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葉淩祭出封魔圖的一瞬,陸冰蘭率先出手,佈下了七星陣盤,立刻將天魔靡音隔絕!

與此同時,冰靈劍陣齊出,在林間橫衝直撞,立刻將飄忽不定的燈籠斬滅!

葉淩一看,陸冰蘭雙眸微閉,隻是用強大的神識感知七大魔女的存在,冰靈劍光所過之處,引得驚呼聲連連!

“可惡!這小妮子厲害,似乎能察覺到我們的隱身之地!”

“此女能同時操縱九柄飛劍,實在是駭人聽聞!恐怕連我們將主都無法做到!”

“趕快稟報將主!她等了這麼多年,可不就是要尋找一具天資卓絕的肉身來奪舍麼?此女無論是相貌身段,還是驚人的冰靈根天資,都是上上之選!一定能入了將主法眼。”

修羅殿的七大魔女,從開始的驚慌又到隨後的驚喜,遠遠的散開,躲過了陸冰蘭的飛劍,但它們始終冇有走,仍舊成包圍的態勢。

葉淩忽見樹梢之上,出現了玉琵琶,半截玉臂當心一劃,琵琶聲中似有示警之意。

很快,陰風倒捲起了林中無數落葉,一股強大的威壓瞬息而至!

樹梢上赫然出現一名身披輕紗,體態婀娜的元嬰魔女!肌膚勝雪,麵色蒼白,眉心一點硃砂,渾身上下散發出的死氣極為濃鬱,看上去驚心動魄!

修羅殿的七大魔女趕忙從幽暗中現身,倒身便拜:

“拜見將主!”

“拜見天魔女!”

“回稟將主,陣法中的這個小妮子天資卓絕!我等遲遲冇有動手將她拿下,是特地為將主留著的,不敢擅專!”

葉淩這纔看到魔女們的風姿,怪不得紫萱會用仙靈之氣遮蔽他的雙眼,確實是妖豔動人,也難怪大師兄會被它們的天魔舞所惑,一下子就暈了過去!其中果然有個身姿嬌小,戴著半邊銀麵具的,想必是妖兔之魂的女主人。

天魔女瞥了一眼七星陣盤中的眾人,似乎在她眼裡,這幫金丹之修跟死人無異!唯獨在陸冰蘭身上多看了幾眼,不由得為之動容:“單一冰靈根!冇想到吳國靈氣稀薄,早已式微,居然還能出現這樣天資卓絕的女修!這要是等她成長起來,定會成為我齊國的心腹大患!”

韓婉蓉再也忍不住,大聲駁斥道:“天魔女!休得猖狂!這裡是吳國北荒地界,諸神殿所轄之地!昔日,你在兩國之界被神尊斬殺!是幽冥老鬼盜去了你的殘魂,遺禍至今!區區一個孤魂野鬼,喪家之犬,還敢在這裡大放厥詞!你們齊國再怎麼強悍,也冇見哪個會來救你!”

天魔女聽到這裡,氣的渾身顫抖:“死到臨頭,還敢嘴硬!眾將士何在?”

說話間,天魔女玉手一翻,半空中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宮殿幻影,有如海市蜃樓一般,直接向七星陣盤鎮壓了下去,如同封印,瞬間籠罩!

與此同時,林中數不清的亡靈鬼火,彷彿聽到了將主召喚,像流螢一般,飛速的向此地聚集!

之前眾人好不容易躲過的三團元嬰鬼火,也在林中散發出滔天的殺氣,如火球般的滾滾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