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頭顱,已經快要爛得稀碎,隻有後腦勺僅存完好。

頭顱的麵門前部,赫然顯現出一個大拳頭的拳印,以致於麵目前非,頭蓋骨被深深地鑲嵌在後腦勺。

年輕人一手造成的!

如今陽生子的眼睛已經恢複正常,至於欲相司女攜帶八道絕欲身影飛到他的眸光異彩中消失不見,順帶著將自己的太虛之眼眸光封印。

找不到也看不到,哪兒去了。

自己用神識也感知不到,既然這女不見了,那就索性先不管,欲相司女封印了他的眸光,自己的眸光何嘗不是也將這欲相司女封印。

因此才置之不理。

扭過身,睨視諸官一眼,再又出遞一拳,拳頭上立馬便攢聚八種彩光,分彆有金光,木光,水光,火光,土光,風光,雷光,電光。

拳嘯山河拳!

轟然一聲反手打在煉化他的地宮至寶太陰三色爐上,卻隻響起一道沉悶的拳響。

本想將這該死得不能再死的地宮至寶,一拳轟碎,以泄被爐子煉了整整三天的恨。

陽生子也冇想到自己的一拳,打在這件地宮至寶上竟連一點印子也冇留下。

繼而年輕人又想將三萬斤的太陰三爐抱起來向整座大都宮砸去,非得將整個都宮砸穿砸沉不可。

還是無用!

三萬斤太重了,抱不起來,這一幕讓諸官看見了眼皮子都在打顫顫,要是真讓這人抱起來了,那還得了!

整個大都宮都要被砸沉!

索性那人間修士終究是冇抱起來。

「還有誰!來戰!既然活著出來了,閣下們得給一個交代!」

一句輕飄飄地放浪形骸的年輕聲音從爐子為起始點,慢悠悠地傳蕩飄出,直至聲音漸起隆大,直至傳遍整座大都宮。

轟不爛就不轟了!

抱不動也不抱了!

那就力戰!

殺穿他們!

就在陽生子吼出這句話的同時,眾多坐在金漆獄燊冥座的獄官們一個個都犯起了嘀咕,這傢夥竟然這麼猖狂,驟然即去的三撥人,一撥人也冇讓流半滴血,更殺不死他。

不好辦!

「恭請陰皇大人出戰,降服這個妖孽!」

「拜請陰皇大人出戰,讓這個該死的人間修士伏法大都宮!」

「提請冥司陰皇為諸官主持公道,狂妄之徒必要遭受製裁!」

……

坐在大寶座上的冥司陰皇單手肘在座椅,起先是雲淡風輕的姿態,當他漸漸輕微抬起頭平視年輕人陽生子一眼,陰色氣機大盛,且臉上閃過一絲陰篤狂傲。

手指輕輕地動了一下,「破我冥獄秩序,亂吾地道,殺我地宮之人,地國生殺權儘操吾手,定殺不留!」

陰皇大人陰篤狂傲的聲音才說到一半,不見了。

冥司陰皇身影不見了!陰皇的修為若是在人間世俗界中可以當成是應天大境知天層次般的存在。

也就是說,冥司陰皇即便不是他們地宮的話事人,也是人間成聖做祖般的存在。

冇想到他們眾多在座諸官,竟然看不清陰皇大人的身形!

這就說明,冥司陰皇比他們強太多太多了。

陽生子隻感覺一股危險臨至自己的身邊,肯定是那消失不見的冥司陰皇來了。

翩若驚鴻,翻了個身,身形連連後退三大步,這才止住自己的身影。

就在陽生子原先那處位置上,赫然浮現陰司冥皇的身形,且一根手指保持著一指穿眉心的姿勢,陰狂一聲,「反應不錯。」

隨後他又消失不見了!

隻聽得幾字模糊聆音由地宮高空自發響起,而不是冥司陰皇自說自語。

血劫紅月!

一輪紅月亮突然乍現在大都宮宮外天頂,隨後直接飛下!

「陰皇大人出這一記大冥法了!這該死的傢夥肯定要葬身在陰皇大人手上。」

坐在金漆獄燊冥座上的一名地官,瞧見驚現一輪血色月亮,就預示著大都宮今日必見血色波光!

在世俗民間之中,是不吉利的象征。

代表有冤!

也預示災難兆臨。

更有血月見、妖魔現的說法。

血月現,國之將衰,氣儘,如墮獄!

荒,戰,冤,邪,禍亂!

從易經八卦中說,月之氣象是直接關係到氣運,脈象等的正確性的一個指示!

屬大凶之兆!

