從而將這群海盜1網打儘,卻突然從遙煞那裡得知有人在暗中監視這傢夥,便臨時調整了計劃,順騰摸瓜找了過來。

至於路上為什麼冇有被髮現......想到這裡,他不由瞥了眼倚靠在門框邊玩弄頭髮的秦盈,以這女人的實力,想察覺出來應該很難吧!

這道聲音鑽進王通仁的耳中,在他腦中不斷迴盪,不由讓他感覺背後發涼,身體跟著顫抖起來,猛地跪倒在地:“唐大人,下官有罪,下官知罪,下官願意以死謝罪,還望唐大人能饒過我的妻兒老小,饒了我王家!”

唐季冇有回覆,隻是抬手示意錢左將對方拉了出去。

“唐大人,唐大人!”

pp*

見他這副樣子,唐季嘴角抽搐了起來。

秦達蹙緊眉頭,他能感受到麵前這位老者的實力比剛纔出手的那4位加起來都要強,不禁有些茫然,緩緩抬起頭,看向唐季。

直到此時,他終於意識到站在對麵的那個小白臉貌似真得冇有那麼簡單!

隨即,周安生抱拳言道:“姑爺,外麵的人都解決了!”

唐季微微頷首,他雖然隻帶了3十多個人過來,但那都是逍天衛的精銳,實力最次也在1流,更彆說還有4個大師境在場,對付這群3無海盜綽綽有餘,麵露微笑:“秦當家,唐某確實不太聰明,咱們現在可以走了嗎?”

秦達很想反抗,但見屋內幾個大師境高手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壓力劇增,最終選擇了妥協。

“帶走!”葉正立即向手下吩咐道。

“等等!”唐季抬起手示意了1下,繼而低聲在孫漁夫耳邊說了兩句。

聽完之後,孫漁夫瞥了他1眼:“你小子就是麻煩!”

話雖如此,他還是將酒葫蘆放在桌上,繼而從懷中掏出個拇指大的玉瓶,撥開塞子,倒出1粒丹藥強塞到秦達的口中,儘管後者在掙紮,但還是吞進肚中,隨即解釋道:“彆擔心,這不是毒藥,隻會讓你4肢無力而已!”

^

唐季還不忘補充1句:“冇辦法,秦當家實力強悍,本官怕你跑了!”

秦達緊咬牙關,惡狠狠地瞪了他1眼,隨後便被人押了下去。

站在後方的陳澤寒有些呆滯,原本還擔心唐季隻帶這點人過來可能製不住這群惡賊,未曾想他的這些護衛居然這麼強,可以說完全不輸陛下的星辰衛,不由心生敬佩之意。

唐季倒冇在乎他的想法,很快便回到院中,目光掃視1圈,最終落在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王通仁身上。

“唐大人,下官罪有應得,死而無憾,還請您能饒過下官的家人!”

見他這副狼狽的樣子,唐季搖了搖頭:“行了,事情本官都瞭解過了,你雖是被逼無奈,但劫鹽、盜鹽之事非小,當然,怎麼處置你,那也是朝廷的事,不過,看在你身為龍靈縣令1直兢兢業業,恪儘職守的份上,本官會替你求情,不敢多說,你的家人定然安然無恙,還有你和家人中得毒,我也會儘力幫你解開。”

聞言,王通仁連連點頭,隨即叩首言道:“多謝唐大人,多謝唐大人!”

“時辰不早了,收隊!”

就這樣,除了秦達被唐季帶走外,其他賊寇都被留在原地,1直等到官兵抵達,逍天衛才離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