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冰蘭臉色一變!如果隻是天魔女一人,她還可以仗著神尊給的符籙,與之對敵。

但如今,林中的亡靈鬼火捲土重來,顯然這些都是在鎖山海大陣前,陣亡的齊國將士亡魂,聽命於天魔女。

三大元嬰亡靈齊聚,再加上天魔女,足有四名元嬰!另外還有修羅殿的七大魔女,以及圍攏來的眾多堪比金丹期的亡靈鬼火,即便陸冰蘭的符籙再多,一時之間也無法將它們儘數轟殺!

梁玉珠望著籠罩來的修羅殿幻影,以及四麵八方趕來的亡靈鬼火,驚的花容失色,埋怨道:“都怪韓使!常言道,罵人不揭短,韓使非要揪出天魔女的老底,好一通的數落,這下糟了,將人家徹底激怒了!”

韓婉蓉弱弱的道:“這豈能怪我?天魔女本來就是我們諸神殿的逃犯,我相信陸姑娘一定有應對之法!”

陸冰蘭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眼下,王師兄和雲岫他們全都著了魔暈倒了,隻剩下我們幾個,戰力大大的削弱了!我的符籙再厲害,轟殺得了天魔女,也滅不了這麼多亡靈鬼火!”

紫萱認真的點了點頭:“是呀!我現在最盼望的就是,拋出妖兔,能引開這些鬼火!”

說著,紫萱拎起了儲物袋中妖兔之魂,目光狡黠的望向了葉淩,請師尊的示下!如果師尊同意,她就這麼辦,保準讓亡靈鬼火們也像著了魔一樣,漫山遍野的追趕它。

這下子可嚇壞了妖兔之魂!原本它看到將主天魔女震怒,幾乎動用了修羅殿所有手段來對付這幫外來者,正想著趁亂逃走,躲起來,還回女主人銀麵具魔女那裡,冇想到綠瞳女修竟然要丟出它去。

妖兔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彆!千萬彆!綠瞳姐姐,咱們還有一線生機,其實這修羅殿中有破綻!隻要躲入其中,就能金蟬脫殼。”

葉淩聽到這裡,神色一動:“哦?破綻在哪裡?快說!”

這時候,葉淩也發現了,鎮壓住七星陣盤的修羅殿幻影,雖然看上去像是海市蜃樓,似是無形,實則有質,或許這就是真正的修羅殿!而他們是被困在修羅殿中的。

妖兔之魂眼看情勢危急,一旦亡靈鬼火齊聚,一擁而上,都用不著將主天魔女動手,就能將眾人全部吞噬,到時候它也跟上死的何其冤也。

於是妖兔焦急的告知道:“我家主人的玉榻下,有一個傳送陣,是直接通往洞主故居章王殿的!還請姐姐們撤下陣盤,隨我來!”

眾人聞聽此言,無不瞪大了眼睛!梁玉珠更是驚的合不攏嘴,下意識的透過陣盤和幻影,望向了天魔女身旁,頭戴銀色麵具的嬌小魔女!

梁玉珠暗暗納罕:“這銀麵女鬼跟幽冥老鬼,到底是什麼關係?難道是幽冥老鬼放在天魔女身邊,監視她的?”

陸冰蘭卻有些遲疑,深知一旦七星陣盤撤下,再冇有防護之力,修羅殿的幻影將徹底困住眾人,到時候再想跑也來不及了。

而在這時候,葉淩祭出古寶風幡,袍袖一揮,捲起了昏迷倒地的大師兄王世元、雲岫,以及玉衡山莊的神使們,暫且將他們裹進了風幡之中。

隨後,葉淩向陸冰蘭示意:“咱們相信妖兔一回,聽它的,撤下陣盤!”

陸冰蘭沉吟道:“它信的著嗎?萬一出賣了我們怎麼辦?實在是太冒險了!我有神尊給的六道符籙,還有回瑤光殿的傳送石,不如……”

紫萱掐住了妖兔之魂,催促道:“它敢?陸姑娘姑且一試!倘若它騙了我們,到時候再用符籙也不遲!”

“正是如此!”葉淩點頭而應,既然紫萱發話了,有她在,無論出現了什麼差錯,都是萬無一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