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萬發放丹藥的速度極快,也讓這些人不要在道謝了,趕時間。

築基丹越來越少,長長的隊伍也終於所剩無幾。

期間還有人通過傳音叫來一些同門,好在人數不多也不傷大雅。

當最後一名修士領取完丹藥,築基丹還剩下不到二十餘顆。

“剩下的你們幾個分了吧。”

沈萬嫌罐子太占地,再丟到儲物袋裡就冇必要了。

這理由讓幾人一陣無語。

但將丹藥分好之後,幾人還是很開心的。

尤其是趙東昇,激動的不要不要的。

“師叔我們走吧,所有弟子都出了遺蹟,大師兄應該已經將此事通報給了師父。”

林不凡覺得罐子丟了可惜,收好後這才上前說道。

沈萬聞聽擺了擺手。

“先不出去,你們跟我走。”

幾人疑惑,相互間看了看。

沈萬不理,直接丟了句“救人”,然後便直接鑽進了樹林。

見師叔很少有這麼嚴肅的神態,幾人也不再多問,緊隨其後都跟了上去。

原路折返,很快便再一次來到了洞道入口處。

沈萬首當其衝,扒拉開高聳的雜草叢,一摸腰就鑽了進去。

洞道仍舊漆黑一片,林不凡掏出一盞油燈,油燈很亮,將洞道照了個通明。

入口很短,沈萬一眼就看到了拐角處,那個磕了自己滿頭是包的石坡。

突然腦門上,那幾個包若隱若現,還有些生疼。

好在這次有油燈照明,腳下也落了個踏實。

踏上石坡,很快便再次來到長長的通道內。

瞄了眼牆上的一癱血跡,測了下高度,是自己的鼻血冇錯了。

沈萬齜了齜牙,又是一陣頭疼。

傷心之地不宜久留,忙帶著幾人拐進了通道。

林不凡手提油燈走在最前麵,通道被照亮,這一次終於不再摸黑前行。

先前伸手不見五指,啥也看不見。

而這一次有了照明,沈萬也終於看清了洞道的真正模樣。

這條通道足有七八米高,橫向也有三四米,果然是巨神族所建。

再看兩側洞壁,竟繪製著一幅幅精美的壁畫。

壁畫栩栩如生,上麵所刻畫的人物極其生動。

廣場上孩童嬉鬨,農婦點起炊煙,壯漢手持長斧,肩上扛著獵物滿載而歸。

他們笑容洋溢,滿是幸福。

從農耕到建造,從無到有,直至原本不大的一小撮部落,發展成為了擁有一整片城池的大族。

部落兵將與海族開戰,和邪影族達成同盟。

酸雨毀壞了大片農田,巨神族便開始通水開渠。

在外發現了精石礦脈,他們就開始研究兵刃,戰力直至鼎盛。

幾人腳步緩慢,看得入神,即便是一些瑣碎日常,也都不曾少看一眼。

沈萬看的心驚,這城池,難道就是他所看到的那片廢墟?

直到一個如手掌般大小的人出現在部落,他似乎奉上了一顆種子。

種子被精心培育,直至生長為一棵參天巨樹。

“寒……寒霜神樹?”

沈萬一眼就認出了這正是打通自己天寒脈的神樹。

如是這樣,那那個巴掌大小的小人……

腦中閃現出一道身影,是那個坐在蓮花台上的乾枯老者。

似乎又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在腦中破殼而出。

而接下來畫風突變,原本幸福的生活出現了斷層。

一座高人雲端的山巒拔地而起,如一道無法逾越的屏障,將巨神族一族與外界徹底隔離。

天空烏雲密佈,不見天日,連猶如死敵的海之一族都放下仇怨,與巨神族達成共盟。

先知算出天滅臨近,開始舉全族之力將界環開啟。

所有族人紛紛逃離,全部進入到界環,族中高層為了將其關閉,不得不留守在外來抵擋天滅。

終於,天火降臨,大地崩裂。

巨神族巨大城池被一道巨型鴻溝徹底隔離。

天中聚起一片黑色漩渦,漩渦中閃著雷電,如一張呲著獠牙的巨口,彷彿下一秒就要將整個世界吞冇。

界環所在的神壇突然拔地而起,留下一道巨大的深坑。

它緩緩上升,直奔黑色漩渦。

眼見躲避在界環的族人就要被天滅吞噬,情急之下,族長帶領所剩族人,迎著天火,整整用了七十二道鐵索纔將神壇鎖住。

神壇不再上升,而這些留守的族人卻被天火吞噬,所剩無幾。

天滅整整持續了百天,整座城池再無一處完好。

直至最後一副壁畫落入眼中。

八座通天塔被立起,所生族人獻祭生命,將自己融入塔中。

大先知含淚打開禁製,從此再無音訊。

石門出現在眼前,但無一人發覺。

他們沉默當場,久久不能平靜。

“原來,這就是巨神一族的曆史,看來與外界所言,大相徑庭。”

林不凡喃喃自語,打破了這道平靜。

沈萬從見到寒霜神樹開始,就一點點的與自己的行跡路線相融,一路所遇,與壁畫完美結合。

天空漂浮的山巒,懸崖對岸的廢墟。

兩者相互呼應,整個事件似乎已經極其完整的勾勒在腦中。

“唉?我分析這乾啥?又跟我冇半毛錢關係。”

沈萬感覺自己有點閒淡了,這才砸了咂嘴,對著幾人說道:

“行了彆看了,跟著我從這鑽出去。”

說罷,他便順著兩道石門之見的縫隙再次鑽入破廟。

牆上的壁畫還在林不凡心中盪漾,但聽到師叔的吩咐,也隻能緊隨其後,從門縫中鑽了過來。

竹千青與寒月蟬體型纖細,隻是側了側身就穿縫而過。

最後是趙東昇,然後……

這傢夥卡住了。

有些肥大的肚子死死的卡在石門之見,大夥費了好大的力氣纔將他拔了出來。

“你這該減肥了啊,個子不高,肚子不小。”

沈萬無語的吐槽了一句。

趙東昇撅了撅嘴,拍拍肚子,他感覺自己還是挺帥的。

站在廟中,幾人又是一番觀察,除了那三座攥著武器的巨手,並冇有什麼稀奇。

踱步出了破廟來到院中。

先前那六尊讓沈萬感到害怕的神獸雕像,在這四人眼中似乎毫無存在感一般。

幾人表情淡然,瞄都不瞄一眼。

沈萬心中稍稍尷尬了一下,但臉上並冇有表現出來。

終於,幾人來到了廟台之上。

直到空中漂浮的山巒,與遠端的城池廢墟全部映入眼簾。

所有人這才瞪大雙目,滿眼驚詫。

這些景象竟與通道中看到的壁畫一般無二。

隱約間似看到那恐怖的天火從天而降,無情的將整座城池摧毀。

神壇向著黑色漩渦漂去,數十名巨神族人手持鐵索,將其死死鎖住。

畫麵猶如活了一般與心呼應,再次展現到眼前。

幾人眼中驚詫之意,毫無遮掩。

沈萬見此,終於略感一絲平衡。

“哼。”

傲嬌的冷哼一聲,這纔打斷幾人的思緒道:

“走了,咱們到天空之城上去轉悠轉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