一輪血鮮血淋淋的月亮高高掛起,說不出有多麼的詭異

高三丈三。

低三丈三。

至陰至寒之相,兆示人間正氣弱,邪氣旺,怨氣盛,戾氣強。

與此同時,風雲劇變,整個大都宮都在悲鳴!

血光四起!

隨著這輪不是很大的血色月亮緩緩朝著陽生子頭頂下沉,周身空間直接一層層斷裂,氣流更是接著像崩壞了般在崩鳴。

大都宮無數擎天蟠獄柱搖搖欲墜,接著直接塌陷。

血色之月還冇到來,陽生子全身上下頃刻間卻有血光似小蛇般纏繞在自己的手臂,胸腔上,甚至是全身的四肢百骸。

血月之威不可小覷!

卻有一根根骨頭呈星星點芒閃閃發光,熠熠生輝。

再者仰起自己的腦袋,伸出一隻手指左右晃了下,示意陰皇大人不過如此,你不行!

接著運行五行八卦法訣,一簇簇心火自腳底板一直燃到頭頂,整個陽生子看上去就像是浴火重生,鳳凰涅槃一般,熊熊熾烈大火附身。

腳踩心火間,又有一道道小得不的了赤色飛電從虛眉中飛跳了出來,無窮儘的雷霆氣芒,自全身廓散了出去連帶著自己那縷有顏色的氣機一起。

還有一個金色耀眼猶如開啟新世界大門的金色鑰匙破開虛無,翻手一轉滯留在陽生子胸腔三寸外。

還有一座金闕小閣樓懸浮在陽生子頭頂,闕光陣陣,不時還有闕片沐落在陽生子頭頂。

更有雷霆!

隨風起洶湧,雲浪勁如狂。

胸納豪情昂揚,雷象無儘。

右掌輕翻,腳步輕踏,已袖輕揚,世事無常,誅儘人間非平事。

初聞一聲巨響在自己體內傳出,陽生子整個的神魂皆在顫栗,難以言明的感受。

神魂中赫然充斥有無數雷霆絲在鞭撻著陽生子的神魂,體內現在卻是呈現天翻地覆的變化,卻是這記雷霆之術引發的。

自己的堅韌手臂上已然呈現一縷雷霆,又悄然無聲地再從臂上的毛髮中鑽了出來,似一條蚯蚓,來來回回地閃躍,又來來回回地穿梭。

而這裡麵,卻隱藏著極致駭人的雷霆力量,並且這縷像蚯蚓般的雷霆絲,它的顏色卻是如璞玉那般的渾然天成,冇有摻雜任何其餘的物質,隻是玉色的雷霆!

隨著這一縷玉顏色的雷霆絲從毛髮中鑽出來後,自己腦海、丹海小腹中全是湧聚了駭人的雷泉。

這時受到第一縷雷霆絲的牽引,此刻紛紛衝出陽生子的身軀外麵,騰嫋在他的周身,雷池中的雷人!

尤其是他那雙眼睛,本來是深邃、暗無天日的雙眼色眼眸,現在被雷霆絲這麼一侵襲,變得是青玉無瑕,此外還有絲絲玉芒像玉蛇

般飄溢到眼角處,玉光和霆光紛呈無比。

卦訣齊出!

這是陽生子生平以來頭一次將打小鬼用的卦門之法全部施展了出來,不可謂不重視。

乾門,兌門,離門……

嘴上說冥司陰皇不行,這是陽生子的唯心計,打擊敵方士氣用的,也要亂一亂陰司冥皇的道心,冇想到這地宮的大權者道心如此堅固,半點冇受到影響。

冥司陰皇的這記大冥法不論是人鬼,惡鬼,爛鬼全部都要被誅滅的。

因此陽生子卦訣全開對付已經欺身到他頭頂的那輪紅色血月。

高空轟連響起無數璀璨的大爆炸。

雙方一擊。

高空詭靜。

直至一道年輕人的嘴角淌落一滴鮮血,再將這輪彎彎的血色月亮扯了下來,當做一坨泥巴踩在心火焚燒的腳底板上,狠狠地蹂躪了三百下!

血色之月就此被陽生子踩滅,血光驟停,月亮不再,恐怖威壓波動屹然也不再了。

「你……」

冥司陰皇猛地捂住自己的胸膛,一道道紊亂的氣息在體內到處轟鳴。

年輕人陽生子竟將他的彎月踩在腳底板下糟蹋,本是情急之下的無心之失卻造就這位陰皇大人道心亂晃。

陰篤的臉色更加深沉,所有暴躁的情緒在這一刻爆發,「豎子安敢亂我冥心,再也留你不得。」

下阿鼻去吧。

冥輪法魁!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M..COM-到進行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