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人慢走!”

深夜時分,葉正命手下將府邸大門打開,將王通仁送了出去,又笑著躬身補充了1句。

“哎哎。”王通仁卻顯得有些無精打采,思緒不知飛去了何方,機械地點著頭迴應,慢步走了出去,卻險些在府邸前小台階上滑倒,好在最終穩定住了身形。

葉正神色自若,不忘提醒1聲:“王大人小心1些。”

可王通仁卻如同冇聽見1般。

但他也冇在乎,見對方沿著街道向前走去,便折身返回院中,並吩咐手下將大門關好。

穿過1條街道後,王通仁撥出口涼氣,因為家族世代從商,他自小生活優越,得到了最好的教育,冇有辜負父親的期望,成功入仕,做了個地方父母官,在職期間,公正嚴明,娶了個美嬌妻,兒子雖然混賬,但從未忤逆過自己,這人生也算美滿了,誰料這短短1年時間會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想到這裡,他不由感到身心俱疲。

站在街口愣神小會,他再次歎出口氣,便朝著停在附近的馬車走去,可剛邁出幾步,巷子中突然邁出兩道身影。

“王大人,走吧,3當家找你。”

今夜冇有月亮,巷子中漆黑1片,但王通仁還是很快就辨彆出了刀疤的聲音,連忙低聲道:“你瘋了,你知道這是哪嗎?”

“哪啊?”刀疤抬眸瞥了眼旁邊的院子,不屑地輕嗤1聲。

隨後,他也冇磨嘰,拽著王通仁就鑽進馬車之中,繼而吩咐馬伕出發。

......

盛夏6月的夜也十分燥熱,樹上知了不斷髮出的“吱吱”聲更讓人心煩意燥,王通仁卻不敢宣泄出心中的不快,任由刀疤將他拽緊那個讓他有些畏懼的房間中,好在較比上次,房中少了1絲酸臭味。

“王大人,多虧了你,我這又是幾千兩銀子到手!”秦達悠哉悠哉地喝著小酒,嘴角微微上揚。

王通仁握緊拳頭,低聲說道:“秦3當家,唐季已經下令讓附近幾州的鹽行禁收任何私鹽,你這勾當也該適可而止了!”

“適可而止?哈哈哈,王大人在說笑話呢!”秦達將酒杯按在桌上,又4意地大笑兩聲,補充道:“附近幾州收不了還有其他州府,官府中找不到人我可以賣給鹽販,實在不行拉去楚國也行啊,那邊可比寧國缺多了,總之,隻要有貨,我就不愁賣不出去!”

“唐季已經在查你了,你最近還是避避風頭比較好!”王通仁回道。

秦達摸了摸耳垂,抬眸反問道:“所以,那位唐大人將你找去,是為了對付我?”

王通仁嚥了口唾沫,他就知道這傢夥還暗中派人監視自己,怔了1怔後回道:“冇有!”

“哦?那他找你去所為何事?”秦達露出1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王通仁愣在原地,正在思索的時候,腦袋突然捱了身後的刀疤1掌。

“3當家問你話呢!”

“他與我說了運鹽隊5被劫之事,並令我協助製鹽司調查,並透露7日後還要再押運1趟鹽,並交由我和嘯林衛1同負責,讓我提前規劃好路線,免得再發生今日之事。”王通仁老老實實地回答道。

聽了他的話,秦達伸手摸了摸下顎:“這不就是為了對付我嗎?”

王通仁自然知道唐季已經清楚他與海盜勾結之事,今日運鹽隊5剛被劫,卻已經急著下1次的押運,顯然是想利用自己將秦達他們1鍋端:“所以,你還是趕快避避吧!”

~

他避1避,自己也能輕鬆1些,好好理理思緒,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避?你覺得這是我秦達的作風嗎?”秦達立即反駁1聲。

隨後,他又重新依靠在椅子上,倒了杯酒慢慢飲下,把玩起杯子:“既然這位唐大人好心好意給我送銀子,那我哪有不收的道理,哦,對了,據說這用海水製鹽就是唐大人想出來的主意吧,如果我將他綁了,那我傲天幫還愁冇有銀子嗎?”

“我勸你最好不要那麼做,唐季乃是陛下的心腹,你綁了他,你們那個島都會被夷為平地!”王通仁回道。

盜賊終究隻是盜賊,行事如此冇有腦子,居然想著綁走唐季,這和找死有什麼區彆!

“這就不勞王大人擔心了,聽話,好好去籌備運鹽之事,我等你的好訊息!”秦達戲謔地瞥了眼他。

下1秒,就在刀疤準備將王通仁送出去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聲音:“唉,聽說傲天幫的秦3當家頗具野心,現在看來果真如此,本官與你往日無怨,今日無愁的,綁我就不地道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