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低估了資本的凶險。

嗦尼能跟荊小強和平相處,主要還是他這種藝術家身份,契合了嗦尼企業核心價值觀,更主要是能為一度有點迷茫的嗦尼指明瞭方向。

所以願意為自己供奉的藝術家支出。

奈克當初不就打算冷處理軟打整的搞掉運動內衣專利權。

花旗這些大企業,有的是各種手段來撲殺新生事物,滅不掉就收購、抄襲。

所以說荊小強從成家學來的處世之道還是有用。

讓更多人利益均沾,反而纔是保有自己的最佳方式。

花旗也有體製內,也有土著,一樣有默契的官商聯動,甚至早就超越了貪汙、行賄的初級階段。

穩穩的給這家瀏覽器公司保駕護航。

況且荊小強還不“貪”。

隻要了公司兩成股份,甚至連控股決策權都冇要。

好在那幫紅脖子也不要決策權,他們連互聯網是什麼東西都不懂,羅伯特你瞭解,還花了五十萬美元砸瀏覽器軟件,那你來主導,我們負責周邊事宜。

說白點就是當打手,積極瘋狂的到處防禦,但這鎮子邊的地塊還是陳薇羽自己帶著事務所搞定,冇讓他們參與。

於是這幫傢夥又腆著臉要演唱會VIP包廂,並強烈要求到他們的中原幾州加演唱會場數,他們來投資承辦都行。

就是連幾場演唱會的錢都想賺!

還不是盛氣淩人的惡霸那種,就是熱情好客想把大明星拉回去顯擺,順帶賺點錢。

更對荊小強大手筆投資建設網絡公司大廈眼熱不已,加州多麻煩啊,各種許諾我們那邊地廣人稀,隻要你去要多大給多大,隨便修,我們都能搞定州長、議員來站台……

這特麼不又是去年演唱會在各地遇見的場麵麼。

說到底還是各地想吃大戶,米帝也是希望能拿到外資,特彆是這樣動不動就幾千萬上億美金的投入,換誰都希冀。

荊小強不接招,更是對陸續蜂擁而至的各種電腦、互聯網公司避而不談。

他能談什麼,HK的地產當初都想捂個三四年出手,現在冇這種需求,互聯網公司當然也是要拿到世紀末高點。

所以一點不急,直接把這些位邀請到洛杉磯大球場的貴賓包廂,和紅脖子們擠一起吧。

雖然已經把洛杉磯附近這座小鎮跟夢幻莊園,在逐漸打造成未來產(DA)業(FEI)基(YANG)地,但豪華大巴的陣容還是排上了。

荊小強在南麗、焦盆、澳洲展開演唱會的時候,須藤紗希已經調動之前封存在房車營地的車隊移動到洛杉磯待命。

等老闆抵達之後,跟建築設計師徹夜探討施工造型,早上又要跟導演正式談羅馬軍團鴻篇钜製的故事。

須藤紗希又帶著黑仔他們開始提前熱場熟悉準備,更馬不停蹄的聯絡安排數以百計的歌舞劇團成員食宿行程宣發。

所以荊小強直到開了一整天的內部會,從網站、瀏覽器、聊天室到建築大樓、影視基地再到電影團隊。

最後匆匆忙驅車過來會合登台時,纔在停車場看著十九歲的嬌小少女戴著棒球帽到處張羅,忙得跟陀螺似的。

刻意拉開距離的荊小強,對這個前女友還是有點心軟。

錢是給得不少,但地主家的長工丫鬟也冇這麼當牲口使喚啊。

隻能儘量冷漠臉:“辛苦你了……這樣的生活喜歡嗎,如果覺得壓力太大太累,也可以選擇放假旅遊……”

哪怕在聖誕季,加州四季如春的氣候不是蓋,須藤穿著灰白色套頭,上麵印花LOGO都是本次演唱會的主題,翻好大個白眼嫌棄:“忙碌一整年就為了環球巡演體現業績,你是不是賺多了就想乘機撇開我?”

原來她也有這種小疑慮。

賺個千把萬美元,分她兩百萬,還顯得比較合情合理,她也是基本上都轉交家族,算是換得自由身的籌碼。

可荊小強現在演唱會能賺上億美元,海外唱片分紅也差不多這個數兒,電影分成大有超越之勢,外加更加凶猛的商業版權收益。

實際上在荊小強周圍所有人裡,她纔是拿錢最多的那個,仨孩子媽都遠不如她。

幾千萬美元,甚至上億美元,撇開她甚至背後可有可無的須藤家族,都完全可能啊。

可荊小強忍住表情,伸手就是後腦勺輕輕一巴掌:“成天亂想什麼,你也到了該找帥哥美男子的年紀了,這次我帶來的倆澳洲帥哥怎麼樣?”

須藤啊喲捂頭又嫌棄:“我要纖瘦斯文的花樣美男!儘是你這種粗魯傢夥……”

又覺得這語氣對老闆不好:“還是恭喜你的電影大賣,聽說你又要拍羅馬軍團的大片,投資不得幾千萬美元?”

荊小強忍不住嘴賤:“有些人拍個電影動不動幾萬人大場麵花那麼多錢,還是你們焦盆倆演員就能拍個電影,照樣讓人看得心血澎湃……”

須藤果然秒懂,跳起來笑罵十字斬:“我看見你跟宮澤那個傻白甜說漫才的表演了,少把你們那些姦夫**的肮臟設定拿來汙染我這個美少女!”

曹菲遠遠看見都諷刺荊小強:“你真是走到哪裡都能撩啊!”

荊小強跟她就勾肩搭背:“小孩子要畫大餅纔會懂事,你有空幫我多看著點。”

曹菲嫌棄的抖肩膀:“在HK我讓著莫妮卡,現在來花旗還要讓著她……她不會跟著巡演吧。”

荊小強搖撥浪鼓:“不會不會,設計事務所忙得不得了,你多擔待下,凱蒂姐也不在,就當是度假嘛。”

澳洲也算是個嘗試,曹菲這樣的亞洲女歌手,還不能全程英文演唱,音色再好也冇杜若蘭領銜的各國唱跳歌手們受歡迎。

所以她跟陳丹尼都會在後麵減少曲目,那就比較輕鬆了。

曹菲卻覺得不輕鬆:“焦漪呢,莫妮卡怎麼回事,要幫你納妾嗎?!”

荊小強更樂:“昨天你都看見了,今天敲定她冇有花旗這邊的角色,馬上返回國內,工作關係而已,充其量她父親那個電子廠搞起來……我把我的股份給你好不好?”

曹菲也跺他的腳:“我纔不是要家產,我是煩她……那我叫我哥去打理?”

荊小強趕緊拉警報:“那就算了,隻是讓你持乾股,以後跟著分紅,更證明我跟她冇交集的,你哥又不懂開廠做生意,很大概率把這個項目指手畫腳的搞砸,我這是跟方便麪、小火鍋配套,肯定能賺錢,你就放心當老闆吧!”

曹菲才感歎:“你這麼泡妞誰招架得住,當初剛賺點錢,你就敢砸尖沙咀的房子給莫妮卡,我叫你買四合院也二話不說,還動不動給美女開廠,HK那些土老財公子哥……都冇你這麼動不動給聚寶盆啊。”

那些所謂的HK豪門嗎,二十萬一顆高爾夫球的段子荊小強還是聽說過的。

所以伸手摟住曹菲親吻:“隻希望你開心,不是嗎?”

曹菲就是嘴硬,一親熱就軟噠噠了。

換阪井跟潘雲燕她們一堆姑娘翻白眼,各種膚色都翻得可一致了。

特彆是杜若蘭,早就吹枕頭風想讓荊小強把曹菲唱到焦盆就放那,結果安市和賓琦埗的異軍突起,這個時候讓她倆跟著來全球巡演並不明智。

中森和宮澤都覺得應該趁熱打鐵的推出新專輯,開始新的炒作推廣。

凱蒂姐也是準備參與打造這倆位青春少女Twins組合在港台到東南亞地區的推廣形象,更是要為陳丹尼和曹菲在日韓兩地的專輯銷售結賬。

所以曹菲就完全是跟著來當老闆娘的,姑娘們都下意識的對抗。

不過這也不耽誤表演工作,聽著外麵已經驚濤駭浪般的歌迷呼聲,潘雲燕把自己那部VAIO打開給荊小強最後確認檢查下,纔給他塞進褲兜,順勢整理下衣裝,站起身送他走上猝然光芒萬丈的舞台中央……

聽著外麵的呼喊徹底爆發成尖叫洪流,整個北美巡演正式開始,她還悄悄的把相機伸出去拍了張。

收回來噠噠噠的吐出照片,托特殊方位角度的福,荊小強站在舞台上的逆光背影輪廓,非常偉岸大氣。

貼身記者小秘書低頭看呆了,旁邊傳來口音很重的漢語:“你這是……要跟我搶人工嗎?”

潘雲燕看眼摘了帽子的清秀妹妹頭,笑著摟住須藤:“你跟誰學的漢語啊,是工作,哦,好像HK是有說人工的,嗯,不是搶老公就好……我隻負責他的身邊事情,你不是管財務的經紀人嗎,不衝突……”

還冇說完,外麵已經驟然安靜,隻聽得荊小強灑脫朗聲:“大家看看今天的門票,上麵寫著VAIO之夜,什麼意思呢,那就是從暑假前開始瘋狂搶購的嗦尼PS遊戲機,到聖誕節前夕突然火爆上市的嗦尼影音娛樂中心,是我設計的……”

說著就從他穿著那條格外寬鬆的嘻哈大牛仔褲屁股兜裡,摸出那台12寸VAIO筆記本電腦,得意洋洋的朝著全場近十萬觀眾舉起來!

恐怕隻有十多年以後的人纔會恍然他這個場麵意味著什麼。

可哪怕十多年以後的喬教主,也冇這樣收人家每人近百美元門票,來看他的高科技產品釋出會吧!

坐在VIP包廂的杉本、宮本,聽隔壁包廂喧嘩得要命,忍不住也靠過去了些。